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十七)

2020-03-24 作者:小说   |   浏览(200)

八年前的那片沙滩
  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油菜花海,还有一对彼此相爱的年轻夫妻和他们未出生的宝宝。男的叫向树理,女的叫蔡旭。
  “人生就是一场不可预知未来的冒险。”树理边念边合上童话书,扭头对着蔡旭的肚子说,“宝宝,记得哦,这是一场充满惊喜的冒险喔。”
  蔡旭摸着隆起的肚子笑着说,“他都还这么小呢。”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他,“想好名字了吗?”
  他望着前面的大海,郑重地说,“就叫步梦,向着梦想的方向一步一步前进。”
  “步梦,向步梦。”她眼露柔光对着肚子喃喃自语,“步梦,喜欢爸爸给你取的名字吗?”她抬头看着他,眼睛露出惊喜,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胎动,原来这就是宝宝和妈妈讲话的方式。
  看着激动的蔡旭,树理既羡慕又带着几分撒娇意味地边说边俯下身,用手轻轻抚摸她的肚子,“步梦,你好。我是爸爸。”倾听孩子的心跳声。
  蔡旭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手轻揉树理的头发,整个人都散发着母性光辉。
  时间就在这样一幅美丽而又温馨的画面中悄悄流逝。渐渐的,树理的脸开始变扭曲。生怕被蔡旭察觉的他连忙放开她,冲向大海,使劲往脸上泼水,好令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疼痛终于消退了一点,抬头只见蔡旭脸上满是疑惑和不安,他笑着告诉她,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
  他带着湿漉漉的刘海坐在她身边,脸上挂着孩子气的笑容和蔡旭一起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天空灰蒙蒙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正在家里给宝宝听音乐的蔡旭突然接到电话,人呆住,听筒从手中滑落……
  几分钟后,蔡旭出现在病房。直至现在,她都无法相信躺着的是树理。她扑上前,使劲摇晃他,“阿树!阿树!”泪水自脸颊滑落。
  许久之后,蔡旭不再哭也不再摇晃,情绪异常平静,握着树理的手,另一只手则帮他把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后开始自言自语……
  
  八年后
  一家超市内,穿红马甲的蔡旭正在整理货架。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按下通话键,“你好。”尔后又对着电话讲,“什么?好,我知道,我马上来。谢谢老师。”挂掉电话向超市经理请过假之后匆匆赶到学校。
  学校老师办公室里,蔡旭一个劲地向老师道歉,旁边站着低头不语的步梦。
  “你啊,回去好好管教一下你儿子吧,他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老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极为不耐烦地说道。
  “谢谢你老师。”蔡旭向老师深深一鞠躬后,拉着步梦离开。
  路上步梦甩掉妈妈的手,说,“我没错。杰克船长说,只要接受他的挑战,就可以赢得礼物。”他边说边把信拿给妈妈看。
  “那你就可以跟同学打架吗?”蔡旭不接儿子递来的信,反问他。
  “反正我没错。”步梦说完向别处看,令他发现了信上说的第一个建筑物——一幢有着圆屋顶的教堂。他跑了进去,蔡旭也因此跟进去。
  
  第一站:教堂
  当她在教堂里寻找步梦的时候,彷如时光倒回。回到许多年以前的那个下午。
  那天下午的阳光很明媚,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蔡旭根据纸条来到这里,但是并没有找到树理。当她看着前方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像时,教堂里突然响起钢琴声。她只见他踩着钢琴的节奏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当他走到她面前时,钢琴声正好停住。
  他看着她,表情极其认真地说,“旭,请答应我,让我和你在一起好吗?”他虔诚地像个信教徒站在神灵面前一样。
  蔡旭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树理不知道,当他告诉自己这个请求的时候,她其实也是一样。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和他都还是高中生,所以就算有美好的感受,也不敢表露。后来,虽然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自己依旧不敢表白,只因自己太过于羞涩。她看着他,点头默认。当他将自己拥抱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啊,找到了!”步梦的声音打断了蔡旭的回忆,把她重新拉回到现实中。她扭头只见步梦从椅子下钻出来,拿着杰克船长留下的纸条异常兴奋地举给妈妈看,“妈妈!妈妈!杰克船长的信!”
  蔡旭忍住悲伤,微笑着接过儿子递给自己的信,念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教堂了,真厉害啊。唔,我们的下一站是菜市场,出发吧。”
  “妈妈,步梦有点肚子饿了,我们去菜市场吧。”步梦一边拉着妈妈一边说道,“我一定可以找到杰克船长的第三封信。”他对自己充满信心。
  “好,我们去菜场买步梦最爱吃的鸡翅膀。”蔡旭边说边把信放进背包里,拉着步梦去菜场。
  
