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爱,直至成伤 棉花糖 【10bet国际官网】

2019-11-23 作者:小说   |   浏览(200)

10bet国际官网,一个意外的失误,凤宝钗被我按在了身下,在诱人的月光下,一个绝世美女被我按在了身下。我的脸和凤宝钗的脸贴的很近,我的呼吸越来越紧凑,凤宝钗的呼吸比我还急,就算在月光下,我也看的出来她的脸红了。凤宝钗的嘴唇距离我越来越近,我几乎不能呼吸,欲望和理智现再正在我的脑袋里激烈的搏斗着,是亲下去?还是站起来?我正在疑惑?三秒钟过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行!我不可以现在做这些事情!林巧儿正在受苦,我怎可以在外面享乐?我也要承受和林巧儿一样的痛苦!“对不起,是我失足了。”我的意志力让我再次站了起来。“没,没关系。”凤宝钗急促的呼吸着。“我们可以走了。”我将地上的凤宝钗搀扶了起来。“我现在可以把我的初吻献给你吗?”凤宝钗有些不甘心。“不行。”我回答的也很果断。人类对欲望的追求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欲望过后才发现,原来欲望原本只是一瞬间的感受,感受完了,自己所付出的代价往往比想象中的还要多。月光下,我和凤宝钗又开始了长征,我的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机械性的向前运动着,现在的我多么渴望老天爷给我一个奇迹,让我不在这个交通相对发达的现代社会承受这种原始社会长途跋涉的煎熬!嘟!嘟!两声汽车的喇叭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这个汽车喇叭声怎么听起来这么的耳熟?我回头,是程伯的车!“程伯!”我激动的扒在了程伯的车前盖上猛亲了几下。“小子,见到我用的着这么激动吗?”程伯从车里探出了脑袋。“激动,当然激动!您就是我的红太阳!”我毫不犹豫的窜进了程伯的车里,凤宝钗则是没有办法的跟在我的后面上了车。“你小子今天又在这里搞什么鬼啊?”程伯看着凤宝钗问我。“没搞什么,只是路过,看看海,顺便送这位凤宝钗同学回家。”我将‘同学’两个字说的很重。“哦,原来如此,说,去哪?”坐程伯的车送凤宝钗回家的确是安全多了,既然不怕凤宝钗勾引我,也不用担心车费的事情,真是一举两得!虽然下车的时候凤宝钗一再要求我到她家去坐一坐,但是还是被我很直接的拒绝了,我现再实在是太需要休息了,再不休息,我很有可能残废。“程伯,谢谢你。”我回去的时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谢我什么?谢我帮助你一只脚踏两条船?”程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一只脚踏两条船?程伯,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和凤宝钗同学只是普通的关系。”我辩解到。“一起去酒店开房,然后又这么晚送她回家,当然只是普通关系,象这种普通关系我年轻的时候一大把,而且很多都还普通出了小孩。”程伯笑着对我说道。我鼓着嘴巴保持沉默,有些事情只会越抹越黑。看我没有说话,程伯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傻小子,耍你的,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您怎么知道?您又没有跟踪我。”我反驳到。“有些事情不需要跟踪你,瞧你这个傻头傻脑的样子就知道了,走吧,我现在带你去个地方。”“去个地方?这么晚了,程伯不会是想带我去鬼混吧?”我期待的问道。“我几十年都没有鬼混了,不过,你如果诚心想鬼混,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地方,包你满意。”程伯鬼笑着推了推我。虽然程伯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他的一些语气听起来还象是个经世不久的年轻人。“程伯,这么晚您到底带我去哪里?”“去了你不就知道了,几分钟就到了。”程伯带我去的这个地方我的确没有想到,不过这个地方我来过几次,而且每次几乎都改变了我的人生,这个地方就是,孤儿院。“程伯,这里……我好像来过?”我装陌生。“你当然来过,大头王都已经跟我讲了。”“大头王?您说的是王老师?您认识他?”我问道。“何止认识,我和他已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世界就是这么小,很多我们认识的人之间都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您现在带我来……?”我必须搞清楚此行的目的。“自从大头王来了这里之后,每个周末我都会上山和他对月畅饮,不醉不归!”程伯说的很兴奋,看来他也是个喜酒之人“老王!我来了!”程伯对着孤儿院大喊了一声。十几秒过后,大头王提着一坛酒从孤儿院里跑了出来“老程,小点声音,孩子们都睡了。”“你知道我的嗓子一直都是这么大的,今天拿的什么酒啊?”程伯一把抢过了酒坛打开了就闻。“刘得桦,你来了。”大头王好像对我的突然到来一点也不意外。“王老师,我现在到这里来,您不感到意外吗?”我问了一句。“有什么好意外的?你又不是没有来过?”