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研究 蝴蝶与棋 苏童

2020-02-09 作者:小说   |   浏览(144)

  这是市中心的一处广场,虽然规模不很大,却很有名气。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古老的教堂,据说是俄罗斯人留下来的,广场也因此得名。
  我,妻子,还有五岁的儿子,都被这颇具异域风情的建筑物吸引住了,不约而同地在教堂一侧的长椅上坐了下去。一连三日的旅游,精神上自是十分愉悦,身体却难免一种疲惫之感,这一把长椅恰好为我们提供了小憩的场所。
  一群广场鸽儿飞了过来,就落在我们的面前,叽叽咕咕地叫个不停。有几个妇女带着孩子奔了过来,买了鸽食,开始喂那些广场鸽们。也有一些人凑过来围观,呈现出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也许这就是广场上一道长盛不衰的风景吧!
  一个留着长发的小伙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驻留在我们前面的一棵垂柳树下。看上去,他似乎是在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那一群永不安生的鸽子。稍后,又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凑了过来。女的主动上前和那个长发搭讪,男的则取出一把特制的钩子,明目张胆地开始行窃。他大大咧咧地把钩子探进长发的口袋,胡乱地弄了一通,却一无所获。不过,他并不气馁,而是顽强地把钩子探进长发的另一个口袋,把方才的把戏又玩了一回。长发竟浑然不觉,依旧在和那个女的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最先有所发现的是儿子,他用一只小手连连指点着,差一点儿就喊出口来。妻子动作敏捷得很,一只手拉住儿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他的小嘴巴。见此情形,我陡地挺身而起,也被妻子紧紧拖住不放,一个踉跄重新坐了回去。
  “你要干什么呀?”妻子问。
  “那一对鸟男女是小偷,正在做案,应该制止他们的犯罪行为。”我仍保持着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急煎煎地对妻子说。
  妻子的脸色已变得极不高兴,压低嗓门儿厉声呵斥,“这和你有什么相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别管这种闲事儿了吧!”
  “路见不平,咱们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我和妻子辩解着。
  “还是算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呀!”妻子恨恨地白了我一眼。
  “那——就这么无动于衷终归不好,咱们总可以打一个报警电话吧!”
  “我劝你不要自讨苦吃,咱们是出来旅游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少招惹麻烦为好。”
  就在我和妻子交涉的过程中,那一对男女已经得手,一前一后扬长而去。让我颇感奇怪的是长发也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开,就在行将走出广场之际,他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目光中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不知何故,我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下意识中,我随手去摸身旁盛放身份证和现金的皮包——糟糕!皮包不见了。仔细一看,其他衣物尚在,只有那个至关重要的皮包不翼而飞了。
  我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响响地一拍大腿,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妻子扑过来一看,禁不住失声大叫,“天呐,咱们上当了,他们精心设计,目标早就锁定了咱家的皮包,这可咋办好啊!”
  儿子在一旁嚷了起来,“妈妈,我知道咋办,赶紧向警察叔叔报警啊!”

