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蠢事了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11)

  寒风刺骨。
  大街十字口,有个白发老人摆个地摊,在售各种袜子。
  娘说,我过去买双。
  以后,娘就每天去买。
  我说,娘,别买了。
  娘问,为啥?
  我说,你天天买,穿得完?再说,家门口超市就有卖的,何必舍近求远!
  娘把我的话,完全当作耳旁风,这不,下雪路滑,她一不小心,摔一跤,骨了折。
  可是,娘总是不听话,拄根拐,一瘸一瘸地又去了。
  真猜不透娘的心事。
  娘回来后,我把她狠狠奚落一顿。
  娘抹着泪说,儿啊,你上大学那阵子,娘也跟那个老人一样,在地上摆个摊子卖袜子,可是,一天卖不了几双,娘那个急火攻心哟!后来,一个老人出现了,她天天来买袜子,听人说,她是个拾荒的,家中还有个患“白血病”的儿子……
  一天。
  娘匆匆忙忙地往外走。
  我问,娘,慌慌张张的,干啥去呀?
  娘说,东头赵奶奶,都七老八十了,身边儿也没半个子女,娘看她挺可怜的,就想送她几双袜子,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         

俺爹俺娘在地头种了些南瓜,他们勤于管理,所以每年都会收获很多南瓜。等秋后拉了南瓜秧子,电三轮能装满好几车,摘回来的南瓜能堆满院子的一角。

这么多的南瓜,人自然是吃不完的;邻居家谁也不缺南瓜,所以也不用送人。好在家里有几只大羊,从秋天到冬天,再多的瓜也能吃完。可是今年俺家只有几只小羊,南瓜在俺爹俺娘的精心侍弄下,收成比往年更好。于是,俺爹就开始发愁,说这么多的南瓜,没等羊吃完可能就放烂了,得想个办法处理。

俺家的地,上的废料都是猪粪羊粪鸡粪,绿色的肥料,绿色的农产品。我说这么好的南瓜,搁到市里,不愁卖,哪天我有时间摆路边去卖了。俺爹一听很高兴,可是,考虑到我从来没卖过东西,也不是做买卖的料,担心我卖不出去。我信誓旦旦地说,这么好的瓜,不愁卖。他这才同意让我试试。

国庆节期间,俺爹用电三轮给我送来两蛇皮袋南瓜,还带着一杆秤。爹拿着秤杆,告诉我右手怎么提秤,左手怎么拨秤砣,又指着秤上的星星告诉我那些星星代表几斤几两。我晃了一眼,心想,这么简单,还用学?所以爹教我的时候,我就嗯嗯着,说我知道,我认得的。爹很相信我,觉得我应该是会认了,也不再多说。临出我家门时,爹嘱咐我,地里收的,不下本,这些瓜能卖就卖,卖不了就送给邻居同事吧。

那天傍晚,我把南瓜摆到市场的一角,随手拿了一本书来。心想,有人买就卖,没人买我就看书吧。

正想看书时,一个老先生过来了,问:你这南瓜多少钱一斤?

我一愣,有点蒙。按说我要卖瓜,该先去调查下市场,问问人家的瓜卖多少钱。可是我之前没有去问,也从来不知道南瓜的价格。

你说多少钱一斤吧,叔叔?我只能问他。

老先生也愣了:那边有五毛的、七毛的、九毛的,你的呢?

那咱们就按五毛,行不?我笑着看向他。

行,行!老先生很高兴。

老先生相中的那个南瓜比较长,但是不小心碰掉了一小段。可他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于是我给他称了大的,那一小段就送给了他。

老先生挺满意,走后一会儿,竟然又叫来好几个老人,连卖带送的,我的瓜几乎是一抢而光。一眨眼功夫,两袋南瓜换成了三十块钱。

初次卖瓜,很有成就感,而且使我信心大增,我家的瓜真不愁卖!

前两天又让俺爹送来一些。

今儿下班后看到那个市场又开始出摊了,准备先找个空地儿占下,一会儿就带瓜过去。没想到一对老夫妻就在我上次摆摊的地方也摆了几个南瓜,问了问他们瓜的价钱,七毛一斤。想想,我还是别来了。我卖瓜是玩,没必要跟人家老人争。

回家后也没什么事,于是把南瓜带到了俺家附近的路边摆了出来。毕竟不是市场,过往的行人很多,但是问价钱的没几个,买瓜的一个也没有。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书上的字也看不清了,于是准备收摊。

就在这时,来了一对老夫妻。老太太问了价钱后,就开始挑瓜。

称要高高的啊!称瓜时她说。

放心吧,阿姨。不放心你来称也可以。我笑着对她说。

我右手提称,左手把栓秤砣的绳慢慢向秤杆外拨。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做蠢事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