大头王反驳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是我知道,他们今天叫我来这里的目的绝对不止如此。“走,到老地方去不醉不归!”程伯对今天的酒相当的满意。程伯所说的老地方就是教堂后山的一座小亭子,这座小亭子所处的位置非常的好,想必当初建它的时候也是考虑过的,坐在亭中,远处的大海一览无余。就算在月色中,大海还是显示着它宽广无限的胸怀和波澜壮阔的英姿。“来,刘得桦,你也满上!”程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三个酒杯。“学生不能饮酒。”我假装客气。“是不是不给面子?”程伯故作生气到。“这个……”我犹豫。“小孩子,少喝一点,一杯吧,就一杯。”大头王帮我解围。“好,一杯,就一杯!”程伯爽快的帮我倒了一杯酒。“王老师,这是什么酒?”我问了一句。“你尝一尝不就知道了?”程伯将酒杯放到了我的嘴边。“谢谢,我自己来。”我怎么好意思让程伯帮我喂酒。我先闻了闻酒味,浓烈,然后又轻轻的抿了一口,我靠!这到底是酒还是酒精?怎么喝起来象火一样?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大头王看着我的眉头笑着问道。“够劲!”我竖起了大拇指。“这个酒的名字叫做思恋。”大头王说出了酒的名字。“思恋?”我实在是不明白这么烈的酒怎么会有这么柔情的名字?“刚开始的时候浓烈,慢慢的会有些甜,最后当你以为没有感觉的时候,它已经融入了你的身体,忽然之间你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燃烧了,就好像烧遍你的全身一样,对不对?”大头王问道。对啊,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感觉浓烈,然后慢慢的感觉有些甜,最后下肚之后以为没有感觉了,但是它已经在你的心脏之中燃烧了起来,让我全身发烫,这种感觉的确有一些好像思恋的味道。“王老师,这种酒您是怎么做的?”我好奇的问道。“很简单,二锅头加杨梅。”“二锅头加杨梅?”“哎呀,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喝酒!喝酒!”程伯的酒瘾已经按耐不住了。“好!喝酒!喝酒!”大头王也一样。程伯和大头王就在那里喝,我则象是店小二一样的帮他们不停的斟着酒,都已经喝了二十几杯,他们两个都还好像没有解渴一样,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好酒量。“刘得桦,你知道我们今天要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喝到第二十八杯的时候,大头王忽然问道。“不知道。”当然不知道,我又不是神仙。“老程,你这辈子有过几个女人?”大头王忽然转换了话题。“我?”程伯一杯下肚“记不清楚了?”“那就是很多了?”大头王也喝了一杯。“很多。”程伯皱了皱眉头“你呢?”程伯反问到。“一次。”大头王回答。“一生只和一个女人亲密过,你不觉得后悔吗?”程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后悔,反倒觉得很幸福,你呢?一辈子和那么多的女人亲密过,你后悔吗?”大头王反问。“你说呢?”程伯又是一口一杯,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到头来连一个和自己分享人生的人都没有。”“我好像也一样。”大头王抿了一口。“不,你不一样,至少你还有完美的回忆,你对的起你自己和你爱的人。”程伯已经有些上头。“你说的很对,至少我还有完美的回忆,一辈子一个女人,足够了,每次呼吸,我都会想起她。”大头王很满足的说道。“而我!每次呼吸都会想到不同的女人,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很想早点完蛋。”程伯忽然拍了拍我“年轻人,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就足够了,知道吗?至少,你老的之后会觉得幸福,不要象我,一辈子那么多的女人,最后连点回忆都没有。”听到程伯和大头王你一言我一语,我心里大概明白了他们今天要我来的目的。“两位前辈说的有道理,但是,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健康幸福,让她的未来有保障,但是我……”我对自己前途很有自知之明。“看来你还是不懂。”程伯和大头王异口同声的说道。“为什么?”我问。“爱是很单纯的东西,千万不要掺进了杂质,爱不是商品,什么叫未来有保障?狗屁!”程伯对着空地吐了一口唾沫。“谁敢说自己的未来有保证?你以为爱是什么?是一张几十万的存折,还是洋房别墅?”大头王微笑的问道。“但是至少不能让自己爱的人得了病没有钱治疗,饿了没有饭吃。”我认为我说的话有道理。“得了病又怎么样?没有饭吃又怎么样?如果现在可以让我选择,我情愿病死在钟珍的怀里,因为这样我们两个都会感到高兴。”大头王肯定的说道。“这样您还会感到高兴?”我不解。“爱本来就是不实际的东西,实际了,就变成了商品,一切都拿物质换算,你直接去找个妓女不就行了?”程伯调侃到。“孩子,爱一个人就要让她精神上得到满足,而不是物质上的?你觉得你和林巧儿在一起高兴吗?”“高兴。”我脱口而出。“和凤宝钗在一起呢?她好像比林巧儿有钱一些,而且长的都可以当香港小姐了,你可以客观的选择吗?”“这个,好像客观不了。”