他们是在无意之中走到五一广场来的。一个男孩,有着柔软的抹过定型摩丝的头发,穿着蓝牛仔短夹克和蓝牛仔裤,另一个女孩,有着更为柔软更为湿亮的披肩长发,也穿着蓝牛仔短夹克和蓝牛仔裤。他们手牵着手走到了五一广场。十分钟前男孩还坐在附近的电子游艺室里,男孩操纵着荧光屏上的一场模拟拳击比赛,女孩就站在他身后,女孩不停地用手去拉他的衣袖,每拉一次荧光屏上的两个拳击手就像两个木偶撞在一起,男孩忽然甩手给了女孩一记耳光,打不死你?他高声骂了一句,眼睛仍然盯着荧光屏。游艺室里的人都回头朝这里望,女孩捂着脸,向那些家伙们投去恶狠狠的白眼,他们果然纷纷把脑袋转回去了,游艺机的音乐在沉寂了几秒钟后又重新暄响起来。女孩从小皮包取出一面小圆镜和粉饼,对着镜子往脸上敷了些粉霜,然后她突然凑到男孩耳边,低声说,我们吹啦!女孩走到街上男孩就追出来了,他们拉拉拽拽地在街上走,路过的行人可以听见女孩用许多污辱性的字眼咒骂男孩,男孩一声不吭,他的手执著地拉着女孩不放,女孩后来就不再挣脱了。他们在一家冷饮店门口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安静下来,男孩跑到柜台前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筒,塞到女孩手里。女孩说了句什么,一边扭着身子一边把巧克力蛋筒往嘴里送,后来他们就手牵着手往广场这里来了。他们来到广场时已经重归于好,那时女孩刚吃完了冰淇淋,她说,手上黏黏的,难受死了。男孩指着广场上的喷泉说,那儿不是能洗手吗?就这样他们走到广场来了。广场并不太大,准确地说它只是一个街心花园,说它是花园也不太准确,因为没有树,也没有什么花,只有一圈环形冬青树丛和几张长条椅,还有一个新近出现的青铜雕塑。但是人们都称这个地方为五一广场,那我们就该把它当作一个广场。他们原先不准备留在广场的,女孩在喷泉下洗完手,附近的一对男女恰巧离开了东边那张长条椅,女孩急忙跑过去抢占了唯一空余的长条椅,过来,这儿有座位,女孩向男孩喊道,过来坐呀!男孩没有留意女孩,他仰头望着那座高高的青铜雕塑,说,这叫什么艺术?怪里怪气的,是什么东西?女孩说,你管它是什么东西?快过来坐!是什么东西?男孩仍然仰着头观察那座铜像,他嗤地一笑,说,是个机器人吧?你过不过来?女孩的声音显得有些恼怒,她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核朝男孩掷过去,你傻头傻脑地站在那里,看什么呢?男孩跑过来,挨着女孩坐下。男孩将一只手搭在女孩肩上,脑袋却仍然朝青铜雕塑转过去,他说,你看那雕塑,是个机器人吧?那帮人真他妈会瞎闹,要搞雕塑也该搞个维纳斯嫦娥奔月什么的,怎么槁了个机器人竖在那儿?你什么眼神呢?女孩扭头瞥了一眼,说,那不是三把钥匙吗?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男孩专注地凝视着雕塑,对,就是三把钥匙,男孩说,真他妈的,怎么弄了三把钥匙竖在那儿?你不懂,那肯定有什么意思的。什么意思?男孩扳着手指说,三把钥匙,一把大门钥匙,一把抽屉钥匙,还有一把什么钥匙?是防盗门钥匙?胡说八道。女孩拧了男孩一把,女孩说,你什么都不懂,人家那是艺术嘛。那你说,三把钥匙是什么意思?你没听歌里都这么唱,给我一把钥匙,打开你的心灵,打开心灵,肯定是这个意思,女孩说着忽然想起了别的什么,你见过我表姐吗?女孩说,她以前交过一个男朋友,他就是搞雕塑的,那没准就是他搞的呢。搞雕塑有什么了不起的?男孩鼻孔里发出一种轻蔑的声音,他说,我最烦那帮家伙了,头发比女人还长,腿比麻秆还细,张嘴就是什么感觉呀线条呀,我看他们是欠揍,你要是跟他们动真格的,他们就尿裤子啦。你就会动手打人,打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女孩用胳膊时揉了男孩一下。她从包里掏出一颗蜜饯放在嘴里,打人又挣不来钱,女孩说,会挣钱的人才叫有本事,你要是像大头那样会挣钱,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南方大酒店喝咖啡了,喝完咖啡去吃北京烤鸭,吃完烤鸭去棕榈宫唱卡拉0K,那多享受呀,那才叫生活。大头有什么了不起的?男孩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他比驴还要笨,还不是靠他姐姐家有权有势,他那些钱也吓不死人,全是在深圳坑蒙拐骗弄来的。那你也可以去深圳呀,你怎么不去骗点钱来呢?深圳的钱现在也不好挣了,你别听他们把那儿吹得天花乱坠的。你闭上眼睛想吧,要是那儿好挣钱,大头他们还回来干什么?那你说哪儿好挣钱,你说一个地方给我听听。你烦不烦?男孩突然按捺不住地吼了起来,打不死你,他愤怒地瞪了女孩一眼,然后伸手到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女孩吐了吐舌头,不吱声了。