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外传》

2019-10-23 作者:小说   |   浏览(199)

  冬月的洞庭,湖水碧绿清澈,小舟轻荡。
  泛黄的枫叶在微寒的风中,一片又一片地落下。
  洞庭边上,有一客栈。说是客栈,其实也不准确,因为只是间小酒肆。
  叫姚记酒家。
  
  入冬月下旬后,这里陆续来了许多人。他们来自神州各地,来此只为观望一场决战。
  但又没有谁能说得清楚,这场决战的主角。江湖上只是传闻:冬月廿四日夜,在洞庭之滨,将有当今两大高手在此决战。
  历来的江湖就是这样,没有谁知道这个传闻的真假,更不知这消息从何处传出。但是许多人都是相信的,因为他们本不想错过这决战。哪怕只是个小决战。
  
  冬月廿四日。
  姚记酒家内聚满了各地来的江湖异人,侠客,他们围着桌子坐着,吃肉喝酒,驱散屋外的寒意。不时地,还有晚到的,迎着风雪终于赶来。
  屋外是连连飞雪,已一连两天,洞庭之滨已是茫茫一片。
  店家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三个伙计打理着。他们没见过这么多江湖怪人,更没有料到在有生之年还能在此偏僻之地赚到一笔,所以都很友好的忙碌地招呼着客人。
  到是那些江湖人士,寻得个栖身之地后,都在讨论这场决战。
  
  “三年前,我在华山之巅偶遇青城青木道长,听他说得今年冬月廿五日,洞庭将有一场决战。只是他也不知这决战的双方是谁,这确实是让人沮丧的。”
  “我是在十年前听说的,那时我在辽东一家酒肆喝酒,听得旁人闲说的。”
  “看这洞庭之滨一下子聚集了这多人,想必这场决战的消息应是不假的。”
  许多江湖人士一边饮酒,一边说着,却始终说不出个具体的情状来。忽听,一碗酒水随地,一男子豪莽地说道:
  “既然各位大侠不知,且听我慢慢道来。”
  众人望去,只见一三十五六,左脸有块刀疤的男子,站在一张凳子上。瞧他的样子,分明是吃酒有些醉了,摇摇晃晃的。
  “那你且说说吧!”
  坐他对面的一留着八字须的中年男子有些乐了,只因看到他那摇摇晃晃的样子,有几分滑稽。
  “若说这场决战呢,还得从日月宫和无音阁说起。自六百年前无音阁主萧红泪和日月宫主蒋妮妮的那场黔山之战后,每隔一个百年,这两个门派都会有一场决斗;但却不是所谓的正邪决战,而始终是为了一个男子,六百年不变。据说,这是两派祖师传下的规矩……”
  “你说错了。这不是规矩,而是诅咒。相传六百年前的那场大战就是无音阁的二阁主,也就是萧红泪的妹妹为了替自己的夫君报仇,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姐姐和整个无音阁,甚至动用了本门最上层的武功……”
  坐在他对面留八字须的男子说道。
  
  “你们都说错了,此时决战无关于无音阁与日月宫。”
  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突然说道,然后他停顿了下,喝了口酒又继续说道。
  “是为了感情纠葛不假,只是那是蜀山和福建唐家堡的事情。近来江湖上传闻,三年前蜀山剑少秦川在南京偶遇杨家二小姐杨淑芳,二人一见钟情,然后奔走天涯。但这可就惹怒了唐家堡的少庄主,他本已与杨二小姐有婚约,他哪能坐视,于是带人上蜀山讨说法。不想被蜀山的长老打折了腿,这下唐家堡不服气了,唐老庄主唐啸天那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啊,为争回颜面,遂约定蜀山掌门清虚道长在此了结。”
  老人说完又继续喝酒,酒肆里依然闹哄哄的。有的人在说这飞雪,有的人在说这酒肉,有的人在说这即将来的决战。
  “我听说啊,是当今武林第一剑慕容雪飞和第一刀诸葛光慧这对好友为履行十年之约,而相邀在此进行切磋而已。你们想看到真正地对决,估计是不大可能了。”
  酒家端上酒肉,顺便插了句。
  
