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的故事 张仲景小故事

2020-05-07 作者:小说   |   浏览(138)

  凤娟能成为川子镇的名人,过程很简单,这是她在超市门前指着郭孝春的鼻子大声喧嚷的结果。
  居住在山沟里的川子镇人,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子,都知道郭孝春。郭孝春五十岁的身材,仍保持1.75米的身高,他有着瘦直不弯的体形,性情随和。白脸方额,鼻直口方,生得眉清目秀;喜穿一身中山装,因祖辈五代行医川子镇,川子镇里的父老乡亲都是饮用郭家的草药方剂医病疗疾的。对郭家有着传统的尊敬之情。郭孝春是郭家的长子,接受了郭家医道传长不传幼的规矩,得到了郭家中医的真传,可是,他并没有继承祖业。参加了农业学大寨的集体活动。他便成了川子镇唯一不收费的大夫。郭家药架上的药厨只出不进,数年变空。而川子镇的乡亲们,无论大小病症,都习惯了去郭孝春的家里切诊,郭孝春只开药方,并不收费,更被川子镇的父老乡亲尊敬和爱戴;改革开放后,郭孝春的孩子们从经营拖拉机到如今经营汽车,不再有人问津医道。郭孝春仍然为川子镇的人们切珍开方,医病疗疾。
  风娟敢对郭孝春无礼,便成了川子镇妇女婆子们众议论纷纷的事情了。
  风娟大清早到郭孝春家里求诊时,将肿胀的手伸放在桌子上,郭孝春眯着眼睛将手指按在脉部,双眼张开时笑道:“不碍事,三服药痊愈。”
  风娟听罢,心里感到高兴,用一只手摸了郭孝春家里光亮的老方桌,才将浮肿的双脚从桌撑移到地上,踩稳地面上铺的老砖说:“脚也肿了。”
  郭孝春并没有去看,坐在桌前拿过钢笔,在向纸上画了几串字说道:“吃上三付药,就没有事了”。
  风娟笑嘻嘻的接过药方时,满意地走出了郭家的大门,迈着浮肿的双脚,一手拿着药方,一手伸到胸前拉着身上的西服,甩着头上的短发辩,眯睁着双眼向川子镇的街道心药店走了去。
  风娟是川子镇里身材秀美的青年妇女,中等身材,胖瘦匀称虽然面色黝黑,小眼细长,但口鼻相称,看上去并不伤大雅。这两天突然脚手浮肿,心中怕体形有变,急去求诊。中午时分,才进得家门。一连几天,她按郭孝春的说法,煎服了买回的三付草药,结果并未见好转。反而脸部也开始了浮肿,心中十分气恼。丈夫劝道:“没事出去转转,心情就好些。也许病就好得快些。”就听了丈夫的话,在超市里看购些日用品,恰巧碰到了几位相识,指脸说脚,把风娟说的心里又急又气,走出了超市,正遇到郭孝春。风娟的心火便冲了上来。
  “孝春,你开的什么方子?你看我,你看。”她又伸手又指脸:“你说吃三付药就好的,我都吃了五付了。你是不是吃了药店的回扣,变个法子坑人呢?”
  郭孝春活了五十多岁,第一次遭遇无礼,睁大双眼说:“没有,药店请我,我还不去哪!回扣没收。”
  风娟一声冷笑:“没收,那有不爱钱的人?”
  郭孝春想了一下说:“少吵架,你把药渣拿来!”
  风娟高声道:“拿就拿,你当我不敢?”
  风娟风风火火的回到家,翻起沙锅倒出药渣,顺手用一张报纸包了,抱药渣直奔郭家门前叫喊:“孝春,你出来看!”
  川子镇的男男女女闻听,躲在远处观风望景,见郭孝春从家里出来,打开报纸,用手分辨药渣,最后说道:“这药有问题,我处方写的是人参。药渣是桔梗,方中是黄芪,药渣是棉根,方中是归身,药渣是归尾。你是聪明人,治病靠良药,治国靠雄才,药有假病疾不散,才不雄官宦结贪,你怨我什么?”
  风娟并不认帐:“孝春,你睁眼看好了,我就去药店,我要问个明白。”
  “你想干啥?”一声大吼,警得郭孝春和风娟回头观望,风娟的老公公,跑着跨步近前。笑着对郭孝春说:“孝春,你不要生气,娃娃家不懂事理,竟敢上你家们前吼叫,我给你赔礼。”说完,收起药渣,一伸手拉着风娟道:“快走,没有教养。”
  风娟的老公公六十开外,花白的头发,脸上有着白茬茬的须根。婆婆哭着跑上前来道:“好娃娃哩,你把妈都要吓死哩?”
  风娟见两位老人前来,也不好多说,被老公公劝走,在路口对老公公说:“爸,我要到药店去理论。”不等老公公开口,便从公公手中抢了药渣,奔药店而来。
  药店里的姑娘二十多岁,貌俊修长,正在应付顾客,风娟闯进店里,将报纸里的药渣仍到柜台上喊道“你的药有假,我来问你。”这一声大叫,熙熙攘攘的药店全无声息,人们的视线都转到了风娟的身上。
  风娟的婆婆哭着进门道:“好娃哩,有话好好说,看你把人吓的。”说话间用袖口擦了眼中泪花。
  风娟说:“医生说你这人参是假的,黄芪也是假的。”
  药店里的姑娘笑道:“那个医生?”
  风娟说:“孝春。”
  “他能认识药吗?那他怎么不来卖药呢?我是正规专业学校毕业的,我们的药是药检部门审验过的,谁敢说是假的?”店姑娘并不认帐。
  风娟的老公公也爬在柜台前说:“姑娘,这就不对了,孝春是受了祖传的,世世代代行医,他不认得药,我们更不认得了。”
  店姑娘冷笑到:“他算什么东西?他有文凭吗?他有行医证吗?单凭一个土医生的话就来说我的药是假的,没有素质。”
  风娟大声道:“你有本事,你把我病治好!”
  店姑娘道:“我只管卖药,看病找大夫去,本店不欢迎你,请便。”
  风娟的老婆婆和老公公拉着风娟回走,店姑娘指者药渣道:“药渣”。
  风娟回了一句:“你才是药渣。”   