“这就对了,客观了就不是爱了。”虽然和林巧儿在一起只是打打闹闹,但是我真的觉得很满足,虽然和凤宝钗在一起总是可以去些很高档的地方,但是那种感觉不及和林巧儿在一起的万分之一,这难道就是大头王所说的精神恋爱?现在的社会还有精神恋爱吗?现在的社会还有爱吗?我问自己。“现在你明白了吗?”“大概明白了,但是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死去!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两位前辈,我走了!”我将牙关一咬,站了起来。“你真的可以将林巧儿拱手送给凤龙簪吗?就是为了帮她治病?”大头王也站了起来。真是想不到他们连我的这个打算都知道,狠。我望着远方的大海,没有回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痛苦一辈子,就算林巧儿的病好了,你也会痛苦一辈子。”程伯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只要她好,我无所谓!两位前辈,我走了!”我没有再回头,离开了饮酒亭。“象他这样的男孩子现在真的不多了。”“的确不多。”“我们该怎么帮他?”“不知道。”“为了爱人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他让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大头王笑了笑。“也许他是对的。”“也许。”“但是,我还是要帮他。”“我也一样。”我下山的时候眼睛有些湿,不过我没有让任何人看见,将林巧儿拱手想让,我还有选择吗?我的痛苦谁又明白?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在门口,我将自己的嘴角微微的扬起,不可以让林巧儿看到我的不高兴。进门之后我打开了客房的顶灯,林巧儿正蜷缩在沙发上,她没有盖被子,我有些心疼。“你终于回了。”林巧儿被灯光照醒了。“这么晚了还不睡?”我微笑的问道。“和凤宝钗玩的还好吧?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了呢?”林巧儿揉了揉眼睛。“你等我干什么?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你不是想我早点死吗?”我尽量的保持和平时一样的语气。“谢谢你。”林巧儿忽然说道。“谢谢我?”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不是我谢谢你,我是替白雪公主谢谢你,她本来想自己跟你说的,但是她现在已经睡着了。”林巧儿还是那么倔犟,她的这种性格真的有那么一点点象我。“白雪公主回来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装傻。“好了,谢也谢过了,我上去了。”林巧儿走下了沙发。“知道困就早点休息,不要总占着我的宝贝床!”我对着林巧儿违心的说道。“白痴。”林巧儿丢了一句自己上了楼。“你才是白痴!我今天晚上和凤宝钗玩的很愉快,她还说她哥哥很想你!”我对着林巧儿的背影说道。听到我的话,林巧儿微微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走上了楼梯。第二天上午刘得桦的母亲整理林巧儿房间的时候发现林巧儿的枕头是湿的,她自言自语道:“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怎么睡觉的枕头都是湿的?”今天是星期六,没有课,一大早我就主动的来到了凤宝钗的家里,我来这里当然不是来找凤宝钗谈恋爱的,我是来找凤龙簪的。“恩人!你怎么来了!”凤宝钗看到我的眼中尽是惊喜。“路过,来找你哥哥的。”我说。“快进来,我哥哥到海边跑步去了,马上就回了。”凤宝钗几乎是将我抓了进去。“我还没有吃早餐,麻烦你了。”我坐在凤宝钗家客厅的沙发上说道,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劫富济贫的机会。“恩人,你等着,我帮你做!”凤宝钗兴奋的跑进了厨房。五分钟之后,凤宝钗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番茄鸡蛋面走了出来。“你也会做番茄鸡蛋面?”我有些意外。“这个是林巧儿教我做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凤宝钗总是那么的诚实。我尝了两口,味道不错,但是比起林巧儿做的,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不过,也许我的评价不够客观,但是对于爱,谁又客观的起来呢?“好吃!好吃!”抹嘴巴的时候我对凤宝钗的厨艺大加赞赏,凤宝钗听到我的赞赏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就在凤宝钗收拾碗筷的时候,凤龙簪锻炼回来了。“刘得桦,你来了。”凤龙簪上前寒暄到。“我今天是在找你的。”我开门见山的说道。“找我?”凤龙簪有些意外。“这是林巧儿的固定电话和手机号码,她要我给你的。”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是吗?谢谢。”凤龙簪接过纸条看了看“这个好像不是林小姐的字体。”