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妾成群》再现“一夫多妻”制度下女性坎坷的命运!10bet国际官网:

2019-11-30 作者:小说   |   浏览(163)

九八九年春天的一个夜晚,我在独居的阁楼上开始了《妻要成群》的写作,这个故事盘桓于我想象中已经很久。“四太太颂莲被抬进陈家花园的时候是十九岁…”,当我最后确定用这个长句作小说开头时,我的这篇小说的叙述风格和故事类型也几乎确定下来了。对于我来说,这样普通的白描式的语言竟然成为一次挑战,真的是挑战,因为我以前从来未想过小说的开头会是这种古老平板的语言。激起我创作欲望的本身就是一个中国人都知道的古老的故事。妻、奏、成、群,这个篇名来源于一个朋友诗作的某一句,它恰如其份地概括了我头脑中那个模糊而跳跃的故事,因此我一改从前为篇名反复斟酌的习惯,直接把它写在了第一页稿纸上。或许这是一张吉祥的符咒,正如我的愿望一样,小说的进程也异常顺利。新嫁为妻的小女子颂莲进了陈家以后怎么办?一篇小说假如可以提出这种问题也就意味着某种通俗的小说通道可以自由穿梭。我自由穿梭,并且生平第一次发现了白描式的古典小说风格的种种妙不可言之处。自然了,松弛了,那么大大咧咧搔首弄姿一步三叹左顾右盼的写作方法。《妻妻成群》这样的故事必须这么写。春天以后窗外的世界开始动荡,我的小说写了一大半后锁在了抽屉里,后来夏天过去秋天来了,我看见窗外的树木开始落时,便想起我有一篇小说应该把它写完。于是颂莲再次出现在秋天的花园里。我想写的东西也更加清晰起来。我不想讲一个人人皆知的一夫多妻的故事。一夫四妻的封建家庭结构正好可以移植为小说的结构,颂莲是一条新上的梁枝,还散发着新鲜木树的气息,却也是最容易断裂的。我不期望在小说中再现陈家花园的生活,只是被想象中的某些声音所打动,颂莲们在雪地里踢足走动,在黑屋里掩面呜咽。不能大步走路是一种痛苦,不能放声悲哭是更大的痛苦,颂莲们惧伯井台,惧怕死亡,但这恰恰是我们的广泛面深切的痛苦。痛苦中的四个女人,在痛苦中一齐拴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像四棵枯萎的紫藤在稀薄的空气中互相绞杀,为了争夺她们的泥土和空气。痛苦常常酿成悲剧,就像颂莲的悲剧一样。事实上一篇小说不可能讲好两个故事,但一篇小说往往被读解成好几种故事。譬如《妻宴成群》,许多读者把它读成一个‘旧时代女性故事“。或者”一夫多妻的故事“,但假如仅仅是这样,我绝不会对这篇小说感到满意的。是不是把它理解成一个关于“痛苦和恐惧”的故事呢?假如可以作出这样的理解,那我对这篇小说就满意多了。

大家好,我是小花,今天推荐的书是《妻妾成群》,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张艺谋导演非常震撼人心的一部作品,它就是自苏童的《妻妾成群》改编而来,故事讲述了封建社会“一夫多妻”制度下,女性受到封建礼教的压制而日益扭曲的人生历程。《妻妾成群》这部小说借旧中国特有的封建家庭模式作为框架,从年轻、水灵、有文化的颂莲踏进陈府大门写起,到颂莲发疯、五太太文竹进陈府大门戛然而止,触及的是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学屡见不鲜的封建家族制度和男权中心文化“吃人”的主题,展现了封建社会大家族中,女性被各种欲望钳制苦苦挣扎的一面。文中作者以冷静的笔触为读者展现了一个极度可悲的女性生存世界,她们是一群卑微而又可怜的人物,她们的命运如水中之萍,时时都有被淹没的危险。“一夫多妻”的家庭结构留给她们的是十分狭窄、令人窒息的生存空间,争宠斗法是她们拓展自己生存空间的惟一的选择。而在阴谋迫害与工于心计之中,每一位女性都背离了自己幸福生活的初衷,逐渐沦陷在封建礼教与男权主义的压迫之间,演绎了一幕幕无法挽回的人生悲剧。

1.

精编书摘

10bet国际官网 1

1.颂莲发现窗子也一如梦中半掩着,从室外穿来的空气新鲜清冽,但颂莲辨别了窗户上雁儿残存的死亡气息。下雪了,世界就剩下一半了;另外一半看不见了,它被静静地抹去,也许这就是一场不彻底的死亡。颂莲想我为什么死到一半又停止了呢,真让人奇怪;另外的一半在哪里?

2.本来就是做戏嘛,伤心可不值得。做戏做得好能骗别人,做得不好只能骗骗自己。

3.颂莲叹一口气,他对我好有什么用?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人可以依靠。

10bet国际官网 2

4.颂莲后来想起重阳赏菊的情景,心情就愉快。好像从那天起,她与飞浦之间有了某种默契,颂莲想着飞浦如何把蟹爪搬走,有时会笑出声来,只有颂莲自己知道,她并不是特别讨厌那种叫蟹爪的菊花。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妻妾成群》再现“一夫多妻”制度下女性坎坷的命运!10bet国际官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