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条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15)

爹,您为啥待李大爷恁好?
  爹待谁孬过?爹啥样儿的人,你小子还不是哑巴吃饺子!
  可?
10bet国际官网,  又想放什么屁?
  爹,你偶尔救济一下李大爷问题倒也不大,可您不该……
  说呀!
  您没完没了,何时才是个头啊!
  怎么?管起老子来啦!老子做点好事儿,有错吗?
  爹!
  爹什么爹!今个儿,老子打开窗说亮话,你李大爷的事儿,老子管定了!爹噌地从上衣口袋里拽出一张百元大钞,将军命令士兵似的:马上给你李大爷送去!
  爹,不是抱怨您,李大爷是个孤寡老人,生活困难,可不是还有人民政府在吗?
  政府是政府!爹是爹!爹办好事儿,是积德行善!更是继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美德!这你都不懂,亏你小子还是高中生!还站着岿然不动?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我一把夺过钱跑了,嘴里嘟噜:凭什么呀!不沾亲不带故的,爹真是傻不拉叽。
  一年后。
  李大爷喊你呢?
  啥事儿?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李大爷躺在床上,瘦骨嶙峋。
  东亮,听说你考上大学啦?
  嗯。
  北京?
  嗯。
  那可是国家的首都,故宫,紫禁城,皇帝住的地方,多好哇!
  为那笔高昂学费犯愁吧?快告诉大爷,得多少?三万,够不够?不够,大爷把这老宅子卖掉,住敬老院去。拿着,快拿着,好好读书,将来准有出息。
  进京那天。
  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
  爹哽咽着:你大爷走啦。
  一听,犹如睛天划霹雳。
  癌症,先开始,医生说,早期,只需万把块钱,可你李大爷心疼钱。
  坟上,我哭着,对着李大爷的墓碑,双腿跪下了……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微胖墩实的我站在村民的院里喊:“李强!”
  李强两口子从正房出来,惊喜地邀请:“哎呀,王书记,快来一起吃早饭。”
  我一边摆手,一边四下里张望:“不了,你爹呢?我找他有事。”
  肥美的李强媳妇谄笑着说:“书记哥啊,有啥事跟李强说就行,这个家,他做主。”
  我微笑说:“这个事,你们还真是做不了主,非得有你爹的手印才行。”
  李强媳妇眨巴着媚眼疑惑地问:“书记哥?好事啊还是孬事?”
  我说:“当然是好事!”
  李强睁圆了眼惊喜地问:“我爹有啥好事?”
  我为难的样子说:“暂时不能告诉你们,只能和你爹商量。”
  两口子不约而同的指着一间小偏房说:“我爹就在那屋呢。”
  我赶紧迈步走进小屋,把门关上,无数难闻的怪味扑鼻而来,呛得我连连恶心。
  骨瘦如柴的老人家还没起床,见我进来,慌忙支撑着身子费力地坐起来:“王——书——记。”
  我从皮夹里抽出一张陈年的欠条和印泥盒子,放在床上,高声喊:“李大爷,上级领导看啦,说让您按上个手印才行!”
  李大爷颤巍巍伸出枯瘦的手,粘了鲜红的印尼,郑重地摁了手印,不好意思地咳嗽着说:“麻烦政府啊。”
  我缓缓收起欠条:“李大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当年借给八路军钱,打鬼子,也算是抗日的功臣啊,国家和政府一定会给您丰厚的补偿啊。”
  房门忽然被推开,李强两口子窜进来,异口同声:“多少钱啊?能给我爹补偿多少钱啊?”
  李大爷颓然躺下,转过身去,长叹一声:“唉!”
  两口子一边一个抓住我的胳膊,急切地问:“书记哥哥,快说说,到底能补偿多少钱?”
  我思忖着说:“具体多少,我也说不准,听说外乡镇的一个老人补偿了十万,听说外县有一个村的老人补偿了五十万呢,还有一个外省的老人补偿了一百万呢。可能是年限越久,钱越多吧?”
  李强媳妇兴奋地一拍巴掌:“哎呀乖乖,强子,咱家要发大财啦!”
  李强看着病怏怏的老人家,哭笑不得:“爹呀,您咋不早说呀,白白让我赚了个不孝顺的名声,早知道您有这个欠条,说啥也要孝敬您哪!”
  我拍着李强的一身肥膘,语重心长说:“兄弟啊,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你是李大爷五十岁时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对你视如己出啊,供你上学长大,给你盖房娶妻,帮你种地看娃,人得讲良心啊,你欠人家的太多太多啦。”
  李强也许是良心发现,呜呜地哭了,泪水顺着肥嘟嘟的脸颊往下落。
  李强媳妇伸手温柔地架起李大爷干瘪的身子:“爹呀,咱别住这屋啦,住正房吧,俺们孝敬您也方便嘛,您可是咱们家的活宝贝啊,没听说吗?您活的年限越长,补偿的越多啊,咱可得好好活着。”
  从此以后,李大爷终于享受到了被孝敬的滋味,经常看到他叼着旱烟袋和一帮老人在大槐树下拉家常。但是好景不长,两年后的前几天,李大爷突发脑溢血逝去。
  我带领村里的红白理事会给他老人家办理丧事。入土为安以后,李强两口子提出兑现老人家的那张欠条,我便领着他们去了民政局。
  回来的路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恰巧路过李大爷的“新家”。我说:“你们两口子拿着这些钱,给老爷子磕三个响头吧。”
  李强刚要下车,她媳妇厉声训斥:“人都死了,还孝敬啥?”
  李强迟疑地扬了扬手中的钱,还想下车。
  李强媳妇轻蔑的撇嘴:“嘁,才三万块钱,白忙活了。”
  我严厉地批评说:“难道孝敬老人就是为了钱吗?想当年,李大爷一个贫苦的农民支持抗日,拿出家里仅有的十块钱,想过要补偿了吗?无数革命先烈为了全中国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想过要补偿了吗?汶川大地震,全国人民捐钱捐物,想过要补偿了吗?”
  李强媳妇撅着嘴,一脸埋怨:“这老头也太抠了,当年就该借给八路军一千块钱,现在不就三百万啦?”
  李强则是满脸可惜,摇头晃脑:“哎呀,我滴个亲爹啊,哪怕是借给八路军一百块钱呢,哎呀,没文化没远见哪。”
  我气愤得把车开的飞快,直奔村委会。
  李强两口子惊吓得捂着头喊:“王书记,咱不要命啦?!”
  我气哼哼地说:“今天召开全村大会,学习社会主义价值观!”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欠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