我靠!这你都看的出来,想必是对着林巧儿的字体幻想过,看来我还模仿的不像。“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是她要我给你的。”我站了起来“我的事情办完了,我走了。”“这么快就走?不等宝钗了?”凤龙簪问道。“我今天不是来找她的,对了,林巧儿还说了,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找她谈谈天。”我走到了门边。“带我谢谢林姑娘,也谢谢你专程还跑一趟。”凤龙簪很客气。“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学习雷锋将自己喜欢的人送给需要的同志,我真是个白痴!“呓?哥,刘得桦呢?”凤宝钗从厨房里出来之后问道。“刚走。”“走了?”凤宝钗跑向了门外。凤宝钗家的房子在海边显的特别的显眼,我总感觉那应该是王子和公主住的地方,也许我的选择没有错,凤龙簪和林巧儿本来就是王子和公主,而我,只是一只永远都变不成王子的臭青蛙。“恩人,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凤宝钗追了出来。“事情办完了当然要走了,为必还真的白吃白喝一天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恩人,你今天有空吗?”凤宝钗含蓄的问道。“小魔女!我求求你了!以后不要再叫我‘恩人暮貌缓茫≈苯咏形伊醯描氩痪偷昧耍〔还豢梢栽诠诔『洗笊慕校蔽腋械胶芊车乃档馈?nbsp;“好!刘得桦,我知道了。”凤宝钗叫我名字的时候竟然脸红了。“今天我正好有空,你想去哪里?”我觉得我也应该对凤宝钗稍微好一点了,毕竟她对我真的还不错。“太好了!”凤宝钗高兴的跳了起来“今天你陪我到金牌时尚广场去购物,好吗?”“金牌时尚广场?”我靠!这个小魔女可真的是有钱,金牌时尚广场我只去过一次,那次我本来打算在里面买一条皮带,但是找来找去才发现里面最便宜的一条皮带都要一千多块钱,根本就不是我这种无产阶级可以消费的地方。“我今天真的很高兴,一定要在里面买个痛快!”“小魔女!少花点钱买奢侈品,多帮帮孤儿,知道吗?”我充满正义感的说道。听完我的话,凤宝钗竟然痴痴的看着我发了呆。“喂!小魔女,你没事吧?”我推了推凤宝钗。“刘得桦,你实在是太帅了!你怎么可以说的出这么有爱心的话?我越来越认定你就是我今生要嫁的人了!”凤宝钗又开始了发春。我靠!我只不过就随便的丢了那么一句就把你给晕成了这样,要是我现在跟你讲上一大段的道理,你还不得强行的把我拉到你家里给办了?凤宝钗是开车带我去金牌时尚广场的,她今天购物并没有带多少钱,不过她带了一张卡,一张全球金融机构共同认证的金卡,购物的上限是一百万,我估计这个数也就是我几辈子赚的钱而已,不多,不多。虽然我对凤宝钗这个人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对于她的品味我确不得不赞同,她所试穿的每一件衣服都象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再配上她完美的气质,每个和她一同站到镜子前面的女人都很有自知之明的退到了一旁。不知不觉中,我在凤宝钗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名为‘江南俊秀’的专卖店前,一走到这里,我就被用来展示的一件连衣裙深深的吸引住了,这件连衣裙的上面没有一丝的花纹,但是它的颜色看上去好像天生就是长在上面的,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件衣服应该属于林巧儿!不自觉中,我在这件衣服的前面停下了脚步。“你也喜欢这一件?”凤宝钗看见我停了下来便问道。“难道你也看中了?”我准备赞美凤宝钗有品味。“不是的,这件衣服上次我和林巧儿来逛的时候她也看中了。”“林巧儿也看中了这件衣服?”我问。“对啊,她还喜欢的不得了。”“是吗?怎么没有看见她穿过?”我实在记不得林巧儿穿过这件衣服?“她没有买。”凤宝钗说道。“没有买?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还不是太贵了,她也跟你一样,说如果有多余的钱还不如捐给孤儿院。”凤宝钗说出了原因。“有多贵?”我走过去看了看标价。一,二,三,四,我靠!怎么有四个零?这件衣服是拿什么做的?怎么可以标出这种价格?“这件衣服是拿天山的雪蚕丝制成的,颜色全都是天然的,听说原材料的费用就得五千多,所以售价一万也就不奇怪了。”凤宝钗向我解释了这件衣服天价的原因。“林巧儿真的很喜欢这件衣服?”我想确定一下。“她虽然嘴里说只是一点点喜欢,但是每次到了这里她都挪不动脚步了,看样子她应该是非常非常喜欢。”凤宝钗肯定的说道。非常非常的喜欢?我暗自发过誓,在林巧儿有生的日子里,我要满足她的一切心愿,其中当然包括了这件衣服,但是,一万元!这可比上次肖芳需要的三百块钱多出了N倍!我上哪里才可以搞到这些钱呢?我实在是想不出来,除非用非法的手段,杀人越货!但是那种事情我也同样的干不出来。“刘得桦,你累不累?”凤宝钗关心的问道。“有一点。”逛商场对于每个男生来说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那我们到楼下的麦当劳休息一下,然后再接着逛,好不好?”凤宝钗睁着大大美丽的眼睛问道。“什么?休息完了还要逛?”我感到了一阵眩晕。“你如果不想就算了。”凤宝钗好像有些失望。“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到下面坐坐再说吧。”今天麦当劳的人很多,不过我和凤宝钗还是很幸运的找到了两个位子,麦当劳现在播放的背景声音是每个周末都要播放的体育节目。“……又到了海岸俱乐部每年一次的铁人三项赛报名时间了,只要是参加了本届铁人三项赛并且跑完全程的人就有可能得到海岸俱乐部提供的一万元的现金奖励……”听到这里,我嘴里的可乐一下子喷了出来,幸亏我的对面没有坐人,要不我的这一喷又会引来一阵腥风血雨。只要跑完全程就有可能得到一万元的现金奖励!真是老天爷都可怜我,给我这个机会,不行,我得好好听听这个广播。“……下面我们就有请海岸俱乐部的负责人童先生讲解一下本届铁人三项赛的一些规则和活动安排以及报名方法……”