张仲景却呵呵笑着说:别害怕,虫已经被刺死了!说罢病人呻吟两声,醒了过来。

从前,一些郎中们,只把医术传给自己的子孙,一般都不外传。那时南阳有个名医叫沈槐,已经七十多岁了,还没有子女。他整天惆怅后继无人,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慢慢忧虑成病了。

同行的郎中来看他时,他笑着说:看!这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我看几十年病,听就没听说过,嘻嘻!嘻嘻!他一心只想这件事可笑,忧心多虑的事全抛脑后了,不知不觉地病就好了。

回答:是我哥哥挪的。

亲戚来看他时,他笑着说:看!这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谁见过五谷杂粮能医病?笑话!笑话!

府台一听大喜,忙说:贱女区区小痒,何劳先生大驾呀!说着就要设宴款待。

晚上,张仲景回来听了,心里十分气愤,他问儿子:你果是看得真?

后来张仲景回到南阳,两人还相互交往,成了医学上的好朋友。

王神仙当下开了药方。张仲景的弟弟吃了药,又贴了几张膏药,不多久,疮就好了,他随即给哥哥写了封信。张仲景接到书信,十分高兴,立即准备盘费,打点好行装,步行奔襄阳而来。

王神仙说:他既然能挪,一定能治啦!

儿子说:确确实实是怀孕,已经六、七个月啦!

那时候,年轻郎中给女子看病是不能见面的。所以只好从帘帏中牵出一根红线,一头拴在小姐的中指上,一头让张仲景的儿子拉着,放在耳朵边静听。他仔细听了好久,心里不觉好笑:哈哈!就这病竟没人看得出吗?

