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10bet国际官网】

2020-03-24 作者:小说   |   浏览(71)

(一)
  昨天又发生了一起保险柜被撬盗案件,作案人手法熟练,而且现场几乎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早晨的案情信息发布会上,陈丰的头都大了。近几年来辖区内已发生十余起同类案件了,不仅一个没破,还连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收集到,单位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到是反映了不少。一时间,议论纷纷,后来竟有人传言为“江洋大盗”作案。
  所以每遇严打,此系列案件必定被挂牌为头号督办案件。两年来,陈丰与队友们费尽了心思,可就是无从下手,找不出一丝掀开坛盖的缝隙。上级部门也派出专家帮助分析,但最后也提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不了了之。于是大家急躁着,一边埋头工作,一边还要忍受层层领导在大会小会上的提溜,为此刑警们都憋着一口恶气。
  快下班没下班的当口,倪飞又不早不晚地拐了进来,一边与其他人打着招呼,一边走到陈丰面前:“怎么,老同学,又遇到疑难案子了,愁眉苦脸的?”
  “还不是那该死的保险柜被盗案,又发生了一起。”说着,陈丰一抬头,“你小子怎么又来了,前阵子不是刚给你送去不少烟盒么,这些天都快烦死了,哪有空给你收集那些破烟纸盒子。”
  “怎么,没烟盒子我就不能来了?”倪飞一边说一边很不客气地坐在陈丰的对面,掏出烟发给大家。“这样吧,今晚我请客,请你们到大排档,给兄弟们减减压。”
  “又是大排档,看在我为你收集烟盒的份上,你就不能破费点,请去好一点的地方?”陈丰不无讽刺地斜了倪飞一眼,又道,“怎么,股票又赚了?”
  倪飞嘿嘿一笑,“噢,对,赚了一点。不行就不去大排档了,就去大排档旁边的那家饭店。”
  “看你那点出息,就离不开大排档了。”陈丰嘴里说着,手上仍没有停止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你算说对了,这过日子就得精打细算,就是喝稀饭也得喝匀溜点,你说是吧。”倪飞一边说着,一边就凑到陈丰的近前,伸手在陈丰办公桌内翻找。
  “都跟你说了没有,你怎么就不信呢。”陈丰有些赌气地将抽屉一个个地拉开,“看,有吗?”
  “没有就算了,没有就算了。”倪飞一边说,一边还不死心地东瞄西瞟。
  当晚,在倪飞的死拉硬拽下,陈丰和几个队友还是随倪飞去了大排档。几杯啤酒下肚,你别说满腹的怨气还真消了不少。
  
