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国际官网:最美不过夕阳红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12)

网上会餐
  
  文友老王,两个月没照面了。不知何故,我不得不去他家看看他。到他门前,我按了好一会儿门铃,老王才来开门。
  刚开了门,他就转身进屋,边走边说:“你先坐一会吧!我正在写文章,很快就收尾了!”说完,他便钻进书房,扑到电脑上。
  我只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他。我坐了好一会,老王还不出来。于是,我说:“王兄,你一时写不完,我就先走了,反正见到你了!”
  老王说:“忙什么,一会儿就完!”
  我又坐了一会儿,不见老王出来,我只好起身,走进他的书房。
  我跨进书房,他一点也不觉察。我一看,电脑屏幕上的字不像文章。
  第一行字是:玫瑰仙子,想死我了,今晚能否一见?
  第二行字是:妙手哥哥,首次约见,你送我什么礼物?
  这时,老王飞快地按着键盘,屏幕上又出现一行字:我的仙子,我送你温柔一吻!
  少时,屏上又闪出另一行字来:天下哪有免费午餐,做梦去吧!
  一看就知,老王是在与异性网友聊天,他根本没在写文章。我忍不住说:“老王,你也太大胆了吧?让嫂夫人知道,她不会饶你!”
  老王猛地回头,一脸惊异:“吓死我了,你进来也不吭个声儿!”
  我说:“你把我晾在外边,一个人在这儿与小女子调情?”
  老王说:“过过干瘾而已!”
  我说:“看来不是初次了吧?”
  老王说:“异性网友不少,但从未约见过,人家哪会轻易上钩?”
  我说:“我还以为你在忙什么呢?原来是忙着网上交友!”
  老王说:“你不知道,网上交友、其乐无穷,刺激多多!年岁大了,成天和老嘴老脸的人在一起,就那么几句老话,没劲!上网交友,才有新感觉,新思路!”
  我说:“你是不怀好意,想老马啃嫩草吧?”
  老王说:“啃啥嫩草?网上聊天,不过是精神会餐而已!”
  这时,有人开门进屋。
  我回头一看,是老王夫人回来了。王夫人一进屋就问:“啥精神会餐?”
  老王立马关掉电脑说:“写文章的人,在一起讲写作的事,不是精神会餐吗?”
  王夫人说:“讲写文章就好,我就怕你红杏出墙!”
  老王说:“都60岁的人了!有贼心不敢有贼胆”说着,又转向我:“老兄,对吧?”
  我没吱声,好你个老王,我还当你在忙什么,原来你是忙着网上会餐!
  
  
  衣裳
  
  文友老朱打电话告诉我:作家老褚去世了,后天发送,你得去送送他!
  我说,老褚不是活得很好吗?
  老朱说,去年冬天体检时就查出心脏病。今年,三天两头住院。今天一早,在医院断气!我问:槐花还好吗?
  老朱说,槐花没事。看她的神态,不太气!反正老褚为她的儿子办了婚事,又给她留下了一套价值80万元的居室,往后,她的日子好过啦!
  按说,我与老褚的关系,比老朱还熟。老朱是通过我才认识老褚的。只是,自从我帮槐花调进老褚他们出版社的印刷厂,老褚与槐花成了老夫少妻之后,我便有了一种犯罪感,很少与他两往来了。否则,老褚生病,我不会不知道。老褚也可怜,退休才3年,就交工资本,舒坦日子没过几年!这十来年,他常挑灯夜战写文章赚稿费,咬紧牙关还按揭房子的贷款,病准是累出来的。
  第二天,我去送老褚时,只见槐花一身素白地立在灵堂前,与老褚的生前好友握手。当我走到槐花身边时,她说,本来老褚生病时,就该告诉您的,又想您年岁大,不该给您添愁!
  我说,我和老褚是多年的朋友,不该瞒着我呀!
  她说,谢谢您啦,您老能来送老褚,我深感欣慰。
  我说,你要节哀!还要振作精神。
  我知道,走的走了,活着的,还得过日子。好在老褚已帮我培植了儿子。您老放心吧!她说着,眼眶里溢出了清泪。
  老楚的后事办得很热闹,该来的来了,该讲的讲了。老褚的句号,划得还算圆满。送老褚上山归来,我和老朱与槐花告别时,嘱咐槐花有事给我两打电话,有难处随时联络。
  槐花一再表示谢意。之后,槐花一直没和我联络。
  半年后,我在街头遇到老朱。他问:槐花,请你做客了吗?
  我说,没请呀!她办啥事?
  老朱说,后天,她结婚,请我去喝喜酒,她也该请你呀!
  我说,难道你忘了,她与老褚结婚后,我写了一篇小说《老褚与槐花》,也许她怕请了我,我再写一篇《喜酒》!
  老朱说,哪是《喜酒》,应该是《衣裳》。老褚病前,槐花就在外边养汉子,那汉子就是她下一任新郎!
  我问:果真如此吗?
  老朱说,槐花嫁老褚之前,他两就勾勾搭搭,只是那时,她嫁老楚,更实惠,一来,老楚替她养儿子,二来老褚工资高,还可以写稿挣钱买房子。
  我说,这么说,她是利用老褚,给她置房产。如今,老褚,才走了半年多,她又结婚了!
  老朱说,现在,有些女人,结婚如同换衣裳,男人,就像她们身上的衣裳,想穿哪件,拿起就穿!
  我说,衣裳,我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么说哩!      

