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莲姐(小说)

2020-01-18 作者:小说   |   浏览(99)

我在这个小吃店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月的饭。店面不大,三四十平方的样子,主营水饺馄饨,还有几样小菜。偶尔也会应顾客要求,来碗手擀面。整个店里只有两个人,老板娘莲姐和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小翠。
   每次来,我都会坐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边吃饭,边欣赏着莲姐里里外外的忙碌的身影。
  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一幅写意的美人图。她的美,出尘脱俗,带着点不真实的感觉,可是明明她又那么真切地在我眼前,以极其烟火的姿态生存于污浊的人世间。油烟的浸染并未让她的美貌失色,反而让她如一朵白莲,盛放在这个小店里,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总是那么礼貌周到地招呼顾客,让你如沐春风,却又恰到好处。在她面前,再刁顽的顾客都能规规矩矩地吃饭聊天。
  也会有心存不良之人,那天,已经过了饭点,顾客并不多。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醉醺醺闯了进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酒臭味。莲姐不动声色,继续坐在柜台后清点现金。
  老板娘,上酒!醉汉大声吩咐。
  对不起,本店不供应酒水。小翠礼貌回应。
  我安静地瞅着这一幕,期待着自己能英雄救美一回。
  被人这么无视,醉汉脸上自是有些挂不住。怕我没钱给吗?你朱二爷有的是钱!他拍拍自己的口袋,从中抽出几张大票,“啪”的一声拍到了柜台上。
  依旧没人理他。漂亮的小店员在自顾收拾碗筷,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腆着脸走到老板娘身边,俯身凑近,似乎耳语一般,妹子,你男人也走了两年了,你是怎么过的?要不要哥哥来陪你?
  请你自重!莲姐站起身来,拉开了与醉汉的距离。清冷的目光透着寒意。
  我挺重的,你瞧,我膀大腰圆,干啥都有劲,特别是在床上。醉汉依然涎着脸淫荡地笑着。
  店里的食客此时一个说话的也没有,都紧张地看着莲姐,生怕莲姐吃亏。
  这话说的!谁不知道你朱二爷是大名鼎鼎的怕老婆。怎么,要不要我打电话给朱二嫂,让他来看看,你是多么厉害?!莲姐一脸平静,平静地好像在拉家常。
  别提那个娘们,我才不待见她!朱二气焰明显弱了很多。转瞬,又借着酒意,伸手去摸莲姐的胸部。
  “啪”的一声脆响,莲姐倏地一巴掌甩了上去,另一只手里多了一根防狼电棒。离我远点!声音不大,却透着冷彻心扉的寒意。
  醉汉捂着被打的脸颊,恼羞成怒,你个臭娘们,别在我面前装清高!迟早有一天,我要抓住你的把柄,跪着求我……
  滚!再不滚,我马上报警!莲姐气得脸色发白,她的电棒指向门外,眼神凌厉。
  醉汉作势要去抢夺莲姐手里的电棒。我双手抱胸,一脸闲适,挡住了他。
  可能惧于我高大威猛的身材,醉汉一扫醉态,狠狠瞪我一眼,一言不发,临走没忘把散落在柜台上的几张纸币拿走。
  店里响起掌声。顾客们都为老板娘伸出大拇指。莲姐面罩寒霜,一言不发。我看到泪水在她的眼里打转,但她终究没有让它落下来。
  我的心盛满了心疼。我多想把她揽入怀中,让她卸去盔甲,好好地安慰她。我不知道她曾发生过什么,更无从知道她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让她在龌龊横行的世界保持一朵莲的姿态。我只知道,这么多年试图遗忘的女人以更深的姿态融入了我的生命里,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单身状态已经持续了三年。
  我是公司的业务经理,常年在外奔波,虽有不菲的收入,却也难以阻挡我老婆寂寞难耐出轨的步伐。一直以来,我都沉浸于我的幸福生活:老婆漂亮温柔,儿子憨实可爱,这是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虽然在夜阑人静之时,我会想起最初,我爱过的那个如莲一般的女子。
  我万没有想到,在我提前结束工作回到家的时候,等待我的是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我毫不犹豫地离了婚,从此心无挂碍,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发现这个小吃店是一个很偶然的事。那天回到这座久别的城市出差,坐出租时,无意问了司机一句,哪里有好吃的水饺?司机是本地人,熟谙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他笑着说,去莲姐家的水饺吧。
  好奇怪的名字啊!当我站在小吃店门外,仰头看着店门上面的大牌子时,不由暗自嘀咕。
  莲姐在见到我的那一瞬,呆愣了好半晌。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想抓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
  阿莲,真的是你吗?我眼中肯定是充满了惊喜的,忽略了她的疏离。
  是我。看得出来,莲姐在极力掩饰心中的波涛汹涌。先生想吃点什么?
