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10bet国际官网::两个人的战争

2020-02-09 作者:小说   |   浏览(172)

10bet国际官网 1 “呯!”一声枪响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小栓子手里倒握着手枪,倒在血泊里……
  我立即站起身来查看情况,这时候燕子姐听到枪响从院子里冲了进来。
  我满手是油抱起小栓子,小栓子的鲜血染红了我的胸口,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时,林阿姨气喘吁吁地赶到了我的房间里,恐慌中我不知说什么是好,呆呆地站在那里,小栓子的鲜血流过我的腰间,滴到了地面上……
  小燕子满脸落着泪,冲着我大声喊道:“你还我的弟弟!”
  林阿姨走过来捡起地上的手枪镇静地说:“燕子,不要乱说,赵友亮他满手是机油,而手枪上是干干净净的,怎么可能是他开的枪?”
  “阿姨,我有责任,不该让小栓子进来……”
  在无比悲痛中我埋葬了小栓子。
  林阿姨说:“赵友亮,你回去探亲吧。”
  我说:“不,我不走了,我要做你的儿子,为你养老送终!”
  “我早就把你当做我的儿子了,现在你就跟小燕子结婚,让林家有个后代吧。”
  这是怎么回事,还要从头说起。
  当兵是我少年时期最大的愿望,我八岁那年,我一个本家叔叔在长山岛当兵,每次回来探亲都带回海岛上的东西。有一次叔叔对我说:“海边有一种草叫香蒲,像韭菜样子的叶子一样,有一指多宽,有一米多长,到了夏天,几片叶子中间长出一根细长、笔直的杆子,杆子的上头长有一个一拃多长,攥把粗细的小棒棒,摸上去毛毛的又光光的,硬硬的又有些弹性。”说着就像变魔术一样从那个绿色帆布挎包里拿了出来,我高兴得不得了,就连刚吃过的饼干的味道都忘记了。
  平时叔叔常年在岛上守卫海岛,一年才能回家一次,假期只有几天,所以二婶子结婚两年来都没有孩子。我跟着大人闲操心,见凡遇到有叉巴的黄瓜、萝卜、茄子、西红柿之类都会给婶子送去,听大人说女人吃了分叉的瓜果就会怀孕,可过了三年婶子也没有怀孕,于是就抱养了一个小女孩,之后不到一年她就自己生了一个女孩,两个孩子家务负担特别重。在二婶子的要求下,那一年叔叔便退役了。
  叔叔说海水是蓝的,海水是咸的,岛上只有树木丛,淡水很少,没有家畜动物,生活很是单调,但我还是想着去岛上当兵。
  我心里就盼着自己快长高,长到十八岁了,我的个头才只有一米六十五,体重只有四十五公斤。那年我报了名,村委会研究后没有同意我参加体检,倒不是因为我个头不够高,而是和我同岁的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没有上高中,让他先去当兵,我可以到第二年再参加体检。当时我在窗户外边偷听到,我很是生气,只想喊出来,可又一想人家说的也对,应该给那个兄弟一次机会,我眼里含着泪默默地离开了。
  第二年武装部就直接让我去体检了,因为我在战山河水利工程指挥部做政工工作,总指挥就是武装部长。
  我轻轻松松地被录取了,和众多新兵一样坐在绿皮瓦罐火车厢里,没有一个座位,我们都把自己的被子打成背包当座位。两天一夜火车走走停停的,走了多远谁也不知道,因为瓦罐车没有窗户,白天晚上都看不到外边的景色,只有需要补充给养时才在那种很小的车站停下来,站台的送货车给一个一个车皮加水加馒头和饼干,加完后火车也不停歇一会,继续向前轰隆隆地开去。
  我心里盼望着火车一直开下去,不要停下来,最好是开到我叔叔驻守的那个孤岛上去。
  不负我所望,火车一直开到了祖国大陆最南边的海岸,这时我们仍然不能下车,连同瓦罐车皮一起装上了大型轮渡,经过六个小时的海上航行到达了海南岛。我们下了火车,爬上了等候已久的解放牌军车,又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到达了琼海,终于到达新兵训练营所在地了。
  两个月的集中营训练,让每个新兵都具备了基本士兵的素质,队列、内务、射击、格斗、擒拿,还有快艇驾驶等。就在即将结束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说马上就要分配兵种了,有的是步兵,有的是炮兵,有的是水兵,还有的是坦克兵……
  听天由命,这是我的信条,我照样吃我的睡我的。分配名单终于公布了,我被分配到南沙无名岛执行驻岛任务。我带全了行李,和几个新兵一起跟随着首长登上了一艘快艇,驶向远方那个隐隐约约的小岛。一个小时后,清晰地看到了岛上迎接我们的人,我们一个个高兴得手舞足蹈,首长说:“只有一个名额,谁先下?”有的自告奋勇,我没有表态,那个自告奋勇的留在了这个小岛上。接着快艇继续向远方开去,经过了一个个小岛,一个个新兵依次被安排在了几个小岛上,到了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心想走得越远越好,到叔叔驻守的那个孤岛上去。
