【晓荷】梅影芬芳10bet国际官网,梅花绽放(小说)

2019-10-23 作者:小说   |   浏览(199)

陵园很显眼的地方,梅影的墓碑就立在那儿,墓碑前摆了不少鲜花。我在碑前蹲下身子,终于可以如此近距离地与梅影说话了,“梅影”那两个黑色的大字深刻地长在碑石的身体里,呆呆地看着我,不发出一点回音!
  
  2个月前,梅影从一所重点高中转到我校,那个学校是本省最好的学校之一,几乎只要踏进那所高中的校门,上大学差不多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我校只是刚刚评上了市重点。
  那天,梅影走入教室的一刻,我的眼就亮了,我相信别人的目光也应该会被她吸引过去。梅影真漂亮,五官标致,身材匀称,皮肤白皙,鼻子秀气,小嘴饱满!在班主任的介绍下,梅影向同学们打着招呼。
  “我叫梅影,梅花的梅,影子的影。”
  说完,两片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花一样的美。
  梅影的座位安排在我的前排,这倒让我有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感觉。我有点莫名的兴奋。
  我的成绩在班上中等偏上,人吗不谈多帅,在班上那些男孩之中,自认为还在前列。
  这天下课后,我就用一道其实我会的题目,去找梅影求教。这道题目自认为有点难度,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找到解答的方法。梅影没有回绝,她看了一眼,没有太多的思考,就给我慢慢解答出来,我就这样耐心地听着,偶尔我也偷偷地瞄瞄她清秀的面孔,两个美丽的大眼睛让我有种总要掉进去的感觉。题目解答完毕后,我把梅影夸了一番,并表达了谢意。
  她很谦虚地带着笑意,一副温文尔雅的姿态让我心旷神怡。
  “以后相互学习,相互关照!”梅影的声音甜甜地。
  后来有不会的问题我都会找梅影求解,梅影总是很耐心地给我解答,觉得好像没有什么能难倒她的。其实我也想过我与她关系是否更近一步,能成为不错的朋友。我经常给她带来一些吃的,但每次都给她搪塞回去了。
  
  班上另外有一个女孩清澈,成绩一般,老是对我眉来眼去的,找机会就往我身上凑。真觉得她是个让人心烦的苍蝇,“嗡嗡”叫个不停,让我很烦。我一直跟她说,上学不要动歪心思,要以学业为重。她说我啰嗦的真像是个老师,讲话有些慷慨激昂的感觉!最近她有点看不惯我跟梅影话有点多,她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那双眼睛里似乎有一堆火,不知道想要烧死谁。
  
  清澈这天跟我讲,晚上自习后,到学校操场有话要说!我当场就拒绝了她,那个地方黑灯瞎火的,有什么好说的。我心想我打死也不会去!
  但我最后还是去了,只因为她塞给我一纸条,说晚上会告诉我关于梅影的一些事。当看到“梅影”两个字后,我立马改变了主意。好不容易才熬到晚自习后!
  学校的操场上,微弱的灯光把清澈的表情渲染的更加丑陋,说实话我讨厌跟清澈说话,还好微弱的光线可以让我不需要看清那两颗见了就讨厌的黑葡萄眼睛。清澈给我讲了一段梅影的过去。在她的描述中,梅影在原学校里和一个男生有不正当的关系,一次被老师当场抓到,在干那种事,后来名声恶劣就开除了。在描述的过程中,用了好多难听的形容词。什么狐狸精啊,什么勾三搭四啊等等,让我听了很不舒服。
  “你怎么能这么说别人呢?!梅影哪是这样的人吗?”我扭头就走!
  “你怎么不想想她是怎么转过来的?那么好的学校不上,跑我们学校干嘛?”
  “那个学校有一个朋友我认识,什么都告诉我了。”她继续说道。
  
  我没有理睬清澈,尽管我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我心里还是相信她的!毕竟从日常接触中梅影家庭不是一般的富裕,听说还给了学校很大的帮助,上次她父亲来学校时,学校领导对他父亲都很客气!我本来就很疑惑梅影为什么会转到我们学校,被清澈一说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就是个poor!”清澈喜欢把“poor”按在那些不正经的女子身上。
  “poor”这个英语单词是穷的意思,但在家我们乡话里就跟“破罐子”的意思差不多!
  我没有理睬清澈,转过身就走了!
  清澈在后面好像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
  
