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小说】公文包

2019-10-20 作者:小说   |   浏览(197)

10bet国际官网 1 县外贸局局长年爱,一清早起来进厕所方便,裤子还没有羁好,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他抓起话筒没有好趣地说:“谁呀?打电话也没有个时间?”可是,那句话还没有说毕呢,他的口气就来个180度的大转弯,“啊,您是县长啊。我是年爱——哈哈,爹妈取的名字啊,没有办法。都52岁了,还恋个啥爱?有事情只管吩咐——啊,要我马上到温窦乡袁杨村去?”这时候,年局长的老婆谭琴从寝室里穿着内衣在房门上也一把抓过了接听电话,一听那话,脸色就很不好看起来。年局长只好对电话里的县长说:“县长啊,等一会儿啊,换个电话啊,有人在偷听我俩的电话——打我的手机吧——”
  谭琴气得把接听电话“啪”地一压,年局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只听得年局长点头应声道:“啊,好的,我马上就给我们的小车司机打电话,让他准备出车,我就去会见那个席玛思.由呢球思.里迪秦仁。好,挂了!”年爱这边一挂呢,这边就给小车司机打手机:“喂,小李吗?快把车子开到我的门上来,送我去山里,要快啊。县长说,八点半以前一定要赶到袁杨村。好,挂了。”
  年局长左一个挂字,右一个挂字,谭琴听在耳朵里怀疑在心里,就象抓住了什么把柄,怒气冲冲地对年爱说:“好哇,大清早的就挂呀挂的,你到底挂上谁啦?”
  年爱说:“刚才不是县长亲自布置任务嘛,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能挂谁呀?”
  “哼,想骗我呀?如今的小姐多得怪,有几个科局长的不变坏?”谭琴说,“大清早的,县长能叫你去温柔乡,鸳鸯村啊?去会你的情人啊——还搞什么先进性教育呢,你得把在外边挂情人的事情给我讲清楚!”
  年局长一听,忍俊不禁地笑着说:“谭琴你呀你呀,真是乱弹琴,把醋瓶子给打翻罗——县长让我去的地方,是那个乡姓温的和姓窦的多,就叫做温窦乡,哪里是什么温柔乡啊?要去的那个村呢,姓袁的和杨的多,就叫做袁杨乡,哪里是什么鸳鸯乡呢?”
  “好,前边就算我听误会了。”谭琴说,“那席梦思上由你球思你的情人呢?怎么解释?”
  “哈哈……”年局长差点没有把腰给笑岔了气,十分认真地解释,说,“那是一位外国客商,考察了我们县的地方资源,在北部山区要合资办一个企业,人家的名字不象我们的名字简单,三两个字的,人家的名字就叫做席玛思,由呢球斯,里迪秦人。不是什么你的情人我的情人,我俩都没有情人!好了,别胡闹了,我还得赶紧收拾打扮一下呢,把我的那一套高档西服快找出来,外贸局局长的外表形象首先得搞好呢。”
  谭琴听年爱这么一解释,回想他老年对自己的一惯忠诚,对自己的误听误会也觉得很好笑,就麻利去给年爱找出了新西服,帮着年爱扣衬衣、打领带的好一番收拾打扮。年爱对着镜子照了照,自我感觉良好。还准备刮一下胡须呢,楼下却响起了小车喇叭的催促声。年爱从窗户上探头应了一声“就来!”伸手就抓起床头柜上放的公文包。没有注意昨天晚上靠在床头看了文件的,还没有拉上拉锁;他那么慌忙一提溜,就从公文包里掉出来了笔记本。
  那该死的笔记本对半分开趴在了地上,谭琴弯腰去拣起来,要帮忙朝公文包里面塞呢,不料从中却抖落出一张照片来。谭琴连忙拾起来一看,哎呀,原来是一张大姑娘的半身照片!谭琴的神经一激灵,仔细瞧那照片上的姑娘:乌黑闪亮的头发梳着一对羊角辫,额脑盖上的刘海飘逸着迷人的韵味,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两瓣萍果红的脸蛋上镶嵌着俩让人着迷的“酒窝儿”,鼻梁棱角分明,牙齿排列着洁白。再往下看,胸部丰满而又挺拔;再朝下看,没有了。因为是半身照。谭琴索性就不看了,心说,难怪他这么性急地要走呢,还说没有挂!就气不打一处来,拦住了年爱的去路,责问道:“哼,还说没有挂,这照片上的小蜜是谁?不给我说清楚,就别想出这个门!”年爱并不生气,这件事情本来还可以逗谭琴玩的,但一想今天有重任在身,玩笑开大了,就不容易走脱身,就想尽快息事宁人,好完成***布置的任务,便笑嘻嘻地对谭琴说:“那个小蜜是我三十年前就挂上了的啊,你把照片翻过来看看,再发脾气行不行?”
  谭琴把照片翻过来一看,情不自禁地照上面的一行字念道:“送给我最亲爱的人,年爱,谭琴1977年春。”
  年爱十分认真的问起来:“是不是三十年前就挂上的小蜜啊?”
  谭琴扑哧一笑:“还不快给我滚到山里去!”