张仲景在医学上出了名,还虚心地为同行医病,不失时机地向别的郎中学习。

第二天,张仲景吆喝着邻居,带着礼品,来到府衙,正赶上全城绅士和名流在那里议事。张仲景见府台施一礼,说:不肖之子医理不明,口出不逊之言,望大人海函!今天,一来赔礼道歉,二来我要亲自给令爱诊脉医病!

王神仙知道后,又惊又喜,问道:二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张仲景说:我姓张名机字仲景,到这里拜师学医来啦!

张仲景观那女子气色,早已明白了几分。暗用右的小姆指甲剜了一点药,藏在宽大的袖中,然后端坐给小组抚脉。张仲景一抚脉,果然此妇向孕六七个月啦!就对病人说:张开嘴巴,看看舌态!小姐刚张开嘴,他就弹动右手小姆指,把药弹进小姐嘴中,又叫端来开水,小姐喝了。张仲景这才笑呵呵地对府台说:药到病除,送令爱到耳房观察,一会儿说会好的。

原来府台的女儿是怀孕啦!可他并不知道病人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就高声朝着府台说:恭喜大人!小姐没有啥病呀,他是喜脉!你快要当外爷了!

朋友来看他时,他笑着说:看!这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谁一顿能吃五斤面,真滑稽!滑稽!

这天一清早,襄阳同济药堂的大门前,站着一位身背行李、手拿雨伞的年轻后生,他向管家的央求说:我从河南来,生活没有着落,请贵店收留我当伙计吧!

张仲景年轻的时候,在医学上就有了名望。但他仍勤奋好学,四处查访名基,登门求教。

张仲景拍案而起,哈哈大笑,指着府台说:现已真相大白你们口口声礼义廉耻,干的却是男盗女娼呵!府台和夫人听了,气得晕了过去。张仲景为百姓们出了气,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王神仙闻声从药店走出来。他见后生年轻利落,就说:好吧!我这里缺人,就收你当个炮制药材的伙计吧!这个后生,就是张仲景。

府台十分感激,摆上酒宴招待。他刚端起要敬张仲景酒,耳房边传来了小姐的呻吟声,府台有诧异,张仲景说:这是药力到了,你放心,令爱顷刻就会痊愈的!

府台一听气得浑身乱颤,嚎叫道:混帐东西!纯是一派胡言,快把他赶出去!家人一拥而上,把他痛打一顿,赶出了府门。

这年,府台的女儿有病了,一连几个月,遍求名医,也治不好病。这天,府台派家人去请张仲景,来给女儿看病。那阵子,伤寒病正游行,张仲景每天早出晚归,到乡下给老百姓医病,只有儿子在家。他们就把张仲景的儿子请了去。

10bet国际官网,王神仙看二先生确有两手哩,就让他做自己的帮手。王神仙抚脉看病,他抄药单;王神仙遇着疑难病症,抚了脉再叫他摸摸,好叫他明了病在哪里,怎样医治。张仲景把这些医理深深地记在心上,写在本子上,就这样度过了一年。

弟弟惊讶道:哎呀!常听你说,疮怕有名,病怕无名,长个塔背疮,我眼看不见,手摸不着,怎么治呀?

张仲景的弟弟到湖北做了一年生意。第二年在襄阳,一天突然觉得脊背上疼痛,忙照哥哥开的药单取付药吃了。不几日,疮真的从屁股上发了。他求遍襄阳的郎中,这个说是疖子,那个说是毒疮,都不识得,后来,同济药堂有个名医王神仙,他看后笑了笑,说:

张仲景察看了病情,确诊是忧虑成疾,马上开了一个药方,用五谷杂粮面各一年,卵成蛋蛋,外边涂上珠砂,叫病人一顿食用。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张仲景的故事 张仲景小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