  (二)
  说起倪飞这人,陈丰用“难以理解”四个字来形容。
  上高一时,倪飞在班里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可进入高二后,不知为什么一天不如一天了,直至后来连个大学也没考上。落榜后,在父亲的帮助下,倪飞在煤矿上找了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可这小子整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企业改制时就下了岗。之后,倪飞就一直在社会上闯荡。现在具体干什么就连陈丰也不知道。陈丰曾不止一次地劝过倪飞,找个正经工作,取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可他总是一脸玩世不恭地说:“没事时炒炒股,然后收集点烟标,不是很惬意。”
  陈丰当年考上公安大后就与倪飞失去了联系,毕业后,陈丰回到家乡,分配至分局刑警队。一天,陈丰正在埋头手里的工作,倪飞便找上了门。老同学见面分外亲热,当晚两人便喝的酩酊大醉。后来,倪飞来的多了,和其他刑警也熟悉了起来,当听说倪飞有收集烟标的爱好时,刑警们就将出差从天南地北带回来的烟抽完后的烟盒都扔给陈丰,由陈丰积攒着,或直接由倪飞来取,或有时陈丰给倪飞送去。
  倪飞来时,有时候也会带来社会上的一些消息,有的对刑警还很有用,并以此破过案、抓过逃犯。所以刑警们也没把倪飞当作外人,有时还觉得他就是半个警察。对倪飞喜欢的烟盒也尽量帮助收集。有时出差时甚至还会从地上捡。
  陈丰是参观了倪飞收集的烟标后才知道,倪飞对收集烟标有多上心、有多痴迷的。
  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是倪父早年为儿子购买的婚房,目前仅倪飞一人居住。屋内被倪飞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柜子,柜子里无疑全被烟标挤满了。烟标分类很细,从形状上看,有软标、硬标、3D标等;从年代上看,有早期标、文革标、三无标、含焦标,近期标等;从支数上看,有50支、20支、16支、10支、5支等,最有意思的还有2支装和1支装的,据说这是专门供品吸用的特供烟,不在市场上销售;从体裁上倪飞又将烟标分为地理标(包括山川河流、风景名胜、地名域名等)、人物标、动物标、植物标、建筑标、科技节庆标、国外标等;在系列上又有成套标、成对标、同图异名标等等。每一类都造有目录,按一定的规律顺序编插在展示夹内。
  从来都对烟盒不屑一顾的陈丰,在看完倪飞的收藏后,也不禁为倪飞的用心之细、用情之专而赞叹了。
  “你小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这么多烟标的?”陈丰一边翻看着藏品一边说。
  “大概是在高中时候吧。”倪飞答到。
  除了烟标外,倪飞还收集了不少形态各异的打火机。在其中一个柜子里,陈丰还发现了一些锁具。
  “怎么,你对锁具还有研究?”陈丰调侃道。
  “噢,没研究,没研究,只是觉着好玩,顺便就收集来了。”倪飞赶紧解释。
  当看到倪飞床头边放着一个保险柜时,陈丰很是惊奇。“倪飞,你有什么贵重物品,还需要一个保险柜?”
  “那里面放着一些珍贵的烟标,这些烟标可是我花了不少钱才弄来的,现在怎么说也值一套房子了。我怕被人偷了,就买了一个保险柜存放。”说着倪飞熟练地转动着保险柜的密钥,打开柜子,小心地取出里边的烟标。
  陈丰又调笑道:“你就不怕被撬了?我们区可是发生了不少保险柜被撬盗案件。”
  “不会的,不会的,谁能看上我这狗窝。”倪飞接口说。
  陈丰一想也是,傻子才会来偷这些破纸,何况值不值钱还难说,即便是值钱,可谁要啊?
  就在陈丰临出门前,倪飞又拿出一些烟盒,排了一溜说,这是新出的“南京”烟,图案为“金陵十二钗”,12盒一套,目前我已收集了11个,还差一个叫“李纨课子”,你别忘了出差时给我带一个回来。
  “你说叫李纨什么?”陈丰没听清。
  “‘李纨课子’,这样吧,如果你记不住的话,就记着在这种烟盒中图案是唯一一个上面有两个人物的那个。”倪飞很认真地向陈丰交待了一遍。
  
  (三)
  昨晚虽说啤酒喝的不多,但一觉醒来陈丰还是感觉有些头疼,也许是心情不畅的缘故吧。
  早晨一进办公室,陈丰好像想起了什么,喊来一名技术人员说:“走,我们再到保险柜被盗现场,重新勘查。”
  现场还被封着,技术员进入后便按程序开始工作,这当口陈丰踱入旁边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人员见陈丰进来赶紧让座让烟。陈丰将递来的烟支凑到眼前看了看,“南京烟,新出的?”
  “这是刘主任出差带回来的,给了一包让尝尝鲜。听说叫‘金陵十二钗’。”
  “那烟盒能让我看看吗?”
  于是办公室人员便递过一个扁扁的、金黄的上面带有两个人物的烟盒。
  陈丰心里一喜。“你这烟盒能给我吗?”说着陈丰将盒内还有的两支烟取出扔回给了办公室人员。
  “可以,正好里面也没烟了。”办公室人员嘴里说着心里还纳闷,这刑警怎么会对烟盒感兴趣?
  技术人员再度细致地勘查完现场后,还是一无所获。陈丰让人将被盗的屋主刘主任找来。于是便坐下来闲聊。技术人员则由于还有现场要出,便先走了。
  “刘主任,听说你出差回来带有新出的南京烟,不知味道怎么样啊?”陈丰边下座边说。
  “对,带了一条,主要是没见过尝尝鲜。其实味道也不怎么样,20多元一包,还不如本地同档次的烟,也许是抽惯了本地烟的原因吧。”刘主任边说边拿出那烟,抽出一支递给陈丰,为陈丰点燃。
  “烟都抽完了吗?”
  “一条子,散给左右办公室的同事8包,我自己留了2包。噢,对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本来大前天,就是我办公室被盗的前一天,我刚拆的一包烟,没抽几颗,晚上临走时我记得就扔在茶几下的隔板上了,可后来没有了,开始怀疑带回家了,在家里找也没有,这不现在拆的就是另一包。”刘主任说着,摊着手将烟连盒递给陈丰。
  陈丰心里一动,边看烟盒边问:“你是否将烟带到别的什么地方了?”
  “不会的,就两包烟,而且还不是什么好烟,是放在办公室里的。”刘主任回答。
  “确定那包烟就是在办公室没的?”陈丰追问。
  “现在想想,我敢肯定就是在办公室没的,连家都没带回去过,因为最近我的肺不太好,老婆一直在劝我戒烟。”这次刘主任很肯定地说。
  “能让你的同事将这些烟的烟盒都收集来吗?”
  “你这是……?”
  “别问了,我有用。”
  虽然有些疑惑,可在陈丰那坚定的目光下,刘主任还是走了出去。
  不一会,刘主任便带着几个烟盒回来了,边进入房间边说:“还真不容易,有的已抽完扔在垃圾筒里了,要是再晚一步就真得什么也找不到了。”
  排在桌子上一数,加上刘主任的那包和陈丰先前收集的那个盒子共九包,一条烟正好缺了一包。
  “刘主任,你这包,烟支还你,盒子我带走。”陈丰边说边将烟支倒在了刘主任的桌子上。
  “陈警官,这些烟盒对案件有用?”刘主任非常怀疑地看着陈丰。
  “也许吧,不过我有收集烟盒的爱好。可千万别对别人说啊!”陈丰笑笑,收起烟盒出了门。
  目送陈丰走出了很远,刘主任才从呆立中缓过神来,嘴里咕哝着:“奇怪,真是个奇怪的警察。”
  