女孩这次没有真的生气,她把头枕在长椅背上,朝广场四周随意地张望着,她看见对面的广告墙挂着一块牌子,牌子是用大玻璃制成的,上面的液晶显示器不停地闪烁着一些数字:60,65,67,这些数字有时静止,有时跳跃,女孩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那些数字是什么意思。后来她发现每逢驶过广场的汽车增多,那牌子上的数字就会往上跳,她发现了这个奥秘,但仍然不知道那是一块什么牌子。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辐射在城市上空的阳光开始变得柔软和苍白起来,而远处的高层建筑工地的水泥框格渐渐地从灰色转变为橙红,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巨大的燃烧着的箱盒,下午四点钟以后广场附近的交通开始变得繁忙,潮汐般的市声沿着街道涌来挤去,最后栖留在广场中心的这块绿地上。一个清洁工人拿着水管开始冲洗广场上的冬青树丛,地面上便很快积起了几个水洼,长条椅上的人们有些坐不住了,先是一对老年夫妇起身走了,后来几个外地人模样的也站了起来,广场上一下子显得清寂了许多。男孩对女孩说,走吧,我们也走吧。女孩不理睬他,只是朝他翻了个白眼。男孩以一种讨好的姿态贴近女孩,他把一只手搭到女孩肩上,另一只手揪住她的一络头发,他说,老坐在这儿干什么?再坐下去要坐出痔疮来了。女孩忍不住咯咯笑了,但她仍然坐着不动,女孩说,不坐这儿又能干什么?反正坐这儿比坐在家里强。女孩扭过脸去看相邻长条椅上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正在读一本杂志,他在看什么书?女孩嘀咕了一句,她弯下身子斜转过脸瞟了眼杂志的封面,只依稀看见研究两个字,什么研究?女孩重新坐好了,对男孩说,他在看什么研究,这么吵的地方。他怎么看得进去呢?男孩不屑地说,研究个狗屁,他是装模作样,肯定在这儿等女朋友。女孩又扭过头去看西边那张长条椅,她看见有两个人各据长椅一侧,一个是鬓发花白的老年男人,那个老人留着如今已属罕见的山羊胡子,手里拄着一根竹拐棍,另外一个是女人,一个包着花头巾的风姿绰约的年轻女人,他们正在热烈地交谈着,根据他们夸张多变的手势和表情,谁都可以得出这个结论。让女孩觉得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们是在无声中热烈地交谈。女孩突然想起她在公共汽车上曾经遇见的一群耷哑人,眼睛便莫名地亮了起来,哑巴,哑巴,女孩对男孩说,快看那两个哑巴,他们在打哑语呢!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男孩说,不就是两个哑巴吗?又不是两个外星人。我觉得哑语挺好玩的。女孩嘻地一笑,说,那老头也挺好玩的,你看他那把胡子,留那么长的胡子,也不怕长虱子。怎么会长虱子呢?胡子跟头发一样,也要经常用肥皂洗的,男孩说。你猜他们现在在说什么?女孩说。我不知道,管他们在说什么呢。男孩说。我也猜不出来。女孩的目光专注地盯着那两个聋哑人,她说,用手说话,不用声音说话,哑语真好玩。女孩又捂着嘴咯咯地笑了几声,问男孩道,你猜猜,那两个哑巴是什么关系?大概是父女关系吧,要不就是爷爷和孙女吧。不对。女孩摇着头说,他们要是亲人关系就不会这么各坐一头,那多别扭呀。那就是情人关系,老家伙们搞恋爱都是这么假正经的。又胡说八道。女孩在男孩嘴角拧了一把,你一点也不会看人,什么事都往歪处想,女孩数落着男孩,目光却仍然被两个聋哑人的哑语所吸引,你看那老头的手,翻来倒去的,他在说什么呢。管他说什么呢,男孩不耐烦地站了起来,他说,别在这儿看两个哑巴了,我们去录像厅看录像,有言情片,你爱看的。我不看录像,我就在这儿看他们,我爱看哑巴说话。女孩说。邻近长条椅上的男人这时候抬起头朝他们扫视了一眼,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投来这种目光了,目光中明显地含有厌恶和谴责的意味。他大概觉得男孩和女孩的声音扰乱了他的阅读。男孩察觉到他的敌意,便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瞪着对方。四目对峙的结果是那个男人挟起杂志站起身来,他慢慢地走过男孩和女孩身边,突然站住,他抬起手指着对街广告牌中的那个玻璃屏幕,你们知道那叫什么?男人古怪地微笑着说,那叫噪声显示器,现在的噪声是六十五分贝。男人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广场。女孩和男孩一时都愣在那儿,眼睛凝视着噪声器上的绿色数字,噪声器?六十五分贝?女孩茫然地说,那家伙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什么意思。男孩嗤地一笑,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骂了一句:傻X!天色渐渐地黯淡了,附近百货公司的霓虹灯率先亮了起来,环绕广场的马路上车流更显拥挤和嘈杂,远远地看过去,广场的那一小块绿地就像一个孤岛。现在广场上就剩下了男孩和女孩,还有那两个用哑语交谈着的聋哑人,女孩几乎是强制性地把男孩拉到了邻近聋哑人的长椅上。女孩对哑语充满了好奇,她很想弄清楚两个聋哑人的谈话内容。你看那女人的手,你猜出来了吧,她在说些什么?女孩压低了声音说。你不用低声细气的说话。男孩说,没听说十个哑巴九个聋吗?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见的。你就是骂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女孩捂住男孩的嘴不让他说话。女孩的目光仍然死死地盯着两个聋哑人的手,是四只手,两只苍劲的动作沉稳的手属于那个老人,两只柔韧的翩翩舞动的手属于那个包花头巾的女人。一辈子用手说话,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女孩突然叹了口气,她说,我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我母亲说要不是高烧退得快,我说不定也变成一个哑巴了。做哑巴也没什么不好,男孩说,你要是用哑语骂我,我也不知道。女孩捶了男孩一拳,她说,我不要听你说话,我要听他们说话。女孩说着把脑袋转向长椅的背面,实际上她现在离聋哑人的手已经是咫尺之遥了。老人停止了他的手语,他朝女孩看了一眼,女孩朝他莞尔一笑,老人便也笑了。包花头巾的女人也朝女孩投来匆匆一瞥,女孩又挤出一张笑脸,但聋哑女人不为所动,她朝女孩摆了摆手,女孩猜到了她的意思,但一个手势并不能让女孩离开,女孩根本就不想离开,她觉得她快要明白他们的手语了。我明白了,女孩突然高声叫起来,她对男孩说,我明白了,他们在谈论那女人的儿子,她的儿子不是哑巴,她的儿子能说会道,她的儿子是一个播音员!你在胡猜。男孩说,哑巴的儿子做播音员,这倒真好玩了,你怎么不说她儿子是相声演员呢?不是猜的,我真的弄明白了,女孩说,她儿子肯定是播音员,不信你去问他们。男孩说,我怎么问?我又不会哑语。两个聋哑人再次停止了他们的手语。他们没有再看男孩或女孩一眼,他们只是突然静止下来,一动不动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包头巾的女人从她身上找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她在纸上写了什么,然后递给了女孩。女孩接过纸条便看见了那排端正而秀丽的字:请你们安静些。男孩也凑过来看那张纸条,男孩说,十个哑巴九个聋,奇怪,他们怎么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不安静?女孩脸色绯红,女孩把纸条折成细细的一条抓在手上,都怪你不好,她对男孩说,你为什么非要大喊大叫地说话?奇怪,我为什么不能大喊大叫?男孩说,我又不是哑巴,我想喊就喊,想叫就叫,这是我的自由。女孩脸色绯红,她看了看两个聋哑人的背影,她觉得他们在静止不动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女孩对男孩说,我们走吧,我们该走了。女孩拉着男孩的手走到广场的边沿,在穿越马路之前她回过头朝绿地里的两个聋哑人望了一眼,她看见他们的手又开始活动起来,他们的手语在暮色中发出某种寂静的声音,女孩说,他们还在说话,他们怎么有这么多的话要说呢?男孩也回过头去,他说,就兴他们说话,不让我们说话,要不看他们是哑巴,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女孩厌恶地看着男孩,突然甩开了他的手,说,请你安静些,请你安静些好不好?你说什么?你也不准我说话了?男孩的表情急遽地变幻着,最后他哈哈笑起来,说,都成哑巴啦?你们要安静我偏不安静,让我喊一嗓子给你们听听。后来男孩松了松皮带,蹲下来运了一口气,男孩突然张大嘴,发出一声尖利的冗长的狂叫,男孩张大了嘴,整个脸部因为充血过度而胀得通红,他听见自己的狂叫声像一架飞机回旋在城市上空,他还看见了那个噪声仪,在他制造的声音里,噪声仪显示的数字不等地跳跃上升,65,70,75,80,最后停留在90分贝。男孩后来告诉别人,九十分贝是人声的一个极限。我们对声学缺乏研究,我们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声音研究 蝴蝶与棋 苏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