22我得在林巧儿面前表现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定不可以让她感到难过,我是一个男人,什么都可以扛!“凤宝钗,这么巧,你也来了?”林巧儿在五号餐台坐了下来。“林巧儿,你怎么也来了?”凤宝钗感到了同样的意外。“没什么,我刚刚路过这里,进来坐坐。”林巧儿明显的说了假话。“我是在等刘得桦下班。”凤宝钗好像很少撒谎。看到这种尴尬的局面,我满脸推笑的走了过去。“这位小姐,请问你想点点什么?”我面带微笑的看着林巧儿问道“哎呀,对不起,本店刚刚到了关门的时间,明天请早。”我又故作发现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拜托你以后演戏也要演的象一点,既然关门了,我就以后再来吧,我走了。”林巧儿面无表情的选择了起身离开。“林巧儿,你……”我想询问林巧儿的身体状况,但是又不敢问出口。“我什么?”林巧儿停下了脚步。“没,没什么,我是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爱惜的说道。“现在才十点钟,夜生活刚刚开始,我干吗要这么早回去?家里又没有人等我?”林巧儿话有所指。“恩人,你也下班了,我们走吧。”凤宝钗抢着插了一句。听到凤宝钗的话,林巧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个人孤伶伶的离开了‘快亦爽’,我真的很想现在抛下一切追上去,爱护她,呵护她,但是我的脚步,确一步也没有挪动。换衣服的时候,吴俊对我说道:“你今天好像对林巧儿过分了一点?”“是吗?我好像没有说什么啊?”我自言自语到。“你没有听见林巧儿刚才说,这么早回去干吗?家里又没有人等我!这明摆着就是在说你,凤宝钗不知道,难道我也不知道林巧儿现在住你家吗?”“是吗?我想,我这也是为她好。”我咬了咬牙。“为她好?不明白?”五分钟后,我和吴俊来到了门外。“恩人,你出来了!”凤宝钗的笑容在夜色中看起来更加的可爱。“走吧,我送你回去,车呢?你的车停在哪里?”我左右张望到。“恩人,我今天没有开车来,既然要你送我回去,当然是要走回去!”凤宝钗又跑过来挽住了我的手臂。“看样子你们的情况有所进步啊!”吴俊看了看凤宝钗和我亲密的姿势说道“我先走了,你们两位慢走!刘得桦,你一定要记得安全措施啊!”我靠!什么安全措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不会说话就闭嘴!不一会儿,我和凤宝钗已经走到了南京路的尽头。“凤宝钗,你不会是真的想我们两个就这样走到你家去吧?那还不得把我给累死!”我胆战心惊的问道。“没关系,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就算跟你去天涯海角,我也不会觉得累!”凤宝钗的脸上除了甜蜜就是甜蜜。不是吧!你个小丫头发春,要我陪着你受罪!我可受不了!我得找个机会赶快闪人,不过在我闪人之前,我得先问问凤龙簪到底对林巧儿有没有意思?“凤宝钗,你哥哥回来了没有?”我一点点的深入主题。“他昨天晚上就回了,本来我昨天晚上要你陪我的,就是因为他回来,所以才没有找你。”“对了,你哥哥现在有女朋友吗?”我知道不管我问什么,凤宝钗都会很直接的回答,她对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戒心。“没有,我哥哥每天都忙的不得了,哪还有时间做这些事情。”凤宝钗实话实说。“哦,是这样啊?那你哥哥有没有心仪的对象呢?”我越问越直接,就差没有直接问,他是不是对林巧儿有意思?“这个,让我想想。”凤宝钗天真的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温柔的说道“有没有心仪的对象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最近他老在我的面前提到林巧儿,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这不就是了!老在你面前提林巧儿,肯定是对人家有意思!凤宝钗你怎么就这么单纯呢?“哦,是这样啊?”我心里有数了。我和凤宝钗又走了大概有两公里的样子,我的脚实在是不听使唤了,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恩人,你累了?”凤宝钗好像察觉出了我的疲劳。“一点点,一点点。”我这个时候还讲个什么客气?“这样吧,我们先到海边去坐坐,然后再接着走,怎么样?”凤宝钗天真的问着我。我靠!直接打个车回去不就得了,干吗还要坐坐再走!你以为是长征啊!本来想反驳的我看到凤宝钗天真的眼光实在是不忍心提出异议,只有违心的说道:“好吧,坐坐再走,坐坐再走。”