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王 卖 瓜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81)

“哎,不能在这儿卖瓜?国家要进行创卫复验,这是咱县上当下的头等大事。”工商管理员刘成说道。
  “小刘,你知道我年年种瓜卖瓜,都在这几个小区门口卖,你不让叔摆摊卖,那一亩多西瓜就会坏在地里,卖西瓜也是当下的头等大事呀。前天我没卖成,回去送亲戚朋友了。昨天拉到别的村子卖,可到处都是被你们赶走的,去转村子卖西瓜的,卖瓜的比买瓜的多,不好卖呀!大孙子今年考上研究生了,二孙子要上大学了,我多少给孙子添点,也算帮我两个儿子减轻点负担。你就让我摆在这里,所有的垃圾我……”老王拉着小刘的手,一五一十地解释起来。
  “你孙女没上大学吧?拉走!你有你的难处,我也有我的难处,你不走,领导批评的是我。你为了生活,我也为了生活,我老婆和娃娃也靠我这点工资养活呢,快点拉走!”小刘不耐烦地阻止了老王地解释,边说边把电子秤往车厢里一扔,两手拍了拍衣襟上的土,向着老王不停地摇手,像个拨浪鼓似的。
  老王哎了一声:“农民种了瓜,总要有个地方卖呀!”说完跨上三摩走了,留下了一股子青烟。
  刘成取下老王递来的夹在耳朵上的香烟,打火机“啪”地一声冒出了火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朝着老王远去的方向猛地一吐,哼了一声:“对付你们这些老东西,办法就是先礼后兵,一显我刘成有素养,二显我刘成的办事效率。你们可怜?我早起晚归查地摊,他妈的,我的可怜谁见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王在路人的帮助下,把三摩推上了道沿,开进了林子。树林里晨练的人都围了上来。老王先切开一个西瓜,让大家品尝。有人边吃边地点头:“甜,甜,不是那种打了针的,是自然长熟的西瓜。”老王听了,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线了,用衣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子:“我种了半辈子西瓜了,不上化肥,全是有机肥,瓜瓤甜、脆、香,不是吹,连瓜皮都是甜的,可惜今年太旱太热,瓜的个头有点小。”
  “这儿不能卖,你咋都跑到林子里来了?”刘成拉了拉老王的胳膊,凑到他耳边说。
  老王转身一看是小刘,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写满了无奈,不大的眼睛里,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
  刘成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察言观色的本领很高,没等老王这股愤怒爆发出来,他先爆发了:“昨天你们卖西瓜当中有几个把市上先行来检查的领导围住了,反映我们不让你们摆摊,领导商量后决定,在光明市场外面光明路暂设一个瓜果蔬菜零卖点,专门让你们这些散户在那里卖。你们有地方卖了,可我们受批评了,什么工作方式不对头,工作没有倾听群众心声。我们天天在基层,天天倾听群众心声,可谁看见了?这叫天理吗?快点给我拉走,不走今天全部没收!”
  老王听完,拍了拍小刘的肩膀:“小伙子,我还要对你继续审查哟。”
  “你啥意思?”小刘没好气地质问道。
  “你单位王妮妮是我孙女。”老王回头朝小刘冷冷地说了一句。
  “啊?你是她爷爷,我滴神呀,女朋友说的参谋长就是你?”小刘呆呆地望着老王的背影,像一只被泼了冷水的斗鸡。10bet国际官网,   

老王头是黄河沿岸这一带村子里远近闻名的务瓜能手,今年的西瓜比往年长得更好,一个个园溜溜的看着让人眼馋,往年里,老王头不大进城,西瓜好卖,瓜地里就能卖一半,到镇子上也能卖些,实在不行就走村串户,凭老王头的手艺,这瓜还真是不愁卖,今年收成这么好,他想进城闯一闯。