王副局长自从省城开完展销会回来,就像霜打得茄子,焉儿吧唧的,整天耷拉着个脑袋。在老婆的再三追问下,才说出原委:再一次晚宴上,贪喝了几杯,第二天上了火车,才发现公文包丢了,里面有一千多块钱呢……
  老婆虽是有名的河东狮吼,但还不失贤惠,尽管也很心疼那一千多块钱,,但看到丈夫痛心疾首的样子,便也就劝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注意就行了,听老爸说,你的正局马上就批下来了,关键时期你不能掉链子,精神点!话虽这么说,可王副局长依旧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引来同事们阵阵嘲笑:花起公家的钱潇洒大方,丢了自己的钱就愁眉不展,吝啬鬼!
  这天晚上,王副局长正在小区溜达,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一个拿腔拿调的声音:喂,王局吗?你是不是丢了一件东西?王副局长一听,就知道是局里那几个调皮鬼在跟他开玩笑,便没好气的说:是啊,我把你妈丢了!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天,王副局长迎面碰上了刘局长,刘局长匆匆和他打了个招呼,又回过头来,一脸的神秘,对了,一会到我办公室,我和几个局长碰碰头马上就来!
  王副局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顿时忐忑不安起来,刘局是专管纪检工作的,办起案来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私下人们都叫他黑老包。他找自己,准没好事。
10bet国际官网,  一小时后,王副局长走进了刘局的办公室。
  刘局很严肃,示意他坐下,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问:小王,听说你丢了件东西?
  王副局长一听,本想一口否认,谁知一眼看到自己的公文包就在刘局的桌子上,不觉大汗淋漓,哆哆嗦嗦地说,局,局长,我说,我交代……
  原来,那次晚宴后,王副局长去了天上人间,找了俩美女好好享受了一番,直到回到宾馆,才发现把公文包丢在小姐床上了。打电话问,人家死活不承认,虽然里面钱不多,可里面有自己的名片,更要命的是,里面还有他在省城和小情人的亲密照,一旦泄露,自己的升迁泡汤不说,就家中那母老虎不生吃了他啊!要知道,自己的这点小前程,全是凭岳父的脸面挣来的!他出差回来,一直惶惶不可终日,谁知还是……
  刘局开始还饶有兴趣地听着,可渐渐脸色就严肃起来了,他站起来,抓起桌子上的公文包朝地上一丢,本想通知你进班子的消息,不想你会做出这种事……这是省城一个好心人拾到的,打你手机还挨了骂,就托人按你的名片送到这里来了,他再三保证里面的东西什么也没动,你回去查查吧!
  王副局长昏头昏脑地走出局长室,找到没人的地方悄悄打开包,翻遍上上下下,除了钱和照片,其余的什么东西都在。他愣了好半天,才悟出其中的奥秘:钱让小姐拿走了,照片让小姐给扔了,没用的就抛弃了……回忆昨晚的电话和刚才自己的供词,,,,,王副局长的汗刷地下来了,他狠狠拍了几下自己的脑壳,后悔的几乎瘫倒在地……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绿野·小说】公文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