我几乎是在凤宝钗的搀扶下来到了海边,不知道的人肯定还以为我刚刚做过一些什么很用力的下流事情。银白的月光洒在沙滩上,身后不时的传来几声蟋蟀的低语,远处的海面波光鳞鳞,夜空中的星星也有心的闪烁着,这一切给人一种非常梦幻的感觉。“夜色真美。”凤宝钗不禁被月色所陶醉了。“同感。”夜色真的很美。“恩人,我忽然好像嫁给你。”凤宝钗将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小魔女,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女孩一辈子只能真正的嫁一次人,错了,一辈子也就完了!很多人婚姻失败了都去跳崖了!”我尽量的将这件事说的很恐怖。“恩人,我知道婚姻就是一场赌博,我愿意将我全部的赌注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凤宝钗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转过头看了看凤宝钗,皎洁的月光均匀的散布在凤宝钗几乎完美的脸颊上,她的睫毛很长,如同漫画里的美少女,她的眼睛很明亮,宛如夜空中的星星,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认真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就象现在的凤宝钗。“我休息好了,可以走了。”我怕我再待下去会做出什么错事来。“恩人,这么快就休息好了?”凤宝钗的眼光中闪烁着对我的担心。“休息好了,走吧。”我硬撑着站了起来,谁知道我的人想起来,我的腿还没有休息好,刚一站起来,我的整个身体就扑向了凤宝钗,这当然不是我有意的,这全都是我的两条腿在作怪!23一个意外的失误,凤宝钗被我按在了身下,在诱人的月光下,一个绝世美女被我按在了身下。我的脸和凤宝钗的脸贴的很近,我的呼吸越来越紧凑,凤宝钗的呼吸比我还急,就算在月光下,我也看的出来她的脸红了。凤宝钗的嘴唇距离我越来越近,我几乎不能呼吸,欲望和理智现再正在我的脑袋里激烈的搏斗着,是亲下去?还是站起来?我正在疑惑?三秒钟过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行!我不可以现在做这些事情!林巧儿正在受苦,我怎可以在外面享乐?我也要承受和林巧儿一样的痛苦!“对不起,是我失足了。”我的意志力让我再次站了起来。“没,没关系。”凤宝钗急促的呼吸着。“我们可以走了。”我将地上的凤宝钗搀扶了起来。“我现在可以把我的初吻献给你吗?”凤宝钗有些不甘心。“不行。”我回答的也很果断。人类对欲望的追求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欲望过后才发现,原来欲望原本只是一瞬间的感受,感受完了,自己所付出的代价往往比想象中的还要多。月光下,我和凤宝钗又开始了长征,我的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机械性的向前运动着,现在的我多么渴望老天爷给我一个奇迹,让我不在这个交通相对发达的现代社会承受这种原始社会长途跋涉的煎熬!嘟!嘟!两声汽车的喇叭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这个汽车喇叭声怎么听起来这么的耳熟?我回头,是程伯的车!“程伯!”我激动的扒在了程伯的车前盖上猛亲了几下。“小子,见到我用的着这么激动吗?”程伯从车里探出了脑袋。“激动,当然激动!您就是我的红太阳!”我毫不犹豫的窜进了程伯的车里,凤宝钗则是没有办法的跟在我的后面上了车。“你小子今天又在这里搞什么鬼啊?”程伯看着凤宝钗问我。“没搞什么,只是路过,看看海,顺便送这位凤宝钗同学回家。”我将‘同学’两个字说的很重。“哦,原来如此,说,去哪?”坐程伯的车送凤宝钗回家的确是安全多了,既然不怕凤宝钗勾引我,也不用担心车费的事情,真是一举两得!虽然下车的时候凤宝钗一再要求我到她家去坐一坐,但是还是被我很直接的拒绝了,我现再实在是太需要休息了,再不休息,我很有可能残废。“程伯,谢谢你。”我回去的时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谢我什么?谢我帮助你一只脚踏两条船?”程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一只脚踏两条船?程伯,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和凤宝钗同学只是普通的关系。”我辩解到。“一起去酒店开房,然后又这么晚送她回家,当然只是普通关系,象这种普通关系我年轻的时候一大把,而且很多都还普通出了小孩。”程伯笑着对我说道。我鼓着嘴巴保持沉默,有些事情只会越抹越黑。看我没有说话,程伯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傻小子,耍你的,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您怎么知道?您又没有跟踪我。”我反驳到。“有些事情不需要跟踪你,瞧你这个傻头傻脑的样子就知道了,走吧,我现在带你去个地方。”“去个地方?这么晚了,程伯不会是想带我去鬼混吧?”我期待的问道。