  说实话我看不惯清澈这幅火上浇油的嘴脸,以至于后来我不跟清澈说话了!关于梅影,我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在那晚操场与清澈对话没几天,清澈不知道哪门子经搭错了,为了芝麻大的小事在课间休息时跟梅影吵起来,也就是梅影不小心碰掉了她桌上的几本书!
  她骂了梅影,梅影没有回击。
  “你别以为你不吭声,就代表你多清纯,你算个什么东西!你那点破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
  梅影继续沉默!
  “你不是在××学校谈恋爱,都谈到床上去了吗?”清澈越说越来劲了!
  梅影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的右手想举起来,但还是放下来了!她眼睛里有些愤怒的色彩,很快被泪水冲刷干净,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跑了出去!
  我其实想追出去,我左腿刚跨出去,右腿却不听使唤,我叹了口气,轻轻地只有自己听到!周围有好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切,这些目光我不想仔细去分辨它们的色彩,我闭上了我的耳朵,我不想去听周围人的议论!
  清澈靠近我,眼光盯着我的时候,好像是一个胜利者向我示威!
  本来下午还有一节课,梅影并没有来上,那节课老师的声音好像很苍白,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第二天梅影照样还来上课,像往常一样,认真听老师讲课,但梅影的脸上少了一些色彩。
  梅影沉默了,再也不爱讲话,那个头总是不愿面对别人的目光,不愿面对校园上空那明媚的阳光。
  后来关于梅影,多了个外号,就叫“poor”,很多人背后都偷偷这样叫她,其实我讨厌这些同学的嘴脸,但我却什么都没有做!
  我在心里不止一次地骂过我,骂我不是个东西,是个孬种!
  我想跟梅影说些什么,但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她的背影在我的面前,曾经我觉得是那么的美丽!
  而如今这个背影却总是灼烧着我!
  
  学校每半个月回家一趟。这天是我最后一次与梅影接触的日子,在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我跟梅影打了个招呼!她面容平静地朝我看了眼,挤出了点笑容!
  其实我准备跟梅影再说点什么的,但我却什么也没有说出!
  后来回到学校,我再也没有看到梅影!
  老师讲了梅影的事,梅影在一条河里救起了个小孩,尽管自己会游泳,但自己还是淹死了!
  那天我流了很多眼泪!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梅影的笑容,然后笑容慢慢地变形,脸也慢慢的变形,我看到冰冷苍白的面孔,然后我梦到了河流,梦到了小孩被救起的时刻,突然那一刻我自己好像变成了梅影,我感觉有力气逃离水面,但我放弃了!
  那夜我泣不成声!
  后来学校宣扬了梅影救人的感人事件,关于梅影那个poor的外号再也没有听到,更多的是关于一个英雄的赞美!
  
  这天我来到了梅影的墓前,我蹲下来,在一个瞬间,我有点恍惚,我想问那天为什么把小孩救上来,自己却没有上来,难道是河水太深太急,还是真的没有力气了?梅影的两个字就呆在那里,什么也不会说!
  而我……