  第二站:菜市场
  每逢下午下班的时候菜场总显出几分拥挤,蔡旭让步梦抓住自己的衣角,生怕他会走丢。有时候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当蔡旭付完钱后,转身却不见了步梦的踪影。步梦不见了!她在菜场里到处寻找,始终不见步梦。步梦,你去哪了?妈妈不能没有你啊,步梦!
  有个胖乎乎的大妈轻轻拍了拍手足无措的蔡旭。蔡旭扭头看向身后的大妈,满眼的疑惑,您是找我吗?大妈把找她的钱交到她手心里,说,以后可不要这么不小心了哦。说完转身离开。
  蔡旭就因为大妈的一句话令她重回到以前和树理在一起的日子。这个时候的蔡旭和树理已经结婚。他们每天下班后就会手牵手到家附近的菜场买菜,只是迷糊的蔡旭总是会忘记拿找回的钱,每次都是树理把钱放在她手心里,不忘提醒她。然而到了下次,蔡旭还是会忘记。
  有时爱捉弄人的树理也会吓到蔡旭。当蔡旭买好东西后,却发现树理不见了。在她眼睛所到之处找不到树理的影子,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就会像刚才的那个大妈一样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像个孩子一样举着刚买的棉花糖给她看,“我刚才去买你爱吃的棉花糖。”他见她眼睛里蓄满泪水,“对不起哦,我下次不会了。”
  就在蔡旭沉浸在回忆中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阿树!”她以为又是树理在恶作剧,边说边转身,然,看见的不是阿树,而是一个陌生的老人。她脸上写满问号的同时看见步梦躲在老人后面,连忙把儿子拉到自己身边,还未及她责备儿子,那老人开口说话,“你就是蔡旭吧。”
  “是,我是。”蔡旭有些疑惑地看着老人,心想,我认识这位老伯吗?她在自己脑海中搜寻许久仍未能找到可以解释的答案。
  “你的丈夫好吗?”老人看向这个长相酷似当年那个不知名年轻人的小男孩,“我记得当年他为了能向你表白,在我这里可是磨了一个上午呢。”老人开始回忆起在教堂遇见树理的情形来。
  “他很好。”蔡旭边说边拉起步梦匆匆离开。
  老人看着蔡旭和步梦的背影,记忆似乎回到了那个下午。那天的下午大概也是这样的天气,他已经记不清。他只记得有个曾经请求教堂的乐师帮忙弹奏钢琴曲的年轻人来找自己,他的态度很诚恳,他希望八年后可以把这一封信放在教堂里,会有一个叫步梦的小男孩来寻找。今天真巧啊,能在这里遇见年轻人的妻子,“不知道蔡旭和步梦有没有找到信。”他喃喃自语,然后把自己隐没在菜场的人群里……
  