“我几十年都没有鬼混了,不过,你如果诚心想鬼混,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地方,包你满意。”程伯鬼笑着推了推我。虽然程伯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他的一些语气听起来还象是个经世不久的年轻人。“程伯,这么晚您到底带我去哪里?”“去了你不就知道了,几分钟就到了。”程伯带我去的这个地方我的确没有想到,不过这个地方我来过几次,而且每次几乎都改变了我的人生,这个地方就是,孤儿院。“程伯,这里……我好像来过?”我装陌生。“你当然来过,大头王都已经跟我讲了。”“大头王?您说的是王老师?您认识他?”我问道。“何止认识,我和他已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世界就是这么小,很多我们认识的人之间都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您现在带我来……?”我必须搞清楚此行的目的。“自从大头王来了这里之后,每个周末我都会上山和他对月畅饮,不醉不归!”程伯说的很兴奋,看来他也是个喜酒之人“老王!我来了!”程伯对着孤儿院大喊了一声。十几秒过后,大头王提着一坛酒从孤儿院里跑了出来“老程,小点声音,孩子们都睡了。”“你知道我的嗓子一直都是这么大的,今天拿的什么酒啊?”程伯一把抢过了酒坛打开了就闻。“刘得桦,你来了。”大头王好像对我的突然到来一点也不意外。“王老师,我现在到这里来,您不感到意外吗?”我问了一句。“有什么好意外的?你又不是没有来过?”大头王反驳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是我知道,他们今天叫我来这里的目的绝对不止如此。“走,到老地方去不醉不归!”程伯对今天的酒相当的满意。程伯所说的老地方就是教堂后山的一座小亭子,这座小亭子所处的位置非常的好,想必当初建它的时候也是考虑过的,坐在亭中,远处的大海一览无余。就算在月色中,大海还是显示着它宽广无限的胸怀和波澜壮阔的英姿。“来,刘得桦,你也满上!”程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三个酒杯。“学生不能饮酒。”我假装客气。“是不是不给面子?”程伯故作生气到。“这个……”我犹豫。“小孩子,少喝一点,一杯吧,就一杯。”大头王帮我解围。“好,一杯,就一杯!”程伯爽快的帮我倒了一杯酒。“王老师,这是什么酒?”我问了一句。“你尝一尝不就知道了?”程伯将酒杯放到了我的嘴边。“谢谢,我自己来。”我怎么好意思让程伯帮我喂酒。我先闻了闻酒味,浓烈,然后又轻轻的抿了一口,我靠!这到底是酒还是酒精?怎么喝起来象火一样?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大头王看着我的眉头笑着问道。“够劲!”我竖起了大拇指。“这个酒的名字叫做思恋。”大头王说出了酒的名字。“思恋?”我实在是不明白这么烈的酒怎么会有这么柔情的名字?“刚开始的时候浓烈,慢慢的会有些甜,最后当你以为没有感觉的时候,它已经融入了你的身体,忽然之间你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燃烧了,就好像烧遍你的全身一样,对不对?”大头王问道。对啊,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感觉浓烈,然后慢慢的感觉有些甜,最后下肚之后以为没有感觉了,但是它已经在你的心脏之中燃烧了起来,让我全身发烫,这种感觉的确有一些好像思恋的味道。“王老师,这种酒您是怎么做的?”我好奇的问道。“很简单,二锅头加杨梅。”“二锅头加杨梅?”“哎呀,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喝酒!喝酒!”程伯的酒瘾已经按耐不住了。“好!喝酒!喝酒!”大头王也一样。程伯和大头王就在那里喝,我则象是店小二一样的帮他们不停的斟着酒,都已经喝了二十几杯,他们两个都还好像没有解渴一样,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好酒量。“刘得桦,你知道我们今天要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喝到第二十八杯的时候,大头王忽然问道。24“不知道。”当然不知道,我又不是神仙。“老程,你这辈子有过几个女人?”大头王忽然转换了话题。“我?”程伯一杯下肚“记不清楚了?”“那就是很多了?”大头王也喝了一杯。“很多。”程伯皱了皱眉头“你呢?”程伯反问到。“一次。”大头王回答。“一生只和一个女人亲密过,你不觉得后悔吗?”程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后悔,反倒觉得很幸福,你呢?一辈子和那么多的女人亲密过,你后悔吗?”大头王反问。“你说呢?”程伯又是一口一杯,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到头来连一个和自己分享人生的人都没有。”“我好像也一样。”大头王抿了一口。“不,你不一样,至少你还有完美的回忆,你对的起你自己和你爱的人。”程伯已经有些上头。“你说的很对,至少我还有完美的回忆,一辈子一个女人,足够了,每次呼吸,我都会想起她。”大头王很满足的说道。“而我!每次呼吸都会想到不同的女人,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很想早点完蛋。”