1
  梅影在母亲的床头痛哭着,不停地喊着母亲,小手用力地摇着母亲的身体,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呼喊,瘦弱的母亲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这个座落山村的三口之家,又矮又暗的房子里,居然连电灯都没有。山村里,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阴雨,空气中多了几份潮湿阴冷的感觉。这座山村有不到百户人家,被大山包围着。很多破旧矮小的房屋有很多修补的痕迹,在这大山圈起的“大口”中,挣扎着自己的身躯,风雨里总有些挣扎的声音或者一些呼喊,被这大山深深地吸了进去。大山的身躯上布满峥嵘崛兀的山石,那些凸起的眼睛,似乎蔑视着一条狭窄崎岖的山路,还有斧砍刀般的悬崖,让人心生几分寒气。山路漫漫,就像从山的心脏中吐出的一条弯曲的巨蛇,让行人有种无法逃离的失落感。
  微弱昏黄的烛光里,父亲那双通红的眼睛里装的全是悲伤的色彩,他强忍着自己的悲泣,抱着自己的女儿。
  “妈妈走了,就让她安心地走吧!”
  天渐渐走向黑暗,山村里风开始放肆起来,不断地把雨点摔打在地上。
  父女两紧紧地靠在一起,或许一些依靠能感受到多一些温暖,他们知道,他们还得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梅影的母亲叫梅花,她是自杀的,她并非是忍受不了这病魔的煎熬,而是她不想再为家庭留下更多的负担,当她的眼睛再也找不到家里的那头陪伴多年的小毛驴时,她觉得她该走了。
  那天,丈夫出门干活了,女儿也去上学了。
  梅花最后一次看看这个破落的屋子,撑着疼痛的身子,目光扫过每一处地方,不放走一个角落和每一个细节。最后她累了,她靠在床头,把一张已经褪去一些色彩的全家福拿在手里,这张家里仅有的一张照片,在她的手里变的沉重起来,她颤抖地拿着它,目光悲冷地洒在上面,照片多了一些泪滴,她不断擦拭着,抽泣着。
  她把照片放回了抽屉里。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床上,深深地陷了进去!她低沉的声音进行着最后的告别。
  “大山,我要走了,梅影,我要走了!”
  又是一股眼泪涌了出来,似乎要把她干瘪的身体抽干。
  一股红色从她手腕里流出,一个用刀片流下的划痕流淌着生命最后的时光。
  她没有多少的恐惧,也没有多少的疼痛,只是不知道这个贫困的家庭,未来的父女命运又将如何,她想到那女儿那张美丽的脸,想到丈夫被岁月苍老的面孔,然后她看到了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她看到了冰冷的雨滴无情地从空中洒落下来,她看到了父女不断阴霾的表情,
  她看到了……
  直至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梅影母亲的葬礼很简单,只是草草地埋葬,这个1996年的深秋,梅影永远忘记不了这段岁月,在母亲的坟头,梅影咬着自己的嘴唇,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的,她觉得母亲应该能听到,眼泪是不需要流出来的,因为母亲不希望看到。离开坟墓的那一刻,她用她的目光抚摸父亲的脸庞,她用小手拉着父亲的手,两个人坚实地走在山村小道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空气中,山间吹来的风有些窒息的感觉,坟墓旁燃烧的火苗已经埋藏在梅影的目光深处,因为她知道那是母亲最后的期望——自己和父亲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2
  梅影家生活实在艰辛,由于母亲的病,让本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这个落后的小山村,几乎没有什么生活宽裕的人家,一些好心的人借给了梅影家一些钱,尽管有的只是几百,也已不易。梅影家里有个爱心谱,梅影把每个好心人的名字都记在上面,这些钱将来都要还的。
  父亲的背早已被艰难的岁月压弯了,但他还要扛起这个家。
  梅影上初一了,梅影每天要走着艰难狭窄的山路,花上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赶到学校。学校的房屋很破旧,一些墙面的表层,在岁月的折磨下,千疮百孔。破旧的学校桌椅,有很多受伤的痕迹。每当刮风下雨时,就会出现,外面大雨屋里小雨。只有学校门口升起的红旗异常的鲜艳,像是一朵灿烂的火苗,飘扬在蓝天中,展示着一种力量和希望。
  梅影座位在第二排,她是这个班级的班长。这个山村的中学初一只有一个班级,这个班级有49名学生,他们拥挤地挤在这个破旧狭小的教室里。这里的教学条件异常地艰苦,有一些教师由于无法适应这里的环境,都离开了。那些留下的老师,让梅影感到很亲切,好像就是自己的家人,一起陪伴她成长。
  梅影的学习成绩出奇的好,尽管在这个落后的山村里教学质量一般的情况下,她的成绩放到重点中学,也是屈指可数的。
  老师们很喜欢梅影,他们知道梅影的家庭情况,他们知道就算这微不足道的学费也会让梅影的家庭雪上加霜,他们每个人从本微薄的工资里,拿出一点钱给梅影算做学费。梅影很感谢这些老师,她把这些老师的名字都记载在她自己的爱心谱里。她觉得她不能忘记这些美丽的园丁,美丽的叔叔阿姨,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回报他们。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梅影的成绩总分全年级第一,5门主要学科,其中数学、物理和化学全是满分。梅影知道成绩的那刻,表情特别的淡定,并没有特别的喜悦,她只是用一种简单的笑容回报别人的祝贺。
  相比这成绩带来的喜悦,更让梅影高兴的是,梅影获得一次走出大山进城参加演讲比赛的机会。为此刚来山区支教的陈老师,特意送给梅影一件新的外套和一个背包。而且款式很新颖,是陈老师去县城里特意选购的。
  梅影这天,感觉脚步轻快了很多,回家的路上,她几次拉开背包,看看那件崭新的羽绒外套。这件普通的羽绒外套对一个穷困山村的孩子来说,也是一种奢求。她根本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能穿上它,尽管陈老师让它穿在身上回家,她只是试穿了一下,当她穿上她时,她用手摸着柔软的质料,尽管只是穿了一会,她还是感到一种惊喜的温暖。她感动得落泪了,她深情地望着这位陈老师。在眼神交接的时刻,她突然想到了已经离去的母亲。她走了过去,她自然地抱了老师,在拥抱之前,一只手赶紧擦去流下来的眼泪,她不想让眼泪沾染着柔软的纯洁。两个身体重叠了,陈老师紧紧抱住了她,轻轻地抚摸着梅影的头发。
  “回家吧,就穿着这件衣服回家吧。”
  梅影还是脱下来这件对她来说罕见的珍品,她小心地叠好,放在背包里。她觉得自己暂时不穿,她只想留着这件衣服去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穿上。
  梅影回到家,还未踏进家门,就远远地喊着“爸”。
  父亲闻声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了向自己奔跑过来的梅影,父亲身子倚着门,笑着迎接他的宝贝女儿。
  “爸,这是陈老师送我的衣服和背包。”
  梅影拉开背包拉链,把衣服拿出来给父亲看。
  父亲连说了几声“真好”。“陈老师真好,你感谢她了没有,将来你有出息了,千万不要忘记陈老师,还有不要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
  梅影点点头,说:“过几天,我要到县城参加演讲比赛了。是代表我们学校参加的,这个机会也是陈老师给我们学校争取的!”
  “今晚我们弄点东西庆祝下,你这几天回来别干活了,好好准备准备。”
  梅影父亲说弄点东西,就是烙点葱油饼,在这个在日常生活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对梅影来说已属美味,父亲烙饼时,梅影特意让父亲少放点油,只要不粘锅就行。
  梅影的父亲烙了一张比面孔稍大一点的饼,放在桌子,正冒着香气。家里和往常一样煮了点稀饭。天黑了,家里燃起了油灯,昏黄的灯光给这个寒酸的家庭带来了一点暖意。灯光也映照着一位父亲舒缓的面孔,今天对他来说,是个特别开心的日子,考试成绩第一和出城演讲让他为自己有这样的女儿感到高兴和自豪,而陈老师的礼物,却让他感动不已。
  一张烙饼,梅影父亲心里是想都留给女儿吃,但他知道她的女儿不愿意比父亲多吃一口,这成了一种幸福的无奈,他把饼分成了相等的两份,而梅影此时给父亲盛了一碗稀饭,特意多捞了点米粒,而给自己盛了一碗稀的。
  加上一点野菜咸菜,两人吃得有滋有味。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
  
