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有关 观后无感(三)

2019-10-22 作者:小说   |   浏览(200)

等车那会儿,天下起了大雪。一片片雪花像翩翩起舞的蝴蝶,飘飘洒洒,使周边的山野变得朦朦胧胧,扑朔迷离,只有那两盏信号灯勉强睁着疲倦的眼。
  “唐老师,您冷吗?”一个女学生轻轻地问。
  唐琪心里感到深深的寒意,但他摇摇头说,“不,不冷。”
  “唐老师,您去那个地方,也会下这么大的雪吗?”
  “不,那里很少下雪。”
  一阵风忽地卷进了候车室,一个汉子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娃跌跌撞撞地扑了进来。汉子眉毛和胡子都变成了白色,女娃清秀的面庞冻得通红。
  “冯小娟——”候车室里的同学一下都涌了上去。唐琪也疾步上前,抓住女娃冰凉的手说:“你怎么也来了,这么大的雪!”
  “这孩子,刚在医院拔了针,就催俺赶着驴车过来。”汉子抹抹脸上的雪水,对唐琪说。
  “唐老师。”冯小娟一阵咳嗽后,从兜里捧出一袋五颜六色的幸运星:“这是我在医院折的,三十一颗,送给老师。”
  唐琪感觉心头一热,颤抖着声音说:“谢谢小娟,谢谢同学们!我不是一个好老师,我欠你们的太多了。”
  “不,你是好老师!你每天给我补课,还背辛刚同学上学。”冯小娟鼻翼噏动,开始嘤嘤啜泣。
  “你为咱山沟里的孩子操碎了心,个人问题拖到现在,真是难为你了。”老人也动情地说。
  “唐老师——”许多同学都哭起来。
  唐琪的手不由自主地触向兜里的那封信。他的心颤抖起来。他不敢再看面前这一张张纯朴而惗熟的面孔,便把头转向了窗外。那里雪花仍在漫天飞舞,这些无暇的小精灵遮蔽了丑陋,创造出一个多么圣洁美丽的世界。
  他真想独自到外面的雪地里去走一走。
  他也想哭,为失去的和得到的。
  直到上了车,他依然在回避着那一双双纯净的目光。心里在默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火车驰离了小站,他茫然地挥着手,眼里只有一片晶莹的白雪。一直到小站看不到了,站在他身后关车门的列车服务员才感慨地说:“你人缘真好,他们都在哭!”
  “我是一个老师——”他想说,但没有说。这称呼一如那小站和生活了整整7年的村庄在渐渐远去。他的手情不自禁地又触向了那封信,眼泪便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那是相恋了5年的她写来的最后一封信。信上写道:知道你就要回城了,我很高兴,毕竟这是我和你亲人期盼了多年的梦想。不过感情的结局真是说不清(可能是聚少离多),尽管我们苦恋了1999天,我还是没有勇气等到相聚的这一天,半年前我已经决定跟随另一个男人出国,他同样苦等了我多年。而你的父母希望我撒谎保密——对你和所有人,继续催促和帮助你回城,因为他们也需要你,而你自己也不小了。此刻,遥望大洋彼岸,我衷心祝福你:在生你养你的土地上开始新的生活,找到更适合你的伴侣。

  醒来后离下课只有十五分钟,看似是在自习,老师不在班上。周围很嘈杂,我趁着这个时间走上讲台拿回了我的手机。

  回到家,惯例,和唐琪聊天,扯着班上发生的有的没的的事。

  我按开放在旁边的手机,看到了季宣瑶回复的“嗯”,我没点开,准备继续睡,唐琪却用手肘撞了撞我。

  想了想我并没有删掉那条说说。

  “呃...”这次我不能再用什么空虚寂寞冷糊弄过去了,就在我思考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唐琪的话语打断了我。

  很强的压迫感。

  “嗯。”

  在我匆匆退出季宣瑶的空间时,看到她的留言板上还有魏煜伦不久前留的“我不会撩妹,要不你来撩我一下?”果然,果然。他就没放弃过。

  我并不知道我对现状有什么不满。

  我连忙抓住手机,还瞟了一眼唐琪。等唐琪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时,我知道这个举动太过于刻意了。

  我点开对话框,看着她的头像发呆,一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不是不想回复,是因为我也不知道留言是什么意思。

  关上手机后,我再次正视唐琪。

  要说初中令人记忆深刻的,应该是程冉蕙。毕竟和她交往了那么久,也是离现在比较近的初三。整个初三,几乎身边都是她,第一次牵手,包括初拥初吻什么的都是她,现在回想起来,程冉蕙的模样居然那么模糊。能回忆起来的只有每天不断的吵架,吵架,吵架。

  季宣瑶不可能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顾小杰。”唐琪叫我的名字,和七月初和她吵架的那周五,她喊我时的语调一模一样。

  我退出她的空间,切出去看了一眼列表。就几个哥们还有唐琪和刚刚蹦出来的季宣瑶,扫了一眼置顶的巨轮火花,我又点开了季宣瑶的对话框。

  果然还是来问我了。突然心里像有什么放了下来,这是我所期待的吗?

  “这么快?”我连忙不再晃荡,朝早餐店走去。早安应该只是她忘记发了吧。

  “一年,你让我等一年!?”

