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姐(一)10bet国际官网

2020-03-24 作者:小说   |   浏览(188)

我撂下电话,愣在了那里。
  哥在电话里说母亲得了暴病,始终咽不下最后一口气。他问了母亲,原来是母亲想想见从未谋面的幺儿媳妇。哥催我赶快带着妻子回去,不然怕见不着了。
  不知是怎么回事,前一天,妻子特地跟单位请了假,说是娘家有事,得耽搁好几天。妻子的事我不敢过问,我的事她是过问到底。
  幸好妻子不在家,我用不着为自己回老家编排些理由。现在,我只消写个纸条,说有事回老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对母亲的承诺。只是这承诺和我,都变得比故乡任何一缕炊烟还轻。我在心里一个劲地跟母亲说对不起,请求她原谅我的不孝。因为我这么做,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啊!
  其实,我在心里一直都惦记着母亲的,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母亲为了我落下了一身残疾的事。
  那次,小伙伴拿了颗“羊奶奶”给我,我舍不得吃,便拿回去给妈妈吃。
  “羊奶奶”是所有野果子中最好吃的。它有羊的奶头般大小,艳艳的,亮亮的,珍珠玛瑙般,味道特别甘甜,似乎能把苦涩的日子染甜。
  不过“羊奶奶”生长在悬崖峭壁上,去摘得冒很大的危险。大人都不准去摘。否则那黄荆条子就会吃过够。然而总有一两个胆儿大又不怕挨打的角色。
  我把妈妈拉在矮板凳上坐下,然后笑眯眯的把那颗“羊奶奶”拿出来,放在妈妈宽大粗糙的手里。妈妈愁苦的脸上浮出了笑意,问我:“是啥子稀奇宝贝?”说着,就拿到眼前来看。
  妈妈的视力很不好,大白天看太阳底下,就跟看月亮坝坝里一样。
  我高兴地说:“‘羊奶奶’,好甜好甜的哦,您吃吧!”
  妈妈一下子把手里的那颗“羊奶奶”给扔了,好像她的手被“羊奶奶”狠狠地刺了一下,比最毒的牛角蜂还凶。妈妈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她跑到灶门前,抽出一根拇指粗的黄荆条子,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把我抓起来,摁倒在她刚才坐的矮板凳上,黄荆条子雨点般地落在我屁股上。我又惊又吓又痛,哇哇地大哭着。
  打了一会后,母亲问我:“你今后还去不去摘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便抽抽噎噎申辩道:“我……我……我没去摘!”
  “你还不老实!你没去摘,这‘羊奶奶’会自己跑到你手里来。咹?”母亲厉声问道。
  “这是……是大娃儿……拿给我的。我……我舍不得吃,拿回来跟您吃!”我很是委屈地说。
  妈妈扔掉了黄荆条子,一把把我拉进怀里,颤声地说:“娃,妈错怪你了!都是妈不好,你怨不怨妈?”
  我摇了摇头。
  妈妈把我的裤子往下扒开,很是自责地说:“你看这屁股上都打起好几条血印子了,都怪妈妈,不该下手这么重!”
  “不怪,不怪!”我连声说道。
  “怎么不怪,就要怪!”妈妈说道。
  第二天,我和小伙伴在大晒坝里玩耍。谢二哥对我大喊:“毛娃儿,你还不快回去!你妈妈从崖坎上摔下来了!”
  我一听,哭喊着跑了回去。
  我跑到门边时,听见邻居王表叔说,这周友芳也是,这么大的人,明知自己眼睛不好,还去崖坎上摘娃娃儿喜欢吃的“羊奶奶”,简直是……
10bet国际官网,  我对着王表叔哭喊道:“她是摘给我吃的!她是摘给我吃的!”
  我飞跑进屋,扑在妈妈的床前,“妈妈,妈妈”地哭喊着。
  妈妈偏向里边的头没扭过来。我以为妈妈不理我,更加大声地哭喊着。这时,妈妈的手伸到我面前,张开来,手心上有几颗鲜艳的“羊奶奶”,其中有两三颗已烂了。
  我拿起“羊奶奶”,想去喂妈妈。我想,妈妈吃到这甜甜的“羊奶奶”,肯定就不会那么痛的了。
  王表叔走了过来,想把我抱走,说我这样影响妈妈,会让妈妈更痛苦。
  我拼命地挣扎,说是要守在妈妈身边。王表叔没办法,叫我不要哭喊。我便用双手把嘴捂住,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妈妈被送到医院,诊断结果是,妈妈摔断了颈椎骨。因为家里拿不出钱来做手术,妈妈硬是逼着爸爸叫人把她抬了回来。就这样,妈妈天天躺在床上苦熬着。村子里的人都以为妈妈闯不过这一关,没想到她却闯了过来。
  妈妈的命虽然保住了,可她的头却再也立不起来,只是很努力的往右偏着,似乎是搁在了右肩膀上。走起路来像鸭子一样,一摇一晃的。
  我那时对妈妈说了,我一定会好好用功读书,今后好孝敬她,让她过上好日子!
  我确实像自己说的用功读书。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工作没多久,我与单位上一位真可说得上是貌美如花的姑娘相爱了。姑娘家在省城,父母都是大学教师。我怕姑娘的父母嫌弃我的家庭,就撒谎说我父母都去世了,我没有家庭的负担。
  五年后,这姑娘成了我的妻子。
  母亲一直都想见见出生大城市的漂亮儿媳。我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来搪塞。因为我怕谎言被揭穿,我这幸福之家会出现危机,甚至是破裂。
  我走到老家的竹林地。奇怪啊,家里怎么没有一点悲哀的气氛呢?
  我快步走进堂屋。当我看见坐在堂屋椅子上的母亲时,不由大吃了一惊。
  母亲见了我,笑着说,毛娃儿,你媳妇儿呢?带回来没有啊?
  她回娘家去了,我来不及等她,所以……
  我刚说到这里,看见妻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楼镇是个只有一条街的小镇,许多年前一条街走到头,许多年后没有变化,还是一条街走到头。夏夏姐是在新华村长大的,她家住在村头,我每次上学放学都要经过她家。有时放学能看到她在屋前台阶的凳子上的书本和作业,可是人就看不见了,是去旁边菜园摘果子去了或是去跟隔壁三两岁的小孩儿玩耍,她妈妈春伯就会骂她死丫头就不知道学习,净干些没用的事。她会一边跑到凳子上拿起圆珠笔,一边反嘴道,妈你不要吼我,我这就写作业。还朝她妈妈嬉嬉笑笑。偶尔我们经过,她也会冲我们笑,阔声道,又在学校里玩啦,这么晚才回。我们就会喊,夏夏姐。然后蹬着自行车飞奔回去。