  当落日的余晖染红黄土高原小村的田间地头,老王头在瓜棚前和高中刚毕业的儿子小王头正在号瓜,老王头用勾子称吊一只筐子,称的二号系挂在支好的木架子上,小王往进放一颗西瓜,老王头抹一下称锤,报一个数,小王头用钥匙在西瓜上刻数字,提前称好,省得卖时麻烦。一会儿,小王的身后就放了一堆绿皮大西瓜。
  同村的杨二奶奶左胳膊上挂一只筐,筐里放两只南瓜,一红一黑,拧着屁股走到瓜棚前。“哟,老王头,你这西瓜可入眼了。”自从儿子在城里坐了办公室,杨二奶奶说话的嗓门更高了,老远就能听见,其实她和老王头年龄相仿,都是50挂零,只因辈份高,排行老二,乡亲们都叫杨二奶奶。“杨二奶奶,有事啊?”老实敦厚的老王头,抬起古铜色的脸问。“听说你明天进城卖瓜,把这两个南瓜捎给我儿子狗蛋”,“没麻达”杨二奶奶放下筐子,双手捧出南瓜,放在小王的瓜堆里。站起来一拧一拧地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王头就套上那头大善驴,拉着装有20颗大西瓜的架子车进城了。日头冒花子的时候,老王头和西瓜来到城里的农贸市场门口。老王头放眼望进去,愣了,前两年的市场怎就盖了楼房,这西瓜往哪放呢?老王头瞪起红红的风眼看了又看,只好把车子拉到人行道上,驴拴在挡车的一个小柱子上。老王头心里犯嘀咕,清朝皇帝又复僻了,不让汉人种庄稼了,连市场都占了。老王头从车上取出案板刀子,先杀了一颗,黑籽红瓤,立刻吸引了刚晨练返回的老太太,有人问价,“一斤五毛”老王头理直气壮地回答。老太太们念叨,价格倒合适,只是这么大的西瓜,一顿吃不完,冰箱也放不下,这么热的天,浪费了。
  这时,大善驴放了一个响屁,叭叭叭拉下一堆驴粪。穿黄马褂的清洁工跑过来,“你这老头,堆下这么多,赶快收拾了,不收拾,我就叫穿制服的了。”老王头把脖子一拧,“驴拉屎是老天爷分下的,你们城里给驴修下茅房了?”黄马褂一看不是善茬儿,掏出手机打电话。一会儿,来了两个穿制服的女的,“谁的驴?”喊了一嗓子,老王头接话:“怎了?”“你这老头,占道经营就算了,还叫驴污染环境,先把粪收拾了,再把驴和西瓜拉走。”“往哪儿拉?”“我管球你往那拉,反正这儿不能放”“这不是市场吗?”“里边是市场,这是过道”“那我拉进去”“里面没地方,早划给固定摊贩了。”老王头的崛劲上来了,“你管天管地,还管住我的驴拉屎?你比皇帝还厉害?”两人一商量,叫斗斗车拉西瓜。
  老王头正在得意,突然来了一辆斗斗车,车上下来几个小伙子,不由分说,把老王头的西瓜往车上抱,老王头急了,“你们是土匪,抢人呢?”“走不走?”那个女的问。
  老王头站在车子前正僵持着。突然看见本村的狗蛋骑自行车来到菜市场,老王头扯着嗓子叫“狗蛋叔,快救我,遇上土匪了。”狗蛋骑车到老王头跟前,一看就明白了,赶忙掏出50元给了扫地的,“收拾一下”。又掏出精卡延安烟发了一圈,“这是我们村的,常不进城,不懂规矩,多包涵,高抬贵手。我们就走。”帮老王头套上驴车,抱过西瓜,就往城壕下面走。狗蛋推着自行车前面走,老王头拉着驴跟着,来到一个饭馆前,把驴拴在一根电线杆上,两人走进饭馆。
  上了两个小菜,一箱啤酒。狗蛋给他的上司杨科长打电话。过了一会儿,杨科长腆着大肚子来到饭馆。狗蛋赶忙站起来请杨科长入席。三杯下肚,狗蛋介绍这是我们村的老王头,进城卖西瓜,指了指窗外的那架子车。车上有两颗南瓜,纯天然食品送给您尝尝。杨科长“你小子,精得跟猴一样,我说今天怎请我喝酒。”杨科长掏出手机给单位门房打电话,“过一会儿有人送来一架子车西瓜,按人头每人一颗。”老王头喝不了啤酒,嗲了一大碗“饸劳”送西瓜去了。
  当天晚上,月朗星稀,老王头躺在瓜棚里,怎么也睡不着,索兴披衣下床,在瓜地里走走。电视上天天说市场经济,城里连个场都没有,到哪里去市了。那电视尽是吹牛比。看着圆溜溜大西瓜,计上心头,明天接着西瓜串村子换粮食。毛主席说,农村包围城市吗。老王头一高兴,扯着嗓子吼了两声陕北民歌:老天爷……留下了……守苦人哎,黑天半夜还不得安宁……(完)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老 王 卖 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