  (四)
  陈丰从现场回来后,就一直眉头紧锁,闷闷不乐的。然后就去了队长室。一直叨咕的很晚才出来。
  之后,队长便布置陈丰等人对一处房屋进行了秘密监控。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
  一个漆黑的夜晚,房内有人出来,刑警们随即跟踪。黑影窜至某公司的财会室,见四下无人,便熟练地撬开财会室的门。手电光下只见财会室的一角有个保险柜,黑影将电筒含在嘴里,从随身的背包内取出一串钥匙和一把特制的工具,跪在保险柜前,转动了几下保险柜的密钥,然后将钥匙插入锁孔,特制工具插入保险柜柜门缝隙,不知是怎么捣鼓的,不到5分钟,保险柜居然开了。
  就在黑影伸手去拿保险柜内的东西时,室内电灯齐明,黑影当即便暴露在如同白昼一般的灯光下,束手就擒。
  揭下黑影面罩的那一刻,陈丰痛心疾首……
  
  (五)
  陈丰是在倪飞被批准逮捕后转关押场所的那天来看倪飞的。
  昔日的好友,今天铁窗相隔,陈丰的心里五味杂陈……
  看着眼前的倪飞,陈丰怎么也不能把他与传说的“江洋大盗”相等同。
  掏出一支烟点燃递给了倪飞,陈丰说:“今天我不是来提审的,作为同学、兄弟,我只想问你一句,这是为什么?”
  斜眼看了陈丰一眼,倪飞大口大口地吸着烟。“要说这事的根源还是因你而起。”
  “你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吗,开始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可自从高二分班后你进入了我们班,我就再也没有超过你。我的自尊心极强,看着原先整天围着我转的几个女同学都蝴蝶般地飞向了你,我心里极不舒服,于是就暗地里从社会上找人打了你。噢,就是你在益民胡同被打而一直没查出头绪的那次。”
  “你说那事是你干的?”陈丰非常吃惊。
  “对,是我。这就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哪成想,这事后我就被那几个痞子给缠上了。那阵子他们天天来找我,我不去,他们就以打人的事威胁我。没办法,我只得和他们混在一起,学会了抽烟喝酒,当然也就没心思再念书了。可我又实在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万般无聊中,我发现我们抽的烟烟盒子很好看,于是就对收集烟盒子发生了兴趣。”
  “以一种麻醉来换取另一种解脱?”
  “你说的很对,是为了解脱。可随着烟盒收集的越来越多,我开始迷恋起来,看着自己收集来的越来越多的烟盒子,我竟有了成就感。”
  “但那也不至于走上犯罪的道路吧?”
  “你不知道,自从我在学习上,还有后来高考受挫后,我一直都想证明自己,所以当我喜欢上收集烟标后,就想,别的方面不行了,那就在这上面弄出点名堂来。”
  “所以你就越陷越深,又走入了另一个误区。”
  “不能叫误区,如果我有充足的资金情况下,这应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那你有资金吗?”
  “没有。因为不断增加藏品需要钱,所以我一直想着能干大事、发大财,于是矿上的工作就吊儿郎当。下岗后从家里要了点钱炒股,可股票风云变换,哪是我们这些人能玩的,全赔了。又禁不起收集烟标的诱惑,所以就开始偷,先是家里人的,后来是邻居家的。直到有一次到一家单位去办事,发现他们在保险柜内放了大量的现金,回来后我就借钱买了一只保险柜。就是你在我家看到的那只。”
  “于是你就开始钻研怎么撬开保险柜了?”
  “是的,没错。我在这方面还很有灵性,通过摸索我总结了一套特有的撬锁法,而且屡试不爽。”说到此处,倪飞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神采在飞扬。
  陈丰则心里一紧,“那你获得的钱财呢?”
10bet国际官网,  “除了供自己吃喝外,其余的都买了烟标。”
  “就为了烟标,你就……”
  “是阿,我陷的太深了,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什么叫‘鬼迷心窍’。人啊,一旦对什么东西痴迷太过就会心智错乱。当初是因为嫉妒,如今又因为烟标,唉,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吗?”
  “怎么发现的?每次我都很小心,现场基本上都……”
  陈丰打断了倪飞。“你那套南京的‘金陵十二钗’烟盒是不是集齐了?一条子十盒,其余的9盒我也帮你收集来了。”说着陈丰拿出了9个烟盒,排了一溜,全是“李纨课子”。
  “我明白了。这该死的烟盒子!当时我怎么就……”一阵沉默之后,倪飞说:“陈丰我又一次输给了你,不过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
  “倪飞,在监所里好好改造吧,争取减刑,我等着你回来,我们还是同学,好兄弟。你放心,你的父母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噢,对了还有你的那些烟标。”陈丰的态度极其认真、极其诚恳。
  倪飞泪流满面,抽泣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六)
  后来,陈丰曾找过一位收藏专家对倪飞收集的烟标进行了鉴定,专家说,这些烟标只是老些,值得收藏,但值不了几个钱。陈丰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虽说不再见倪飞的身影,但陈丰却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将自己,还有大家抽完的烟盒子收集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就送到倪飞的住处去。