  第三站:高中的学校
  蔡旭和步梦一起回家,在楼下的信箱里他们又拿到了第三封信,这是一封没有寄件地址的信。蔡旭拆开看,对步梦说,“步梦,这封信是给你的。”
  “给我的?”步梦困惑地指了下自己,然后马上又特别兴奋滴地说,“一定是杰克船长寄来的。”他抓着妈妈的手,踮起脚尖,想要看妈妈手里的信。
  “不急,我们回家慢慢看,好吗?”
  “好。”
  母子俩边走边聊来到位于二楼的家。蔡旭一打开门,步梦就迫不及待地大声念了起来,“步梦,你真棒!现在的你必须要找到一所有着尖尖屋角的房子哦,在那里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步梦呢。”他念完后跑到厨房问蔡旭,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妈妈,我们明天就去找有尖尖屋角的房子,好吗?”
  蔡旭放下菜刀,突然想起,尖尖屋角的房子不就是自己和树理的高中学校吗?怎么杰克船长会知道呢?
  “妈妈,好不好吗?”步梦撒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她转身,蹲下,捏了下步梦的小脸,“好,明天我们就去找尖尖屋角的房子。”
  “哦,太好了!我们明天就要开始我们的冒险啦!”步梦兴奋地跑回客厅,在沙发上打滚。看着步梦高兴的样子,蔡旭的脸上现出微笑来。有多久,自己没像现在这样期待过明天了。以前有树理在的时候,每天她都处于期待中,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树理又会给自己带来惊喜。后来树理不在了,沉重的生活压力压得自己不想再去期待。现在,杰克船长的信又令自己重新找回曾经的自己。
  终于步梦带着妈妈找到了尖尖屋角的房子——某某高级中学。望着紧闭的铁门,蔡旭心绪难平。就是在这所高中里,蔡旭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向树理。
  蔡旭至今还记得,下午的阳光很热烈,她却因为跑步不慎扭到脚,只能干坐在一边看同学们推铅球、跳高、跳远、跑步和打球。她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羡慕”两个字,就在这时,一个男孩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抬头,是刚从别的学校转过来的向树理,印象中的他是个不怎么爱讲话的男孩,自己和他之间从未有过多少的交谈。他坐在她旁边,仍然不说一句,她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也就只好两眼看着前面……
  不知过了多久,有同学过来叫他一起踢球。他应了声,然后起身向前。她扭头看了下他的衣服,终于开口,“喂,你的衣服。”
  “帮我保管下。”树理扭头抛出这么一句话后就加入到阵营中。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蔡旭就真的傻傻的等到他踢球结束。他似乎已经忘记要蔡旭帮忙保管衣服这件事,所以当蔡旭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的时候,他有点意外。
  “你的衣服。”
  “我的衣服?”
  “你叫我帮你保管的。”
  “哦,谢谢。”他接过她手里的衣服,转身往男生宿舍走去,而她则一瘸一拐地往女生宿舍走去。
  他没走几步,扭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出声叫住她,“喂。”
  “你是叫我?”她指着自己,有点疑惑问道。
  他快步上前,来到她面前,“你能走吗?”边问边看向她的脚。
10bet国际官网,  她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回答,“没关系的,我自己能走。”
  “我看还是我背你回去吧。”
  “这样不好吧。”
  “没事的,就当是谢谢你帮我保管衣服的礼物吧。”他转身蹲下,见她许久未上,扭头看向她,“上来吧,现在都已经是晚自习时间了,所以大家都不会看见的。”
  “都已经是晚自习时间了?”她有点懊恼地说,“这下怎么办呢,宿舍肯定进不去了。”
  “进不去就不要进去,而且班上肯定已经点过名了,所以现在去也没用了。”
  “那怎么办?”她开始后悔不该帮助别人的,现在连晚自习也错过了。
  他笑了下,说,“你没逃过课吧。”
  “逃课?”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好几度。笑话,在她的字典里可从来都未出现“逃课”这两个字。
  “原来你一直都是个乖学生。”他笑了下,又看看她的脚,问,“你这样站着说话,不觉得脚疼吗?”
  他不说倒也没觉着,可他这么一说,她还真觉得有点疼。他看了看她,摇了下头,说,“既然你不想让我背你,那我扶你过去吧。”他看着不远处的地方说道。
  “那……谢谢你了。”她有点迟疑的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由着他扶自己来到实验楼外面的花坛前坐下。他则在她旁边坐下,然后把她扭到的脚抬到自己腿上,然后揉捏起来。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举动,想要收回脚,却又被他紧紧禁锢在一双手里。
  过了很久他才把她的腿放下,说,“因为没药酒可以擦,只能帮你稍微揉一下。”
  “你怎么会这个?”她很庆幸现在是晚上,不然一定会被他发现已经红如同熟透的苹果一样的脸。趁着夜色,她悄悄拍了下发烫的脸。
  “我爷爷曾是跌打医生,跟他学过一点。”忆及爷爷,他的脸上现出微笑来。那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你怎么想到要帮我呢?”在她的印象中,班里的男生只要听到班花娇滴滴的声音,他们都会蜂拥而至的去帮助她。她见他没回答这个问题,窘迫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时间在月亮的游走中一点点往前行走着,铃声也在这样的情境中不期然的响起,打破了包围住他们的沉默,他还是像刚才一样把她扶到宿舍门口,刚好遇见同寝室的室友,尔后请她们扶她到楼上。他看她被室友们搀扶着离开,才放心地走向自己的宿舍……
  “咦,你不是蔡旭吗?”一个男子的声音打破了蔡旭的回忆,她扭头看向对面与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子,“你是?”她在脑海中迅速搜索与此人有关的记忆,只是她的记忆力向来不是很好,这辈子只记住向树理这么一个人。
  “我啊,我……”男子极力提醒她,“和向树理一起踢球的大海啊。”
  “啊,是你啊。”蔡旭终于想起此人是谁,她脸上显出兴奋之色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这里的老师啊。”
  “啊,你都已经当老师了。”
  “嗯。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是来找杰克船长的信。”步梦抢先替妈妈向叔叔解释道。   