  夜渐渐暗下,飞雪继续着,且越来越大。
  突然屋外跑来一店小二,他气喘吁吁地说道。
  “决战开始了,是一男和一女,就在洞庭中的小舟上。”
  然后众人纷纷快步出门而去。

“只是切磋……”

“我还是是非分明的,救都救了,还是,你是想要我把你交到那些人的手中。”白灼似是打着好算牌,一脸笑意。

从小就酷爱看武侠片的风翊无时不刻幻想着自己是走遍天下无敌手世人崇拜的大侠,没想到这事真被他遇上了。只不过这一次,有武功是真,世人崇拜却是假。

(三)

即使身在险恶的江湖中,只要心不邪,总会遇到一个能够交心的人。而风翊与白灼,既是交心的朋友也是强劲的对手。

虽然风翊有时觉得当个为祸江湖,恶名远扬的坏人也挺爽的。但事实却是,每次遇到小孩子落水了就去救,遇上谁被打劫了就奋不顾身出头,想想也是有损了他一世恶名。

风翊被逼着喝完了药,调侃道:“白鹿山庄的少庄主照顾我一个邪派中人,这事要是传出去……恐怕有损你的名声吧。”

“现在恐怕来不及了吧。”随即风翊又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事,还得谢谢你!”

世人相传得武林秘笈者得天下,几百年来,江湖中人都纷纷觊觎这本秘笈,遍寻不得。又相传,说是这本秘笈无意中落在了邪派人士风翊手中,世人纷纷争夺。

好在本主武功高强,加之一穿越就继承了本主的武功招数,让风翊兴奋不已。从今以后,他要做个低调且潇洒自在的江湖高手,好好地享受得之不易的武功,适应这个新身份。

“怎么白鹿山庄的少庄主也来凑热闹了?”锦衣华服男子说道。

“要是我说没有呢,恐怕你们也不会相信。罢了,看来今日我是活不成了。”他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冷笑道,嘴角的血还在流。

白灼看都没看他,反而收起剑转向风翊:“没事吧!”


竹屋外,潇潇雨声点翠竹。

“风翊,你无路可退了,还不快乖乖束手就擒,不必做无所谓的挣扎了。”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把剑指向了他,众人就纷纷拿手中武器指着他。

(一)

“好!奉陪到底!”

“道谢不如喝酒,况且我从小到大不曾跟人道过谢。”他随手搭在白灼的肩上,向他使了使眼神,示意叫他一起去喝酒。

“白灼,你救他可是想要与整个武林为敌。”锦衣华服的男子气冲冲地指责道。众人又纷纷把剑指向了白灼。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杀手了,风翊很无奈。回想穿越之初,记忆模糊之中,好像也是这番追逐打斗的场景。只是当他醒来之时,正好躺在山崖下的水泊中,身上多处是伤。

“少庄主,他可是风翊!”其中一个正派人士疾言厉色道。

“没事!”他会心一笑。

此刻街道另一角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正津津乐道地看着这一场好戏。不料却被风翊逮了个正着,想都不想便把手中的美酒扔给了白衣男子:“这酒先帮我保管着,等会再来取。”

白灼迟钝了片刻,原来他就是风翊,呵呵,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我还没和他一较高下呢,怎么能让他死,既而回过神来笑着说道:“今天这个人就归我了,我要带走他。”

图片 1

这时他们正坐在某个屋檐上喝酒赏月,一红一白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相互辉映。只是白灼并不知道,此刻坐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他苦苦找寻的风翊。两人相视而笑,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很合得来,一见面就喝酒畅聊。

酒庄巡查的下人发现了他,他纵身一跃,抱着一坛美酒就跑到了街上:“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怎么,连句道谢的话都没有吗?”白灼暗自苦笑,要向他讨个说法。

文/凌玥


是夜,大街上灯火通明,却少见人影走动。月亮皎洁,高挂在夜空中,稀朗的星星略显几分寂静。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湖外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