  3
  在参加比赛的前几天,梅影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其实对梅影来说她并不需要把演讲的内容写下来,他的内容是从内心吐露出来的,是一种自然的情感。
  终于等到那天了,梅影起了个大早,她和陈老师一起走过很长的一段山路,然后乘了一小段车来到了县城。
  这个县城梅影和母亲来过一次,县城的发展很快,梅影经过的地方,一些破旧的矮房已消失不见,道路也加宽了些,繁荣的商铺、奔流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展示着县城特有的朝气。这不禁让梅影想到了贫穷的山村,大山的深锁,与外界的隔阂,束缚了人们的思想与界限,崎岖的山路何时才能平坦,变宽,那些贫困的村民,何时能从大山的阴影中挺立,这让小小的梅影产生了感慨。
  县城的阳光很温暖,却丝毫照不到梅影的心坎上。
  走进演讲的比赛现场,梅影似乎看到各种红花、绿叶后面跟着爱心的拥簇,很多家长都来给孩子打气,其实梅影也想让他父亲来,但他的父亲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自卑,他苍老的面孔,佝偻的身子让刚过40岁的他有了似乎60岁的外表。
  陈老师想给梅影买瓶饮料,润润嗓子。梅影拒绝了,她没有喝过什么饮料,也不奢望能喝上。她从家带了点白开水,她拿出水杯喝了几口,又放回了包里。
  演讲终于开始了,梅影是第6个出场,除了贫困的红星中学的梅影这个特例,今天参加比赛的都是各个重点学校的精英,人们心中暗暗估量着对手的实力,也许没有人会把梅影放在心上。梅影面容很平静,她一点都不紧张,她觉得演讲只是把她心中的话讲出来而已。
  演讲的小选手陆续上场了,在梅影听来,那些选手在台上,声情并茂,抑扬顿挫,演讲稿基本是积极的主题,宣扬正义,宣扬正能量,这些演讲稿,总能有些语言像长上了灵动翅膀,好像语不惊人不罢休的感觉。
  终于轮到梅影上场了,梅影走到台上,她用眼睛扫过台下的观众,在一阵鼓掌声中,她感觉她的身体如一缕青烟,融入了大山之中。她的声音,如大山的流水静静地流出,梅影的表述是平静的,语言是清澈的,是带着浓浓的大山气息的,她的声音似乎让一切都安静下来,是一场落进心灵的雨,抚摸着听者的神经,人们没有感到热血沸腾,而是安静地,不知不觉中潮湿了自己的眼眶!
  梅影的演讲,一点也不空洞,她的内容全是来自于生活。人们通过她的演讲,知道了山里的孩子是如何艰苦生活,如何艰苦学习的。
  梅影演讲中,自己的故事让人感动。在学习中,她的作业本,都写得密密麻麻的,不想浪费一点空隙。而曾经用的铅笔,即使短到不能用了,也不扔,手巧的梅影,用线把一个个短的连接起来,最大限度发挥了铅笔的作用。
  梅影讲到她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父亲进城卖粮食时,给她买了两个烧饼,她觉得好吃,就全吃了。梅影在演讲里说:
  “我是一个多么不懂事的孩子啊,饿了一天的父亲,什么都没有吃,而我竟然如此狠心把父亲给我买的两个烧饼全吃了。烧饼很香,这个来自人间的美味,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吃了第一口,竟然没有打住,就全吃了。回到家中,看到累的精疲力尽的父亲,我才想到,我的这个举动是多么的不应该。
  梅影讲了破旧的学校,艰苦的学习环境,但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却没有阻挡她努力学习,不断进取的决心。梅影的英语,有一种卷舌发音不准,为了纠正,她把石子含在嘴里,进行练习,经常嘴里被磨出了血,最后终于纠正了。当梅影拿出那块曾经在嘴里被磨圆的石头的时候,台下的人都感动流泪了。
  梅影说,她以后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她要带领山里的人征服大山,走向富裕。
  这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她的演讲,成为了这次演讲比赛中,最出彩的一个章节,最后的评比中,被人一开始忽视的梅影,却拿到了第一名。
  当有评委问她获奖的感受时,她说她希望更多人去关注那贫困的山村,关注那里的人们,那里的生活。
  