  至于为什么发过去了一个“久”字,我也没答案。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反馈。至于我到底期待些什么,期待到了又会怎么回答...那也是后话。

  消息一发出去我就觉得自己好傻逼,这他妈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是真的。谁没事因为认识了很久去留言还留个这么暧昧不清的字。本来还想着季宣瑶会不会追问下去,很快,她回了我一句噢噢就没下文了。

  离下晚自习还有四五十分钟,唐琪都撑着头有些昏昏欲睡,我和她说了一句困就睡一会,就继续趴着睡觉了。

  互相道过晚安后,我关上了手机,躺在床上。想了想,又打开了手机,点开十五中九班的列表,滑到季宣瑶的头像,点开后看了三秒钟,又关上。

  其实都是幌子,我根本不喜欢她,只是还念着交往时期的某些旧情。

  “怎么了呢。”

 

  还是不要揣测这个普通的问候里包含什么思想好了。我回了一句“万圣节快乐啊”,就关掉了手机趴在桌上睡觉。

  “你跟我时,我一无所有。现在,请让我给你所有。”

  这么早去也不太好,我在附近逛了逛,去小卖部买了瓶水,顺便拿了两根棒棒糖。说起来一早上QQ发来提醒,今天才是万圣节,昨天是万圣夜。再送根糖表示表示心意,顺便庆祝十一月的到来吧。

 

  点开屏幕,上面浮现的又是季宣瑶的对话框。

  “顾小杰...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任何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我又矮又挫又傻逼,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我耸耸肩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唐琪眨了眨眼后就收起了手机,站起身往前走,“那走吧。顾小杰,你其实挺不会说谎的。”

  “我是不信的。真正遇见才能发展,那都是强硬凑出来的。”

  “你不准备给我解释一下吗?”

  回过神来时12路车已经到了,新歌《别》也放了一半,我走上车,公交卡发出“滴”的一声。

  八点半,放学,我收好书包,和唐琪一起走出教室。

  “卧槽你会读心吗,太懂我了。”

  看到唐琪给我发这些,突然想起来,她和她的前男友就是别人介绍的。她初中有个比她大一届的男朋友,初一下学期就开始交往了,当时我还初三,那人是个小混混,所以我也略有耳闻。他们似乎在一起了很久,最后因为那男的劈腿就分了,可那男的到毕业还一直追着唐琪不放。

  手机关机后我把它扔到了一边,睁着眼睛,没什么睡意。

  等车的时候我看着对面那栋独栋,季宣瑶的家就在那。说来也是巧,她家就住在我家对面,但也不是太巧,和她也没怎么遇见过。

  “留言是什么意思哇”

  “写作业咯。”

 

  一年后的今天,我早已是唐琪的男朋友,和程冉蕙也好久没有联系。

  差不多到六点半了,奇怪的是唐琪还是没回我消息。不会还没起来吧...那就要迟到了啊。我有些疑惑,问了她一句在哪,很快,那边就回了一句“店里”。

  就像当年我还爱着她的时候,选择点开了苑微的头像。

  “怎么了?”我抬起头,看到的是老师的脸。

 

  我知道这是在逃避现实。

             

 

  在和程冉蕙聊那些的时候,我正不亦乐乎地和唐琪没日没夜地聊着天,也在想半个月后季宣瑶的生日,该送她什么礼物。

  “嗯——行。”

  我无所谓地回看他,这句话似乎激起了他的生气点,那老头把我手机一收,放到了讲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下课再来拿。”

  “你想买些什么?”我没有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而是跳到了这个上面。

  “久”意味着什么?我中午才发了条说说“愿朋友与游戏与你长长久久”。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个“久”意味着什么。

  其实只是因为唐琪习惯早睡。

  期中考试这玩意,我从来就没认真做过。虽然女艺的卷子比起普高的话很简单,在我眼里没什么差别,还是看不懂。

  我笑了笑,车站也很快走到了。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等着车。陪她等到车,目送她上车后,我才又拿出了手机。

  “你在做什么?”唐琪微微蹙眉。

  “嗯,有什么想做的?”

  挺好笑的,分手后两个月,她大半夜来找我说“我们复合吧”,我当时和唐琪也才刚刚聊起来,虽说不想谈恋爱,也不再喜欢程冉蕙。我还是对她回了一句“给我一年的时间。”

  “...嗯。”唐琪轻轻地应了一声,“六点半的晚自习,去那么早干嘛?”

  “认识了很久的意思。”

  我看着屏幕沉默了许久。

  “这种考试不用太在意的吧。下周就歌手大赛了,还不如去得个奖。”

  “那只是小部分。”

  “才不要。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某天中午,上学路上,季宣瑶朝着我笑。

五点半闹钟一响准时起床。我给唐琪发了早安,洗漱过后背上书包下楼等车。这是每天早上的日常。

  总之后来那男的怂了,也再没有下文。现在听到唐琪说“介绍的也有发展的好的”我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我退出界面,从聊天列表里删掉了她,把手机关上丢到一边。

  我没注意到,唐琪一直静静地注视着我,一言不发。

  “说的也是。最近周围的人都想脱单,是双十一快到了吧。”

  是七点五十发的消息,现在已经八点一刻了。

  再确切点,可能就是一时头脑发热。我也知道,很多冲动的事情做出来并不需要什么思考。

  “...”我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唐琪轻轻地打了我一下,小声说了一句:“算了。”

  自从我初二转班之后,就没什么在外人看来是不顺心的。除了季宣瑶,也只有季宣瑶。

  屏幕上跳出来这句刺耳的话。她的性格就是如此。

  “我明白了”的意思?又是明白什么?我又想表达什么?

  高一上学期,我刚和唐琪关系好起来,那男的就听到了这个消息,还说什么要找人来打我,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季宣瑶和魏煜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在网吧在想怎么解决这事,魏煜伦居然带着季宣瑶过来了,还对我说什么她想来的...

  “话说”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你有关 观后无感(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