程伯忽然拍了拍我“年轻人,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就足够了,知道吗?至少,你老的之后会觉得幸福,不要象我,一辈子那么多的女人,最后连点回忆都没有。”听到程伯和大头王你一言我一语,我心里大概明白了他们今天要我来的目的。“两位前辈说的有道理,但是,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健康幸福,让她的未来有保障,但是我……”我对自己前途很有自知之明。“看来你还是不懂。”程伯和大头王异口同声的说道。“为什么?”我问。“爱是很单纯的东西,千万不要掺进了杂质,爱不是商品,什么叫未来有保障?狗屁!”程伯对着空地吐了一口唾沫。“谁敢说自己的未来有保证?你以为爱是什么?是一张几十万的存折,还是洋房别墅?”大头王微笑的问道。“但是至少不能让自己爱的人得了病没有钱治疗,饿了没有饭吃。”我认为我说的话有道理。“得了病又怎么样?没有饭吃又怎么样?如果现在可以让我选择,我情愿病死在钟珍的怀里,因为这样我们两个都会感到高兴。”大头王肯定的说道。“这样您还会感到高兴?”我不解。“爱本来就是不实际的东西,实际了,就变成了商品,一切都拿物质换算,你直接去找个妓女不就行了?”程伯调侃到。“孩子,爱一个人就要让她精神上得到满足,而不是物质上的?你觉得你和林巧儿在一起高兴吗?”“高兴。”我脱口而出。“和凤宝钗在一起呢?她好像比林巧儿有钱一些,而且长的都可以当香港小姐了,你可以客观的选择吗?”“这个,好像客观不了。”“这就对了,客观了就不是爱了。”虽然和林巧儿在一起只是打打闹闹,但是我真的觉得很满足,虽然和凤宝钗在一起总是可以去些很高档的地方,但是那种感觉不及和林巧儿在一起的万分之一,这难道就是大头王所说的精神恋爱?现在的社会还有精神恋爱吗?现在的社会还有爱吗?我问自己。“现在你明白了吗?”“大概明白了,但是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死去!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两位前辈,我走了!”我将牙关一咬,站了起来。“你真的可以将林巧儿拱手送给凤龙簪吗?就是为了帮她治病?”大头王也站了起来。真是想不到他们连我的这个打算都知道,狠。我望着远方的大海,没有回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痛苦一辈子,就算林巧儿的病好了,你也会痛苦一辈子。”程伯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只要她好,我无所谓!两位前辈,我走了!”我没有再回头,离开了饮酒亭。“象他这样的男孩子现在真的不多了。”“的确不多。”“我们该怎么帮他?”“不知道。”“为了爱人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他让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大头王笑了笑。“也许他是对的。”“也许。”“但是,我还是要帮他。”“我也一样。”我下山的时候眼睛有些湿,不过我没有让任何人看见,将林巧儿拱手想让,我还有选择吗?我的痛苦谁又明白?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在门口,我将自己的嘴角微微的扬起,不可以让林巧儿看到我的不高兴。进门之后我打开了客房的顶灯,林巧儿正蜷缩在沙发上,她没有盖被子,我有些心疼。“你终于回了。”林巧儿被灯光照醒了。“这么晚了还不睡?”我微笑的问道。“和凤宝钗玩的还好吧?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了呢?”林巧儿揉了揉眼睛。“你等我干什么?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你不是想我早点死吗?”我尽量的保持和平时一样的语气。“谢谢你。”林巧儿忽然说道。“谢谢我?”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不是我谢谢你,我是替白雪公主谢谢你,她本来想自己跟你说的,但是她现在已经睡着了。”林巧儿还是那么倔犟,她的这种性格真的有那么一点点象我。“白雪公主回来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装傻。“好了,谢也谢过了,我上去了。”林巧儿走下了沙发。“知道困就早点休息,不要总占着我的宝贝床!”我对着林巧儿违心的说道。“白痴。”林巧儿丢了一句自己上了楼。“你才是白痴!我今天晚上和凤宝钗玩的很愉快,她还说她哥哥很想你!”我对着林巧儿的背影说道。听到我的话,林巧儿微微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走上了楼梯。第二天上午刘得桦的母亲整理林巧儿房间的时候发现林巧儿的枕头是湿的,她自言自语道:“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怎么睡觉的枕头都是湿的?”

本文由10bet国际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爱,直至成伤 棉花糖 【10bet国际官网】

关键词: