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领 奖(小小说)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28)

  孩子长到十五、六岁,进入了多事的年龄,这时,作父母的最揪心了。
  深夜十二点,何大嫂的女儿燕燕还未回来,何大嫂心烦意乱,直抱怨丈夫说:“都是你,对孩子从来没有严格要求过;你看!深更半夜了,燕燕还没有回来,学坏了怎么办?被坏人欺负了怎么办?”
  丈夫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在责怪他,女人都这样,一不顺心,就埋怨丈夫,其实丈夫的心里也很烦躁!
  十二点半了,何大嫂实在坐不住了,她一拍屁股站起来说:“不行!我得出去找她!”
  丈夫说:“也好。但别走远了,我在家等,如果有电话,家里也好有人接。”
  于是,何大嫂出了家门。附近的店铺早关门了,街上没有行人,只有路灯亮着昏暗的灯光。这夜深人静的场面,不禁让何大嫂想起有些电视剧表现过的不学好的少男少女的镜头,她想:这下好了,连自己的女儿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一股怒火立即冲上了脑门。
  忽然对面的街灯下走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燕燕!何大嫂不禁厉声喊道:“燕燕!你深更半夜还不回家,死到哪里去了?”
  燕燕见妈妈喊她,便蔫蔫走来,小声解释说:“妈!我和同学在一起......”未等燕燕说完,何大嫂已一巴掌打了过去。
  燕燕的同学愣住了,其中一个胆怯地说:“阿姨!你别打她,我们在一起并没有干什么......”
  何大嫂是个急性子人,哪里听得别人的劝,她只顾训斥女儿说:“你看看!深更半夜在外面野的,有正派人吗?”
  燕燕的脸火辣辣的痛,这还好忍受,使她不能忍受的,是妈妈当着同学的面骂了她、打了她。她一气之下,转身走了。
  何大嫂更加生气了,脱口骂道:“滚!有本事你别回来!”
  燕燕本来是不太坚决的,可听妈妈叫她滚,便加快了脚步,消失在昏暗的灯光中。
  何大嫂气急败坏地回来,丈夫问:“没有找着燕燕?”
  何大嫂说:“找着了,我打了她,她转身走了。”
  丈夫说:“唉!你先别打她嘛!”
  此时,气愤、懊恼、着急一下涌了上来,何大嫂说:“我愿打她呀?”说完,她自己已哭起来了。
  当天夜晚,何大嫂根本没有睡好觉,只要有一点响动,她就惊醒过来,赶紧仰头看看,燕燕有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早,何大嫂的丈夫起来准备去上班,可见何大嫂的脸色惨白,丈夫问:“你不舒服吗?”
  何大嫂说:“胸口有些痛......”
  丈夫顾不了上班,陪着何大嫂去了医院。
  燕燕在同学家住了两天,想想自己作得不对了,便走回家来;可家里没有人,邻居告诉她:“你妈妈住院了,你爸爸在医院陪伴她。”
  燕燕立即赶到医院去,见妈妈正闭目躺在病床上输液。妈妈的脸色不好,人也憔悴了许多,燕燕没有想到两天不见,妈妈竟然变成了这样,泪水情不自禁地在眼眶里转动着。
  妈妈在睡梦中恍惚觉得有人在看她,她一睁眼就看见是燕燕站在他床前,她惊喜地叫道:“燕燕!”
  燕燕伏下身去,泪水掉下来,说:“妈妈!我再也不出去了。”
  何大嫂抚摸着女儿说:“燕燕!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再也不打你了!”
  何大嫂的丈夫从外面买东西回来,正好看到母女俩的这一情景,丈夫感到了一些安慰,他不禁感叹道:为了孩子的成长,作父母的真揪心啊!   

