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捡海参(微型小说)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25)

海边上,76岁的刘老伯再也坐不住了。
  他慢慢地站了身,朝着不远处始终在玩手机的一个小伙子走过去。
  “小伙子,你说这海参圈里的海参能自己跳到外边来吗?”
  小伙儿摇着头,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手机。
  “这里海参的价格能比商店里的便宜?”
  小伙儿摇着头,眼睛没离开手机。
  刘老伯长叹了一声,“咳,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捧着手机不放呢?这个老韩头啊,把我可骗惨喽!说什么海边上能捡到海参,净他妈的瞎说!”
  玩手机的小伙儿瞟了老人一眼,继续打着游戏。
  刘老伯又是一声长叹,自言自语:“咳,这老婆子病了半年了,那药啊挨样吃也不见好。老韩头说海参是神药,不管病成什么样,一吃就好了。可他又说商店里卖的太贵了,一只都得几十块钱哪……”
  “你没有儿女啊?”小伙儿终于开口了,但是眼睛没有离开手机。
  刘老伯说:“有啊,两个儿子呢。十几年前都去城里打工了,几年前回来把孩子也接去了。”
  “他们不给你钱啊?”
  “给啊,每年春节前都能寄个千八百的,可是,我怎么舍得花呢,他们也不容易呀,都给他们攒着哪!”
  刘老伯望着碧波粼粼的海水,无奈地摇着头,蹒跚地离去……
  小伙儿抬起身,从屁股下面的保温箱里取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包,朝老人喊道:“大爷,你回来!”
  刘老伯走了过去接过包,沉甸甸的不知何物。
  “这是啥?”
  “海参。”
  “哪来的?”
  “捡的。”
  “我怎么捡不到?”
  “你不会捡。”
  “你是……”
  “我也是来捡海参的。”
  刘老伯乐得合不拢嘴地说:“哈哈哈,这个老韩头啊,他没有骗我,没有骗我啊!”
  小伙儿笑了笑,把手机揣进了兜里,换上了水鞋,“大爷,我到那边去看看哦,您快把海参带回家给大妈吃吧!”
  刘老伯连胜说:“谢谢!谢谢!”他望着小伙儿的背影,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故事的开始,我们首先得介绍这么一个人,因为没有他,这个故事也不会发生甚至都不会存在。

他姓韩,具体叫什么,连他自己可能都记不清楚了,大家伙为了方便都叫他老韩头,而他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他是这个村子里岁数最大的一个人,据说当年年轻的时候,还是个大学生,并且参了军,最后他父母害怕他出事,写了封信把他叫了回来,锁在了家中,这才最后不了了之。要不然到现在啊,可能都是个老革命了。

不过,就算是个老革命,活在这片山里,根本也没什么用,国家根本管不到,而且补贴也基本都被村长给贪污了,剩下的也就是三瓜两枣,还不如上山砍柴打猎挣得钱多呐。

村东头老李不就是这样吗,当了一辈子红军,最后身体哪儿哪儿不行,就剩下点国家补贴,最后还让村长给贪了,剩下的钱连买个药都不够。

老韩头从来都想过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或者在这里养老或死去,要不是当年自己父母骗他说病重让他回来看最后一面,现在他可能居住在哪座大城市里了,也可能是个老干部了。

他瞧不起这里的一切,贫穷,寒酸,破破烂烂,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他经常给大家伙讲北京的情况,说那里多么大,多么好,还说那个时候还叫北平,并不叫北京。

就这样,他活完了后半生,最后合眼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给我说了这么一句。

“喜子,你不应该只活在这片山村中,你应该出去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闭上了眼睛,那双布满皱纹的双手还在紧紧握住我。

顿时,屋里一片哭声,他的儿子,女儿全都回来了,屋里聚满了人,好像市场般那么吵,我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女儿儿子都扑了上去,跪在地上痛苦。

我转身走了出去,站在屋外,也痛哭起来。

我小的时候体弱多病,没有人愿意跟我玩,老韩头没事干,经常在村口讲他过去的故事,我每次都去听。

记得有一次,他讲到,“你们谁曾想过到外面去看看啊”

几个孩子都摇摇头,他们从小就被教育只能生活在大山中,外面是可望不可及的,这么多年,只有老韩头是个例外,只有他出去过。

“我小的时候想过,可是妈妈对我说,外面是一片汪洋大海,让我长大了不要出去”

我的声音非常小,尤其是他们都看着我的时候,我的声音跟蚊子叫一般,脸上还有点脸红。

“那是你妈妈骗你的,外面是一片你没见过的世界”老韩头摸着我的头,微信着说道,脸上尽是慈祥。

“那如果真想你说的那么好,我一定要出去看看”我的眼神无比坚定,我的心里出现了一种感觉,可能山背后比这里还要美好,我想要去看看,看看我们不知道的那个世界,有生之年,一定。

从那以后,我经常缠着他,让他给我讲外面的故事,故事几乎大同小异,都是讲他参军时,如何打仗的,要不然就是北京城有什么。

我总是听不够,让他一遍又一遍的讲着,渐渐的他老了,他的故事也终于不听了。

但是,外面,一直是我的向往,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感觉异常浓烈。

老韩头是当天下葬的,我见他的最后一眼,就是他满脸皱纹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我想起了他对我说的话,眼泪又不自主的流了下来。

回去以后,躺在床上,我望着窗外的星星,不知为何,一直原样的星辰竟然又多了一颗星,一闪一闪,好像他在对我微笑。

听妈妈说,人死后会化为天上的星星,奶奶也是那样,在天上看着我们,守护着我们。

第二天早晨,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也是为满足昨晚一夜没睡的回报,我要离开这座山。

“什么”父亲喝着小酒,与母亲闲聊着,听到我的话,竟一口酒卡在了嗓子里,不停的咳嗽着,母亲用力的拍着他的背。

“你小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吗,外面是海”母亲望着我,神色有些慌张。

“可是我想出去”我盯着母亲,眼神非常坚定,可能当时什么也改变不了我的主意。

父母当然没有同意,他们甚至把我锁了起来,每天一到时间,母亲会端进来饭,但我闻着却没有以前的香味。

“他不吃,就让他饿死,权当我没他这个儿子”

父母每次都会大声在外面喊,而母亲也在一旁偷偷流泪。

没事的时候,我经常望着窗外的天空,那颗一闪一闪的星总是在呼唤我,外面的世界隐隐约约好像越来越美了。

我绝食了三天,我从不知道自己能饿这么久,以前我如果一顿不吃,我就犹如山被搬空般饥饿,可是现在只不过浑身没有力气,其他也没有啥了。

父母妥协了,母亲给我装了几件衣服,还装了干粮,一遍哭一遍给我叮嘱,基本就是让我万事小心,村里没有一个人出去过,外面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所以要小心。

临走前,我打算去一趟虎子家,因为从小到大就他跟我玩的好,如果可以,我也想拉上他。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捡海参(微型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