  快艇开到了群岛的尽头,已经看不见岛屿了,快艇还在飞快地向远处航行。回头看都看不见群岛的主体,就像是一个空旷的大海,水面连着蓝天,蓝天像一口淡蓝色的锅扣在海面上。最后终于到达了一个弹丸大小的小岛,岛上没有大树,只有毛茸茸的矮桩荆棘丛,老远看到一座很高的铁塔,上边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是航标。
  首长说:“这是我们国家最南边的一座无名岛,海拔只有十几米,要是遇上大型海啸整个岛面都会淹没的。这座岛上只有一户人家,就是最早守卫士官的家属,老首长林大勇已经牺牲了多年,他的爱人和两个孩子一直驻守在这里。”
  首长和我说着话,快艇靠了岸停了下来。
  只见从山顶上下来三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他们拉着两个轮子的小拉车,跑在前头的小男孩老远就挥着手大声喊道:“叶首长叔叔,新兵哥哥来了没有啊?”
  “小栓子,新兵哥哥给你带来了,你过来接他吧!”首长大声回道,接着回头对我说:“他就是老首长的儿子小栓子。”
  我挥着手跟小男孩打着招呼:“小栓子弟弟,我来啦!”
  首长和那个姑娘打着招呼:“燕子,你要的新兵哥哥我给你带来了,他能写会画会讲故事,聪明着呢!”
  我看着那么漂亮的姑娘,心里有些激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红着脸说:“燕子姐姐,我向你学习来了。”
  姑娘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来,向我伸出了她那有些晒黑了的手,亲切地说:“大哥哥你好,今后我们就同吃一锅饭同守一座岛了,好好教我弟弟学文化啊!”
  “好的!好的!”
  我跟随首长一起从快艇上往下搬着必备的东西,一箱子弹,一箱手榴弹,一箱信号弹,还有几包大米、面粉、干菜、罐头、饼干、腊肉等等。
  首长靠近我的耳边叮嘱道:“你今后的生活就在燕子家度过了,我们没有带鱼来,燕子很会打鱼的,不用担心没鱼吃。”
  接着亲热地和嫂子握着手,打着招呼:“老嫂子啊,你身体可好吧,新兵给你带来了,名字叫赵友亮,你要像老首长一样严格要求培养好下一代啊!”
  “好啊,好啊,让我好好看看哦!”
  我赶忙迎了上去,敬了个军礼,问候道:“阿姨,你好啊,我向您学习来了!”
  “好孩子,我一看就是个既聪明又勤快的好孩子!”阿姨的脸笑开了一朵花,握着我的手夸赞道。
  首长交代说:“这里的一切工作都由林阿姨说了算,包括军事,你要一切行动听从林阿姨指挥,要好好锻炼,表现好了我会给你晋级的!”
  我和阿姨依依不舍地目送着首长上了快艇,快艇向大陆的方向急速开去,直到看不到它的影子,我和阿姨才转过身来,一起把东西装上了小拉车,我和燕子在前面拉着车,阿姨和小男孩跟在车后,向山上慢慢走去。
  不几天的时间,我就融入了这个岛,也融入了这个家庭。我们每天过得很充实,升国旗、训练、织网、打鱼、种蔬菜,晚上还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唱歌跳舞,慢慢地我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暖的家,也喜欢上了活泼可爱的燕子。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两年就过去了,期间我从来也没有回过大陆,也没有回家探过亲。一天接到家里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母亲特别想我,我就特地向林阿姨请了假,准备回大陆探望一下父母。
  燕子握着我的手含着眼泪依依不舍地和我道别,“哥哥,你能回来吗?”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很快我就回来的,再也不走了!”
  燕子说:“这个岛是我们中国的,我们一定要继承父亲的遗志,在这个岛上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我愿意与岛共存亡,誓死捍卫祖国领土的完整,让我们的血、我们的汗、我们的根永远留在这座孤岛上!”
  我把燕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1945年春季的一天,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罗宾和战友们接到命令,去摧毁日军建在一个无名小岛上的雷达站。守岛日军拼死抵抗,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突然,一颗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了,他昏了过去。