晚七点多钟,老天就拉了起了其大无比的黑色帷幕。幽静而神秘的住宅小区,早已闪烁起点点灯火。
   魏晓燕早就坐立不安神不守舍了,她一会儿看看墙上的挂表,跑到大门口探头张望一番;一会儿又跑回家,对着妈妈大发牢骚:“妈,妈,真急死人了,你看马上就八点了,爸爸他怎么还不回来呀。按说,他早就该回来了呀?”
   妈妈劝她说:“别急别急,说不定就快下车了呢。”
   燕燕的爸爸魏建新去了省城济南,是乘早班车走的。说好的,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绝不会耽搁一天去逛千佛山去游大明湖。因为他离不开他班里的朝夕相处的即将毕业的四十多名学生。
   魏建新任教三十多年来,一直是学校的骨干,尤其近十几年来,年复一年地送高中毕业班,工作紧张而繁忙。平时几乎长在学校,难得去趟省城。而这一次却是非去不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的那篇《新形势下德育工作的地位和作用》的论文专著,居然获得了省级科研成果一等奖!不言而喻,这是他多年心血、汗水及勇于探索和实践的结晶。
   接到领奖通知的那天,全家人着实热热闹闹庆祝了一番。上初二的女儿燕燕搂着爸爸的脖子,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很快地做出了若干个美妙的设想。
   “爸,这回领了奖金,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买台笔记本电脑。俺班那么多同学都有。查资料,听时政、学英语没电脑怎么能行?就因为我知识面太窄,两次考试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勉强考个第八名……”
   魏建新看着女儿渴望的目光,不住地点头:“好,买,买。这回爸爸去省城,一定给你买回来电脑,保证明天你就能用上。”
   燕燕幸福地扑到爸爸怀里,美得不行。随之又撒娇地说:“爸,看你年年送毕业班,每天起早贪黑地备课上课,批改作业。还要看书写文章。累得未老先衰,脸上的皱纹又深又密,白发也一天天地增多。这回领了奖,你得买点营养品,好好地营养营养,把失去的青春找回来。”
   爸爸微笑着地看着女儿:“好,这回爸爸听你的,营养品一定要买,买好的。”
   “爸”,燕燕抬手指着妈妈说:“还有,你看,妈妈在棉纺厂下岗后,连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身上这一件,都穿了三年了,早该鸟枪换炮了。今年流行红裙子,这回领了奖,说什么你也得给妈妈买条高档新潮连衣裙,把俺妈武装武装,到大街上潇潇洒洒走一回。别再那么陈旧寒酸、老气横秋的,叫人家笑话——要知道,你这得奖的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俺妈的一半哩!”
   “好,买,买,保证让你们满意,行了吧。”爸爸藏不住满心的喜悦,拉住女儿的手,连连地点头承诺。
   爸爸走了,留给母女俩一个个满意和希冀。
   正专心致志地想着,忽然门口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燕燕猛抬头一看,啊,不知什么时候,爸爸已来到了门口!她一下子跳起来:“爸爸爸爸,你可回来了,你怎么才回来呀?都快把我们想死了!”说着,赶忙接过爸爸的手提包,让爸爸坐下,又忙着给爸爸沏茶倒水。
   然后,燕燕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爸爸的提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向外掏。咦,除了随身携带的几件衣服外,只有一个红底烫金的获奖证书和一个奖杯。她一下子愣住了,急切地问:“爸爸,这是怎么了?笔记本电脑呢?妈妈的红裙子呢?您的营养品呢?……”
  魏建新抬起头,看着女儿写满问号的脸,嘴唇嗫嚅着,无言以对,尴尬万分。
   “我看买来了什么好东西?害得燕燕一天到晚老念叨,刚才出去迎了你十几趟。”
   魏建新摇摇头,沙哑着嗓子说:“没,没买,什么都没买。”
   “好啊爸,你怎么骗人呀?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呀?哼!还,还为人师表呢!咱不是说好的吗?你不是答应好好的吗?!”
   妈妈看她太激动了,忙拉拉她的衣角:“燕,你……”
   “噢——爸,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你遇上小偷,把奖金给偷跑了?”
   魏建新摇摇头。
   “要不就是车上人多,把奖金给挤丢了。再不就是,就是……”
   “他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你说出来不就明白了。省得叫我们牵挂着,钻闷葫芦。”
   魏建新托了托下滑的眼镜,慢慢地说:“都怪我,是我对不住你们。事情是这样的:开完领奖会以后,我去医院看了看我班住院的王小波同学。没想到,病得这么严重。他、他患了障碍性贫血,急需用钱输血治疗。我就把刚领到的5000元……,下次,我买,我一定给你们买,买……”
   妈妈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
   燕燕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用小拳头咚咚捶着爸爸的肩头,“爸,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呀?吓得俺们丢了魂儿似的。我还以为你真遇上歹毒,遭了抢劫了呢,我还真以为你……,看你,也太门缝里瞧人了。你以为我们都没有感情、没有觉悟哪?其实,谁又比谁落后多少呢?爸,这事不光是你,搁在我身上,搁在谁身上,也不能见死不救呀!况且,王小波哥哥是你的学生。”
   魏建新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一把抱住心爱的女儿,想说句什么。只嘴唇动了动,鼻子一酸,泪水立时模糊了眼睛。
  
  发表在《济南教育》《玫瑰文苑》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领 奖(小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