                    最美不过夕阳红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有多少情爱化作一片夕阳红。

                                                      ---------题记

      傍晚,夕阳如血,即将落入城西湖西岸的村庄那边,西天上,红云涌动,吻着湖水,浩瀚的湖面泛着红光如大块的红绸,不断地随风铺展开来。上下天光仿佛如一挂金红的瀑布从天际飞泻,又如同一幅绚丽辉煌的油画,我看得如痴如醉,禁不住走下楼,向广场走去。

        整个大街笼罩着一层红纱,马路两旁的绿化带如两堵黛色长墙,泛着绿光,夕阳将车辆和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广场上,落日的余晖给广场雕塑镀了一层金光,灿烂耀眼;合欢树已花满枝头,一朵朵毛绒绒的金色粉色小花混着阳光,给合欢树织了一件金粉色的纱衣,朦胧而又迷人,整个世界如同浸在一杯醇厚的红酒中。

      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姐大妈身着盛装,有的叽叽喳喳地在摆弄着音响,有的呼朋引伴。音响调试完毕,一阵欢快的节奏从音响中冲出,因炎热而寂静的广场便一下子沸腾起来。

        忽然,人群中一个五大三粗、十分壮硕的身影撞入眼帘,老朱!没错,是她!我十分惊奇,怎么也想象不出老朱跳舞的画面,脑海里却分明地浮现出平日里那个开着三轮车走小巷穿胡同扯着嗓子高喊的粗犷奶奶!

        --------

      “收---废---品---”“收---废---品---嘞---”每个周末在家,总有一声声响亮而悠远的吆喝声在小区巷子里飘荡,我一听,就知道是老朱的大嗓门,她出来做生意了!

      老朱老夫妻俩都收废品,我儿子积攒的废品全都等她来收,一来二往,她便和我很熟悉了,因为她不克扣斤两,我就介绍我们学校的生意给她做。她十分欢喜,把自己的电话写在各个办公室的门上,也很乐意到各个班级收学生们积攒的饮料瓶子,价格比其他人给的高,深得学生们的认可和欢迎。

      老朱六十岁左右,第一次见到她,我立刻想到了《蒲柳人家》里一丈青大娘,古铜色的脸庞,大高个,大脸盘,大手脚,大嗓门,大力气,外穿一件大花褂工作服,戴着破旧的白线手套。一边和我客套叙家常,一边整理废品,动作极为麻利,只见她上脚一踩,大手一压一抻,废品便平平整整地摞在一起。老朱能说会道,每次遇见就和我聊上一会儿,一口一个“赵老师”,一口一个“赵老师”,很亲切,也不断地说感谢我的话,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在聊天中,我也渐渐知晓了她的家庭情况,农村人,家庭也经历了不少的坎坷,没有其他出路才收废品。有三个儿子,二儿子几年前不幸得了白血病离世了,老朱老两口不但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还要承担儿子治病时欠下的一二十万元债务。几年来,老两口白天走街串巷收废品,晚上整理外调废品,辛辛苦苦总算还清了债,还余下一些钱在霍邱城区买了一套房子,有了家,生活终于安定下来。大儿子和小儿子是老两口的心头肉,兄弟二人在北京开婚纱摄影影楼,生意顺风顺水。老朱的小儿子虽然年轻时走了一些弯路,但现在却是老两口的骄傲,她说她的小儿子被评为北京十大青年影楼摄影师,而且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

      那段日子是老朱老两口最乐呵最快活的日子,有一天遇见老朱老伴在我家巷子附近收废品,我问他:“近来怎么不见老朱出来收了?”他兴奋地对我说:“赵老师呀,老伴上北京去了!俺大儿子又添了一对双胞胎,是龙凤胎呢,你说,这多好呀!”他满脸得意,我赶忙祝福他说:“是吗?大喜事呀10bet国际官网,! 恭喜恭喜!这回可有你俩忙的啦!”

      “是呀,她去北京伺候俺媳妇儿月子了!谢谢赵老师,哈哈哈!”老朱老伴笑得眉眼挤在一起,洋溢着幸福与满足。

      我笑着说:“那你还收什么废品呀?干脆老两口一起去北京得了。”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10bet国际官网:最美不过夕阳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