姹紫嫣红的花卉、风光秀丽的名胜古迹、气势磅礴的亭台楼阁……这些大千世界中的景色都可以在巴掌大小的烟标上找到。所谓烟标,最简单的理解就是烟盒,与火花、邮票并称为世界三大收藏品。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烟标收藏相对比较陌生。随手扔掉的香烟盒,某些人是如痴如醉,与抽不抽烟没有任何关系。

杭州烟标收藏圈内一位“大佬”告诉记者,以前随处丢在垃圾堆内的烟标,如今价格已经斐然,尤其是近五年里,个别烟标的价格涨得连他都有点看不懂了。

烟标收集的草根渠道

洪林,浙江省收藏协会烟标委员会负责人,圈内最牛的一位收藏者。

初见这位大腕,发现“烟标叔”其实蛮和蔼的,与记者交流时,他花了不少时间帮忙普及烟标知识。

走进洪林的办公室,发现橱柜里摆满一本本装满烟标的票夹,一个个香烟硬壳,还有雪茄烟的烟管,民国时期装烟丝的铁壳等。据他介绍,从近代最早的烟标起,到现今大大小小烟厂出过的烟标,大多数能在他这儿找到出处,共有13万种各式烟标系列,超过了100万枚。“从目前来说,全中国收藏烟标最多的就是我了。”洪林笑着说。

对于有钱人来说,烟标收藏属于低档藏品,一来是因为其价格一直处于各收藏类目中的底层,二来是收集来源比较传统且被人“瞧不起”。

“最早只要靠捡,那时候烟盒没人要的,我自己又不抽烟。”洪林说,靠着从垃圾堆内一个个烟盒的捡取,完成了他最初的收藏“原始积累”。“尤其是火车站两边,烟盒是最多的,当然现在早没了。”

“跟人家要,也是经常性的,比如说同事朋友。我比较特别,是因为我跟国内很多的香烟厂写过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讨烟标。给我回信的香烟厂不少,都寄回了一些品相完美的烟标,当然没回信的更多。”

“换,也是一种渠道,那时候流行写信交朋友,我和全国各地的标友(烟标收藏者之间的昵称)互相交换各地的烟标。”

洪林说,抽、要、讨、换、购、送、捡,这是烟标收集的主要渠道。

烟标圈也流行拍卖

虽然说收集方式比较草根,但烟标的价值在近几年内却越来越凸显起来。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痴迷【10bet国际官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