周六早上六点,简瓴脑袋上方传来了一阵闹铃的声音。简瓴伸出手,按下了闹铃,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起身穿衣。

先是拉开了卧室的窗帘,在窗前站了一会儿,一心想到今天的饭局,心情莫名地愉悦起来,脸上不知不觉扬起了笑容。

由于是冬日的早上六点,天亮的晚,人们大多都还在睡梦中,整座城市尚未开启忙碌模式,此时从窗外看出去,小区里的植被都还披着白色的外衣,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有了一种朦胧的美。小径上依稀走过几个早起的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在向前走着。

看了一会儿,简瓴转身走向了客厅阳台,阳台上摆放着一台崭新的跑步机。当初搬进这套房子的时候,司南很贴心的为他置办了一个跑步机,让他在家里也能得到锻炼。但不幸的是,简瓴不喜欢用跑步机锻炼,他更偏向于在室外运动。可如今下了雪,在户外运动不方便,只好勉为其难在跑步机上锻炼了。

早上七点半,简瓴锻炼完,又进入浴室洗漱完毕,用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走向了厨房,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水才一入口,简瓴就被水的冰凉刺激地抖了一下,水顺着食管向胃里滑去,所经之处,他都能明确感受到,感觉自己整个腹部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瞬间真个人清醒了一大截。

“咚咚咚~”

大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简瓴闻声走了过去。

“老太婆,快开门,来帮帮我,东西太多,我拿不动了!”

就在简瓴走过去的途中,又听到门外有个老先生的声音传来。他开门一看,正是对门那家的男主人,简瓴搬家那天,老两口还来参观过。

老先生也听到了声音,转身看向简瓴,笑呵呵的对简瓴说,“哎哟~不好意思啊!这大清早的吵到你了!我今早出门忘记带钥匙了,这不只好敲门了。”

简瓴也对他笑了笑,“没事儿,我起得早,您没吵到我。”

说完,他扭头看见在电梯口处,地上七七八八地放着好几袋子菜,看样子是这位老先生早上血拼的成果了。

老先生顺着简瓴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地上的东西,赶忙说,“嗨~今早我去菜场逛了逛,这不马上又要降温了嘛,我寻思着就多买点儿菜屯起来。这越看越想买,不知不觉就买了这么多。我家老太婆昨个儿闪到了腰,就没跟我一起去,我一个人实在提不动了,好不容易菜搬到电梯口来,想着一会儿开了门再一点点儿往里搬。”

正说着,对门的门开了,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你个老糊涂,出门老忘带钥匙,我要是不在家谁给你开门?”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似是故人来(十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