  罗宾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深坑里,坑底湿滑的泥土和茂密的草丛救了他。罗宾摸了一下身边,自己那支心爱的自动步枪还带在身边。

  日军的雷达站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废墟旁边有个大土堆,土堆前竖着一块木牌,上面用英文写着“守岛日军之墓”,罗宾认出来了,那正是自己好朋友詹森的笔迹。不用说,战斗已经结束了,他立即向当初登陆的海边跑去,还没跑到岸边,罗宾的心就已经凉了———海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舰船的影子?

  罗宾沮丧极了:这个无名岛的位置非常偏僻,远离航线,自己被落在这里,要想再回到部队,比登天还难。

  很快,罗宾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山洞,暂时住了下来,这个岛是个荒岛,他靠每天潮水退去后搁浅的鱼虾填饱肚子。

  第三天早晨,他习惯性地朝远处的海平面望去,天海茫茫,一只船的影子也见不到。突然,罗宾的眼睛直了,他发现在海边的沙滩上,有一个人影在晃动。那是一个穿日本军服的人,罗宾迅速端起枪,把那个人的脑袋套进自己的准星里。那个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暴露在枪口下,还在海边戏水。罗宾的手指扣紧了扳机,正在这时,那个日本军人突然转过身来,罗宾的手指一哆嗦———那是一张充满稚气的孩子的脸!这孩子顶多有十一二岁,在朝阳的映照下,孩子的脸显得那样红润。“畜生!连这么点儿的孩子都派上了前线!”罗宾狠狠地骂了一句,他怎么也扣不下扳机了。他稳稳心神,突然眼珠一转,再次朝那个男孩瞄准,嘴里“砰砰”喊了两声。听到声音,那个男孩子吓坏了,他迅速跑到岩石后面,端起一支步枪,朝罗宾这边瞄准。

  “上帝啊,给我一个杀他的理由吧!”罗宾暗暗祈祷着,他又朝男孩的方向喊了两声“砰砰”,罗宾想:只要男孩子开枪还击,自己就可以击毙他,这样良心上感觉还好受些。果然,那个男孩子把枪瞄向了罗宾隐藏的方向,罗宾的手心都出汗了,突然,罗宾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巴勾儿———”罗宾差点儿笑出声来,原来那个男孩子的枪里没有子弹,靠着自己的嘴模仿三八大盖的声音。男孩子放过“枪”以后,就像一只猴子一样钻进树林,逃走了。

  罗宾觉得这个小孩很有意思,他决定和小孩在这个岛上来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被岛上单调乏味的生活逼疯。第二天,准备好了一天的食物,罗宾就开始端着枪,满岛上搜寻那个小男孩。很快,罗宾就在一个山洞口发现了孩子的踪迹,他趴在洞口附近的草丛里,静静地等着,果然,不一会儿,孩子从洞里走了出来,等孩子的脑袋移进罗宾的准星的时候,罗宾大声喊了一嗓子“砰砰”,男孩子吓了一跳,一下趴在了地上,等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他一脸不服气地冲着树林喊了几嗓子,又端起自己的步枪,“巴勾儿———”“巴勾儿———”地“打”了好几枪,这才大摇大摆地晃进山洞里去了。

  在后面的日子,除了下雨天以外,罗宾总要出去戏弄孩子一番。

  这天,天还没有大亮,罗宾悄悄来到岸边的礁石里捉鱼,捉着捉着,罗宾突然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对,他定睛看去,果然,在渐渐消失的晨雾中,一个瘦弱的身影就站在了离他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枪口正冲着他的脑袋。罗宾的心一沉———莫不是这家伙弄到了子弹,找自己报仇来了?罗宾举起双手,一动也不敢动,这时,只听男孩“巴勾儿———”“巴勾儿———”地喊了两声,欢蹦乱跳地跑走了。

  罗宾愣住了,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自己恐怕已经见上帝去了。这个孩子的悟性很高,是个狙击手的好料子,可惜他是自己的敌人,不然自己可以好好教教他。

  后面几天,天一直在下雨。罗宾只好躲在山洞里休息,阴冷潮湿加上消化不良,罗宾发起烧来,他哆哆嗦嗦地抽成一团,苦等着天空放晴。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洞口外面传来了沙沙的声音,随着声音,从洞口的上方滑落下许多泥土和碎石块儿。罗宾挣扎着站起身,端起枪,瞄准了洞口。又过了一会儿,罗宾突然听见咚的一声,一个银白色的大家伙落到了洞口,他警惕地看了一会儿,没发现别的,洞口上方,男孩子突然唱起歌来,歌声一开始大,后来就渐渐变小了,脚步声也越走越远了。罗宾来到洞口,这才看清,那个大家伙居然是日军空投物资的储物罐,罗宾一阵狂喜,他把储物罐拖进洞里,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很多,除了压缩饼干、罐头、火柴等,居然还有药品和香烟!

  以后的日子里,罗宾依然和孩子做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猫”被“老鼠”斗败的纪录也渐渐增加。靠着不停地追逐和斗智,罗宾和孩子的精神都没有崩溃。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10bet国际官网::两个人的战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