夏夏姐比我大五岁左右,具体她是哪一年生的我也不清楚。其实夏夏姐并不是姓夏,据说是她小时候学说话的第一句就是结结巴巴的喊夏夏,她妈妈就给她起了个小名叫夏夏。夏夏姐是个特别欢的人,她跟村里人都能搭讪说上话,嘴皮特别快。有次夏夏姐在门口扫地,姓陈的老头子骑车上街买菜经过,夸夏夏姐这么勤快,早起来扫地呢。夏夏姐说,您老也勤快啊,这么早起来去街上鬼混呢。陈老头子脸都气绿了。夏夏姐平时听人嚼舌根说这个陈老头子最喜欢去街上吃早餐,搭讪些年纪轻的姑娘,以前的年轻时候就出去外面就不少逛窑子。等到她妈妈晓得她骂了陈老头子,晚上就揍她,追着她满村跑,她一边跑一边还喊,是你们说陈老头子逛窑子的,又不是我说的。

那个时候夏夏姐已经是十几岁的姑娘了,我们还是在地上玩灰的小毛孩。有一回星期天,我们玩打仗打到村头夏夏姐家后院了。为了躲避敌人的追击,我就跑到她家厨房后门的厕所去。刚冲进去就看到夏夏姐刚上完厕所提起裤子,那厕所没有门,是青砖围起来的,我正看到她半边白皙的屁股。我赶紧跑出来,夏夏姐不慌不忙系裤子,喊住我说,好小子啊,这么小就偷看姐姐上厕所,你小心长针眼呢。我脸涨得红红的,她出来看到我跑的满头是汗笑着说,走,进屋我给你切西瓜去。说着拉着我的手就往堂屋里走。我小声说,夏夏姐,我是被人追着来的,不晓得你在里面。她看着我笑着说,好啦,我不怪你。夏夏姐是眼睛大,很明显的双眼皮,笑起来还有个小酒窝,很好看。那个下午,我的敌人和同伴找了我一个下午都没有找到。我正在夏夏姐房里吃西瓜,和她一起看流星花园。反正我也看不懂,她一边看一边笑的无法自拔,我只吃西瓜。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我要回家吃饭,她还送了我一本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图画书。对我说,拿着回去看,以后闲了,就过来我家玩,我还给你切西瓜吃。我说,好。

后来我假借写作业,经常跑去夏夏姐房里去混点吃的,她买了零食也会给我吃,但是她并不会教我写作业,因为她也不会。那时我才知道,夏夏姐读书很水,她也跟我说,她读书不行,在班里都是倒数。我倒没有因为她读书差瞧不起她,因为在新华村没有愿意跟比自己小四五岁的小孩儿玩,只有夏夏姐很奇特。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夏夏姐(一)10bet国际官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