  4
  梅影的这次演讲,取得很好的连锁效应。政府和社会开始关注这个贫困的山村,没有过多久希望工程就来到这里考察当地的学校,学校里那些破旧得遍体鳞伤的房子,终于换上了新颜,尽管和一些学校相比,这里的房子,连个楼房都没有,但能感受到学生们脸上充满了更多的阳光,眼里也有了一份难得的满足。一些穷困的孩子也收到别人的救助,曾经贫困的家境让他们支付一点在城里人看似微不足道的学费,都显得异常艰难。而如今他们终于不要为这些学习上的障碍担忧,不会为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坚守自己的学习梦而发愁了。
  梅影也获得了更多的关心,梅影感谢生命中那些曾经帮助过的人,她在她的爱心谱上最底下,认真写下一行美丽的文字。
  “感谢那些有名的、无名的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我的祖国,我爱你们!”
  另外让梅影感到高兴的事,政府终于派人来修路了,一年多后,一条崭新的柏油山路,让梅影的心里平坦起来,还有,政府对山区里的一些农业项目开始有了重视,比如山区的一些药材有专门的人来收购,大力发展果树,和放养的畜牧业,政府会派一些专业人士下乡指导,这样让城乡很好的结合起来,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之路。
  由于道路的建设,以及城乡的交流,山区的人们眼光也放得更远些。他们可以更容易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多彩,一些人正是接受了外在的好思路,才让自己脱贫致富。
  
  5
  梅影后来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大学毕业后她没有选择走出这个山村,而是选择重回山村,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老师。她要做一个像陈老师那样富有爱心的老师,她的想法也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
  梅影父亲在别人的指导下,在山地上经营着自己的梨园,因为政府与社会的关注调控,有人上门以合理的价格收购,再也不需担心自家产品销售不去了。
  梅影的爱心谱上,那些一一记录的人多出了许多红色的标志,因为她的家庭终于有能力偿还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乡亲,每次还钱时,梅影父亲总会带上自家养的家畜,或者自家种的水果,上门道谢。
  梅影知道,关于恩情远远不止这些,她回报的还有更多,所以她要做一名努力工作的好老师,她要改变山村学习文化相对落后的境况,孩子才是明天的希望。
  梅影走在平坦的山路上,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把山踩在自己脚下的人,听着山里祥和的风,看着山身体上包裹的郁郁葱葱的外衣,梅影的心情很不错。这是梅影当上学校老师的前一天,初秋,山里显得格外地清新凉爽,梅影来到了母亲的墓前,她给母亲带上了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来祭拜她。她来到这里,她要把自己的一些所闻所见所想,讲给自己的母亲听。
  临走的时候,她对母亲说了声感谢,她感谢她给了她生命,让自己的生命尽可能地发出更多的光彩。
  
  那年冬天,山里下了场好大的雪,梅影母亲的坟头的那棵梅花却开得异常灿烂。梅花笑了,梅花终于笑了!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梅影芬芳10bet国际官网,梅花绽放(小说)

关键词:

  • 上一篇:停电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