  我……来盘你最拿手的吧。我有一肚子话想说,却都咽了下去。我没有忘记,那曾经的锥心之痛。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每天都会来,不仅仅因为水饺好吃,环境优雅,更因为,这里有我魂牵梦萦之人。
  可是我却很少和她说话。我只是安静地吃饭,侧耳倾听着她的一举一动。能安静地守在她面前,我已心满意足。在我心里,她是如莲一般美好的女人啊。
  年底,公司要召开全体中层以上会议,我必须马上回去,下一站会去哪里,我说不准。但这里,却成了我心里的牵挂。
  买单的时候,我自语似的说,要走了,可能很长时间吃不到你们的水饺了。
  老板娘抬头瞅了我一眼,一丝红云爬上了她的面颊。
  除此,没有一句话。
  再次回到这座城,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顾不得旅途劳累,一下车我就直奔“莲姐家的水饺”而来。我想看看,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人可还好?
  等到了地方,却无奈地发现,这里已经易主。一丝恐惧一旦爬上心头,便立刻蔓延开来,不好的预感啃噬着我的内心。我抓住现在的老板的手,一个臃肿肥胖的女人,请你告诉我,莲姐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胖女人看看我的手,我慌忙松开。她语气颇多的不耐烦。真搞不懂,有这么多人惦着她,她有什么好?!
  我拿出一百元钱,如果告诉我,这些就是你的。
  那个女人眼里的光一闪即逝,伸手要拿这钱,我的手向后一缩,你还没说呢。
  女人尴尬地笑笑,想听,进屋里说吧,反正现在我也没事。
  屋子里又脏又乱,一股子怪味充斥期间,让人难以忍受,可是为了听答案,我只有忍着。
  这个莲姐原来是有丈夫的,你晓得吧?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哎呦,她的男人对她可谓是百依百顺啊!她要天上的星星,男人就不会给她月亮,她想上东,男人决不下西……
  说重点!我打断这个女人。
  她有了一个儿子,更是让男人对她疼爱有加。可是,这个儿子却不是男人的,你可知道为啥?女人问我。
  别卖关子,快说!我有点急迫。
  这个莲姐啊,结婚前是有男朋友的,是她的父母硬生生给拆散了,嫁给了这个男人。男人有钱,把她当公主一样养着,却没想到,她在嫁给男人之前就怀了孕。如果不是孩子生病需要输血,直到现在都不会知道,那个孩子不是他的儿子。他和她的血型,根本生不出儿子那样的血型来。男人蒙了,像傻了一样。可是他还是不忍心责怪莲姐,他还是一样的疼爱她们娘俩。只是慢慢地,他开始酗酒,喝醉了就打骂莲姐,酒醒后就后悔,跪地磕头,请求莲姐原谅。终于有一次,酒后驾驶,发生了车祸,死翘翘了。他的日记里有一句话,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你!
  丈夫死后,公婆就把她娘俩赶出了家门,说她害死了他们的儿子,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莲姐婚后就辞去工作,在家里相夫教子。为了养活自己和儿子,莲姐开了这家水饺店。投入少,见效快,加上她会经营,效益不错。娘俩的日子一天天变好。
  那天朱二又醉酒闯入店里,饭点已过,只有莲姐在清点现金。朱二动手动脚的,被莲姐的电棒电了几下,他恼羞成怒,找了一群流氓来砸店。莲姐气恼攻心,像疯了一样拿起厨房的刀就去砍朱二!哎吆当时那个激烈吆!女人说到这里,边摇头边叹息。
  我心情沉重,把钱递给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哪?
  现在正关押着呢,案子还没结。朱二重伤不治死了,大快人心!女人开心地说,你不知道朱二是个坏透了的人……
  我没听见这女人再说些什么。愣了一会后,我向她要了莲姐娘家的地址,我想见莲姐的儿子,我要把他的一切给安排好,让他不要因为母亲不在身边就没有人爱。我还要给莲姐请个好律师,这次,我再也不能让她从我身边错过了。
  在一个周日,我带着这个十岁的忧郁的男孩,去看守所看望莲姐。
  莲姐在看到我们两个的瞬间,泪流满面,哽咽了好长时间,才说,你都知道了吧?他就是你儿子啊。

谁能让我摆脱一切企图让故事自由自在地游荡。一个女人的未婚夫死了,死者是个长相一般的小伙子。如果在大街上有五个溜溜达达向你走过来的小伙子,你不会首先注意到他,尽管可能在你熟悉他之后,发现他长得并不难看。他吸烟,但吸烟不是过错。这个女人在未婚夫死了以后,说话比往日少许多。这时她已经在朱笛家干厨房的活儿,掌勺的是个瘦小的四川男人。当周围人说她心里一定难过时,她没有再流泪。不管怎样,他们是要结婚的。可他死了,这就再也做不了早就说好的这件事。结婚可是女人喜欢的事。她觉得自己吃饭和平时一样多,可别人——就是在朱笛家干活的这些人,说她比平时吃得多。他们怀疑这个死了未婚夫的女人是不是真的痛苦。她说死也不承认自己比平时吃得多。但她发现自己胖了,高耸的Rx房撑着衣服,好像在胸前砌了一个平台。有一天晚上,和她睡一屋的央珍去亲戚家过夜。临睡前,她脱光衣服站到镜子前。在向自己发问前,她四下打量一番,所有目光能进来的地方都被她遮住了。于是她放心地问自己,并且出声地要求自己老老实实回答,山东人从不说假话。"你说,你痛不痛苦,因为你男朋友死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身体,皮肤冒亮光。她好像不满意刚才的提问,又重新提问一次,"你痛苦,还是你不痛苦,这两样你拣一样回答,说老实话,说心里话,没有别人,不是吗?!"她一句话也没说。站了半天,因为没穿衣服她感到冷了,但仍旧没有回答自己,汗毛渐渐地直立起来,宛如细密低矮的丛林。她叫顾玉莲,因为长得高大结实,又是山东姑娘,人们叫她大莲。她也许知道有个城市的名字说起来和她的名字一样动听,来萨维这个小城已经七年了,她可从未提过这事。萨维是个小城,大莲并不觉得它小。也许是因为城里人大都认识她,她一直做女佣,在一些大户人家。来采笛家之前,她在白家负责采购,于是卖肉的、卖菜的。卖酥油的,就都认识了大莲姑娘。他们都喜欢跟她说话儿,因为说不难哪一回,大莲会蹦出一句让你想十五年你也想不出来的话,再让你笑上起码十五天。替白家小姐修表那次,大莲认识了李玉龙。李玉龙就是现在已经死了的小伙子。和李玉龙好上以后,大篷就离开了白家去了朱家。大莲叫他大龙,他比大莲高几公分,是个瘦子。大龙是怎么死的?在萨维城没一个人会这么问,大家都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这个不太爱说话的东北人,据说他的老家在一条江的上游,但肯定不是松花江,那条江不那么有名。大龙开的修表店被人抢了,一定是大龙不舍财,才丢了性命。他是被人用刀捅死的,谁会觉得奇怪?现在的劫匪有的还有枪呢。也许大莲就觉得奇怪,当然她还不至于去问警察,问警察是否相信大龙是个舍命不舍财的人?警察知道大龙是谁啊,只不过大龙死了,而且是被人杀死的,警察才跟他照个面儿。人就是这么回事,活着和死了,碰上的人和事儿都不一样。但大莲这样问过丹朗。丹朗是个藏族小孩,他总说他九岁,也许还没到九岁呢。顺便说一下,萨维城住着许多汉族人。大莲不相信大龙会为了钱财丢性命。因为那件事,她差不多认定他是胆小鬼,但不是很多女人跟胆小鬼男人结婚了吗!有时候女人喜欢胆小的男人。大莲不用把这件事告诉丹朗,丹朗当然是好朋友,但他看见了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那是一个好天儿,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空气却很凉爽,让人心里喜欢。这时大莲已经到朱家干活了,工资比从前多五十块,再加上来笛姐姐有时送的旧衣服,这些都让大莲高兴。逛街大莲喜欢西街那些破旧但亲切的小铺子和铺子外面的摊床。走过这些小铺子是卖菜的市场,谁都知道大莲喜欢跟卖菜的熟人打打招呼。大龙总是一声不响地跟在她后面,有时隔着一两步远。大莲从不向这些人介绍自己的男朋友。结婚以后介绍要好得多,她是这么想的。在铺子和菜市场之间有一块空场儿,偶尔有一些流动贩子在这儿卖水果。这一天是三个西北汉子在卖新疆西瓜,保叫一元,自己挑八毛。大莲自己动手挑了一个瓜,大龙一副不想发表任何意见的态度,站在一边儿。大莲不喜欢男人有这样的态度,但大龙有别的令她欢喜的地方,爱情就是这样,总是让外人迷惑不解。她问西北人这是不是个好瓜。西北人说,如果他们告诉大莲这是不是个好瓜,她就得一元的价格。"买一半儿就够了。"在大莲不知说什么的时候,丹朗向她建议买放在刀边上的那毕儿西瓜,他好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西北人用那把弯弯的大黄钢刀轻易地把那半个西瓜切成若干小块。在西瓜旁边也有一把尖尖的匕首,是切小口用的。大莲觉得西北人狡猾,她也这么告诉那些西北人了。西北人说,不如你们东北人吧。接着事情就发生了。一个男人从大龙背后猛撞了他一下,大莲看见那个人是无意的,后来才发现这个人是醉汉。大龙被撞的同时,说了一句:"你瞎了?"那醉汉很清醒,但可以管没少喝酒但很清醒的人叫醉汉,不是吗?他马上抓住了大龙的衣襟。这以后,大龙没再说话。醉汉问大龙刚才说什么,大龙没有回答,前面说了,大龙没再说话。醉汉要大龙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大龙没说话,他也在摸着自己的衣襟,几次试图挣脱,都被醉汉抓得更紧。醉汉很壮。大莲走过去,拍了一下醉汉的肩膀,拍得短促有力,同时喂了一声。醉汉马上叫大莲滚开,他说,臭娘们儿,我懒得理你。大莲上去掰醉汉的手,被醉汉探到地上,跌坐在几步远的地方。丹朗想用一只手扶起大莲,另一只手还举着没吃完的西瓜,但大莲不起来。围观的人渐渐到齐了,等待着下文。可是,你知道吗?没有下文。两个男人四只手,抓着同一衣襟,僵持着,谁也不说话,仿佛有一百年那么久了。大莲充满鄙视地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她鄙视难?丹朗吃一口西瓜看一眼男人,吃另一口西瓜时看一眼大莲。转机出现,是西北人问醉汉,怎样才能放开大龙。这之前,有几个男人试图解劝醉汉,但醉汉说,谁劝我我打谁,你们可不是娘们儿。劝不开架的男人也不买西瓜,所以聪明的西北人想结束这局面。"给我跪下就行。"醉汉说。西北人问大龙是不是同意醉汉的条件,大龙没回答。醉汉再一次用力抓大龙的衣服,他想这个小子心里不服气。"大丈夫都不该在乎眼前……"西北人的话还没说完,大龙的腿打弯儿的当口,大莲握着西北人切瓜的尖刀冲过去,她把尖刀抵在自己男人的肚子:"你要是跪下,我就捅了你。"人群突然安静了。在这寂静的几秒钟里,住在远山山上的老天爷也会专注地瞥上一眼空场儿上的人们,的确是不同寻常的时刻。丹朗跑去叫朱笛了。朱笛是大莲子活那座宅子的主人,尽管他和年长的姐姐都住在这座宅子里,说了算的是朱笛。他还没到四十岁,但岁月把他变成了一块光滑的石头,没人能从他的脸上知道他内心正想着的事情。总之,他是艺术家喜欢描绘的那类男人。他在自己宅门口挂了一个贸易公司的牌子。公司和家庭在一处,没人再会觉得三个佣人是多了一点儿。瘦小的四川男人做饭,大篷购物办杂事,央珍是个小姑娘,她搞卫生。他把大龙从醉汉手里解救出来之后,带着大莲回家了。这之前,他问过大莲是不是要跟她男朋友去。大莲跟朱笛走回宅子的路上,一直到今天,他再也没提过一个字,关于大龙的事。他甚至也不问大莲最近和男朋友的关系。谁都能想象,这样的事肯定会给恋人带来一点麻烦,麻烦大小因人而异了。其实,大莲吃过西北人的西瓜以后,还从未跟大龙像以前那样亲热过。她去过两次大龙的修表店,都碰上他低头忙着。她像在自己家一样,径直走进柜台里面,再进里屋,大龙的铺盖乱七八糟地堆在板铺上。大龙和从前一样简短地回答她的问题,但她还是觉到了不同。大龙没有要她在某个适当的晚上过来同住,连暗示也没做过。这不免让大莲心头一沉,她是愿意跟这少言少语的男人睡在一起的,谁管他胆子大小。大篷觉得自己早就忘了那件事,可也不能女孩子主动问他,要不要睡觉?大莲知道自己不能这么问。所以,第三次来店里,她像陌生人一样站在柜台外面。大龙抬头看她时,还戴着那只修表眼镜。大篷看着那副像枪口一样的眼镜,有冷的感觉,仿佛这个几个夜晚前还温柔抚摸她每一寸肌肤的男人,现在是最大的坏蛋。"想结束,干吗不说痛快话?!"大莲是这么对他说的。在大龙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准确指向时,大莲已经走远了。说了硬气话的大莲和所有的女人一样,第二天就后悔了。第三天她试图让自己明白,她——大莲,并不是那么深地沉浸在大龙身上。如果他大龙主动提出散伙,她大莲是不会死乞白赖地吊死在大龙这一棵树上的。"这年头四个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我怕啥?"当时,在厨房大莲就是这么对大伙儿说的。央珍好心问大莲,要是大龙真的不要她了,她大莲愿意找个什么样的新主儿2大莲朝厨房里的四川师傅努努嘴,她说,肯定不要这样的。"那要什么样的?"央珍又问。"朱笛那样的还差不多。"大莲若有所思地说,接着又补充一句,"比他差一点儿也行,反正要找一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央珍感兴趣这样的聊天。朱笛的姐姐却打断了她们。她认为这两个姑娘不是吃饭撑的,就是没吃饭,饿糊涂了。她听了半天了。央珍和大莲分别去干自己的活计。这天晚上未奋没回未吃晚饭。晚饭后,朱笛的姐姐出去打麻将了。朱笛回来得很晚,差不多快十一点的时候,无上的星星安安静静,朱笛敲门。大莲看见央珍打开门,接着是朱笛搂着一个艳丽的女人一同进来。朱笛和女人在客厅里,他们放着流行歌曲,偶尔有笑声不和谐地混进来。大莲的住房在客厅左边,一切都听得真切。在一切声音逐渐变小时,大莲走进客厅,朱笛正和女人亲吻。大莲说大姐临走有事要转告。朱笛态度和蔼地跟着大莲来到吃饭的厅房,好像被打断的只是别人的亲吻。"我认识这个女人,她叫莎莎。"大莲说。"她是叫莎莎,怎么了?"朱笛没有生气。"她是妓女。"因为朱笛没生气,大莲就这么说了。她心里不愿承认这个事实:朱笛难得领回一个女人,好容易领回来一个还是妓女。"嗯,"朱笛拖了一个长声,接着说,"我还以为只有男人知道谁是妓女呐。""我以前在白家,她就跟白长寅好,是白长寅说莎莎是妓女的。"'它长寅是那个老二?"朱笛问。"是老三。"朱笛始终笑眯眯的。大莲不明白朱笛的表情所代表的潜蕴,多少有些后悔自己太快就说了真相。朱笛让她回去和央珍睡觉,他不再需要什么。央珍很快就睡着了。大莲却更加留神客厅里的动静。大约半小时,没有音乐,也没什么特别的声音。终于,朱笛把莎莎送到fJ口,然后来笛亲自锁好自家的房门,回去睡觉了。看着这一切的大莲,突然为那个叫莎莎的女人担心起来,这么晚,一个女人会不会路上遇到坏人?但还是很快进入了梦乡,为与自己无干的人担心,是一阵微风。这一夜,朱宅的人都睡得香甜。第二天上午,朱笛姐姐回来,说昨夜很不顺,输了八百。大凌和狗分别蹲在大门两旁,等待丹朗从这里经过。丹朗新近找到一个替人跑腿儿的事情,每天下午不上学以后,替人送东西或是取东西,这里是他的必经之路。大莲问过丹朗,替什么人送什么东西。丹朗一开始说,告诉你,你也不知道,是你不认识的藏族。可大篷有个毛病,喜欢追问。丹朗就不高兴地说:"替旺久送很轻的东西。"当然,聪明的丹朗不会说谁是旺久。大莲于是也不再追问下去,她有更要紧的事要丹朗帮忙。狗的名字叫路路,它已经看见丹朗渐渐走近,朝大莲连叫两声。大莲回身看见丹朗摇晃着的小脑袋,就站了起来。她站起来比丹朗高半个身于。丹朗一屁股坐在狗的旁边,他一边搂着狗头摩攀着,一边喊自己累了。大莲只好又蹲下。"你去了?"大莲问他。两天前她要丹朗替他察看大龙的情况。自从她赌气离开修表店之后,大龙还没来过一次电话。丹朗点点头。"他在干什么2""修表。""屋里有别的女人吗?"'树的女人?就有一个女人。""那女人在那儿干什么?""没干什么,站着。""是修表的?""反正不一会儿她拿着表走了。""你真没用。""那你还找我!""你问他了?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没时间。""没时间,没时间!他忙个鬼呀。""他修表,我看见他摆出来好多表。""你在他那儿呆了多长时间?""进去时候还有太阳,出来的时候太阳没有了。""你在那儿干什么了?""不知道,好像很快就睡觉了。""什么睡觉了?你大白天在修表店睡觉?""睡了好长时间,头疼呢。""那他呐?""我不知道,我睡觉了。""他也睡觉了吧?""我醒了,他在睡觉。""行了,你这个笨蛋。我再也不会求你办事了。"丹朗生气地站起来。他说,大莲再找他一回,哪怕就一回,她也是狗。大莲决定第二天自己亲自去修表店,看看大龙安的什么花肠子。她之所以决定第二天去,是侥幸心理,也许大龙会在她去之前打来电话,她这么盼望着。第二天一整天都很忙,她没腾出时间去修表店。朱笛的姐姐过生日。一切都忙完以后,她觉得天太黑了,不敢出去。有时,四川厨师天黑以后出去,大莲知道女人不该跟男人一样不小心。第三天上午,是朱笛把大莲带到修表店去的。路上,大篷高兴极了。她问了两次,朱笛是不是要修表?朱笛第2次回答得莫名其妙,他说,到那儿再说吧。大莲笑了,修表还是不修表,都没搞清楚,干吗去修表店?但是大莲仍旧高兴,终于有一个理由,可以摆在大龙面前:是朱笛要她来修表店的,可不是俺大莲自己要来!修表店里还有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对朱笛和大莲说:"尸体已经弄走了,过一会儿要来人问这姑娘一些问题。"朱笛告诉大莲,大龙被人杀死了。说完这话,他握紧大莲的手,决定和大莲一起回答警察的问题,这姑娘已经惊呆了。故事到这儿应该结束了。等着警察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一般需要较长的时间。这不是一个篇幅很长的故事,让读者做这样的等待似乎不太人道。再说一句,这故事发生在一九八七年炎热的夏天里。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有时是很多时间,才能使经过的人咂出其中的滋味。上面的这件事,是我离开萨维城前眼见发生的。当时议论着一些细枝末节,并没觉到滋味之类的东西,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我那时感兴趣的是大莲在男朋友死后的心情,说心里话,她看上去的确有些麻木,但有时你发现她又是很难过。人,有很多很怪。在大莲的男朋友死后不到一个月,至少来宅里的人知道了谁是凶手。当然这一切跟警察无关,我慢慢说吧。那是一个典型的萨维城之夜,稀落的狗吠,仿佛把夜晚植入了你的心中。我在客厅茶几上摆扑克,我的感觉不是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是周围的一切吞没了我,让我不可能做摆扑克以外的任何一件事,甚至也不能停止援扑克。说老实话,我常有这样的时候,沉浸在一件很机械的事情里,脑海里一片空白,没多久就会有一个奇怪的想法钻进我的心,我自语地说出它,有时它是不合逻辑荒谬的,所以它让在场的人笑一通,最后由我姐姐替我解嘲,说我又走火火魔了。她私下里认真建议我去看医生,但除了她没人担心这个,无论哪方面我都是正常的男人。这一天,我一个人在客厅,我说话时也没听见有人在客厅门口,但是他应声了。你知道吗,我能看见那么巧的巧合,两件在不同星际的事情,真能在你眼前毫无道理地碰撞,撞出火花,照亮结局,我相信这一切。"你知道吗?他没跑了。"我第一句话是这么说出来的,就像茶杯里溢出的水流淌在桌面上,被看到的人重视起来。"知道什么,朱哥?"四川厨师端着茶杯应声进来。他路过还是一直呆在门外,我没问。我当时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下面要说的话。"谁没跑了啊?"他问我。"那个凶手,杀死大龙的那个凶手。"我这么说了。这叫乱说,叫胡说,叫什么都成,有时我就想这样。有一次我对姐姐说,她丈夫有外遇了,说的时候,我想开个发坏的玩笑。可后来他们因为姐夫有外遇离婚,姐姐就说让我说中了。四川厨师第二天找到我,没等说话,就哭了。我是一个男人,当然不会马上问另一个哭着的男人,为什么哭。我递给他一支烟,让他坐到客厅的沙发里,抽第三口烟时,他就说出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杀死大龙的凶手叫王玉成,是四川厨师的老乡。四川厨师说,那个人没想杀死大龙,只想吓唬他,但他却死了。四川厨师一直站在旁边,看见老乡怎样失手杀死了大龙。我没想到一个搞黄金走私的人居然在我家厨房当厨子,生活真是充满悬念的怪物。可他说,他本来就是个厨师。我问他,既然知道自己是厨师,干吗还去搞黄金?他说他不过是替别人跑腿,干杂活,挣小钱儿的。原来这两个挣小钱儿的人的分工是,把黄金弄到手表里面,然后再带出去。这样,他们需要一个修表匠。他说,他们和大龙合作好久了,一直没出任何差错。但他没说怎样把黄金弄进表里。他要我替他想想,如果他说出来他们是怎样子的,肯定还会有人再杀了他。如果横竖都是死路一条,他就不会求我帮忙了。我告诉他,我不在意这些,因为我从不做黄金生意。我只想知道,我能帮他什么忙。他说,丢了两块黄金。我也没问他两块是多少。他说,他们怀疑是落在修表店了,因为那天表店下班后,来个警察,无论如何要修表,他们心虚就从后门溜了。但当大晚上回去找大龙时,大龙说没看见有黄金落在那儿。"我们出去时,天已经黑了。如果我们落在外面,回头找时,也不会找不到,天黑了,谁能看见地上有金子?""也许他真的没拉到,也许你们根本没落在修表店里。""这不太可能,我们是有经验的人。"四川厨师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自信地说话。"我老乡怎么问他,这个大龙就是那么一句话,他没看见。""你们为什么不相信他?"'不知道,他的样子不像是没看见。""他很慌乱?""不,他不慌乱。""这也许就可以证明,他没拿。""谁知道,当时,我老乡认为这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宁可舍命,也不交黄金。"四川厨师咽了一口吐沫,接着又说,"我老乡开始揍他,我也帮手了,找不到这两块黄金,我们也没好日子过。""他改口了?""没有,这家伙一句话也不说了。""你知道你们那会儿在干什么吗?""找黄金。""后来哪?""我老乡拿刀子了。我知道我老乡只是想吓他,让他说实话,可他躲闪时,我老乡就扎错地方了。"大莲就是这时候冲进客厅的。她的拳头胡乱地朝四川人头上抢过来,他们的个头一样高。四川人躲闪,却不敢叫骂。我拉开大莲以后,四川厨师退到沙发后面,惊恐地看看大莲。"你这个狗娘养的,就因为他没看见你们的金子,你们就杀人?我要是不把你宰了,就姓你的姓儿。"大莲在我怀里大骂四川人。"不是我干的。"厨师说。"谁也跑不了,你们这些富生。"我分别安慰四川厨师和大莲。四川厨师不停地陈述自己的看法,他要我相信,大龙这小子是个贼胆子,是遇到大事不慌不乱的家伙,肯定是他拿了黄金。但是他们杀死大龙,并没有在他的店里找到东西。四川厨师说,东西已经转到别处了。我开始明白他的企图,要我相信杀了该杀的人,而后我也许可以帮他。我不是这样的人,他给我做饭,知道的仅仅是我的胃口。大莲却问我想怎么办。我问她怎么想,她哭了。她说,她相信大龙没拿那金子,因为她了解大龙,她认为大龙不是舍命不舍财的人。我问她,是不是认为大龙是胆小鬼,她说,现在说不好了。四川厨师知道我认识一些人,在一些人那儿有点面子,当然这些人很特别。可四川厨师竟然知道了这些。他原先打算一口咬定他老乡杀人后带着黄金溜了。这样,他就可以开脱自己。现在他老乡被逮住了,他担心的是交代不了的那两块黄金会让他变成残废人。他要我帮的就是这样的忙,替他说情,保留健全的身体。这样的忙,我怎么帮?大莲停止叫喊哭泣以后,又问过我一次:"你想怎么办?朱大哥!"我知道,她这么问我是尊敬我。也许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么多。前面我说的话,有真有假,和生活的本质状态差不多。如果没有角度的变化,任何事情都没有充分被陈述的理由。当然这是事实:杀死大龙的凶手至今仍然在逃。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月】莲姐(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